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043.王爷,委屈你了
    第43章043.王爷,委屈你了

    东苑——

    实在是不想跟言渊有什么打照面的机会,晚膳是柳若晴直接让小月给端到东苑来吃的。

    手脚上的伤一好,柳若晴立即觉得各方面都轻松了。

    打发了小月去休息之后,她正准备睡下,房门却被人粗鲁地推开了。

    言渊那张好看却低温的脸,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手里还端着一个盒子。

    柳若晴眼底一亮,如果没记错的话,这个不就是放应心锁的那个木盒?

    她立即陪笑着从床上跳了下来,“呵呵,王爷,这么晚了,您怎么还没休息啊。”

    她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要去拿言渊手上的木盒,却被他敏捷地往边上一放,躲开了。

    柳若晴知道自己的身手之快,一般人都无法躲过她的速度,可在言渊面前,她发现,自己这速度就是个渣,他随便动一动手,就轻松躲过去了。

    她笑容先是一僵,而后便又假惺惺地陪笑道:“王爷您真是的,这东西,哪能让您亲自送过来给我嘛,只要您吩咐一声,妾身自己过去拿就行了。”

    已经见识过了柳若晴的厚颜无耻和过于夸张的演技,言渊只是冷睨了她一眼,嘲讽地勾起了唇,道:“无妨,本王只是回房间,顺便给爱妃送过来罢了。”

    “回……回房间?”

    什……什么意思?这贱人是打算睡她的房间?

    柳若晴的眼神立即升起了几许防备,看着言渊那神色自若的样子,丝毫没觉得自己刚才话中的“意图”有多不妥。

    “怎么?爱妃难道觉得,本王不能住这里?”

    言渊挑了挑眉,反问道。

    你这不废话吗?你住这里,我住哪里?

    柳若晴很想理直气壮地开口,可看着那还在言渊手上的木盒子,她还是硬生生地将这话给憋了回去。

    “呵呵,怎么会呢,这本来就是王爷的房间,王爷住这里是应该的。”

    她小心地迈步来到言渊面前,谄媚道:“那……这个应心锁能给我了吗?”

    言渊又一次打量着柳若晴的表情,眸光微微闪了一下。

    这个女人越是这么委屈求全地想要应心锁,就越让他怀疑她的用心。

    低眉朝手中的木盒看了一眼,还是将应心锁给了她,“东西可以给你,但是,你要是敢拿着它去做什么坏事的话,本王一定亲手废了你。”

    吓唬我呢,姐姐我是吓大的吗?

    “呵呵,王爷,您就放宽心吧,我能有什么坏心思,我就是觉得这应心锁好看,所以才想要的,再说了,这又不是什么上古神器,我还能拿它召唤洪荒之力吗?我能拿它干什么坏事?”

    柳若晴没好气地瘪瘪嘴,打开盒子,确认里面确实是应心锁之后,这连日来提心吊胆地担心言渊把应心锁给了小三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柳若晴这话虽然说的没错,这应心锁除了能解百毒之外,并没有其他作用,她确实不能拿它去做什么。

    况且,解百毒这功效,对柳天心来说,也基本上用不上,对她来说,确实除了好看的装饰之外,没什么用。

    可他总觉得柳天心这个女人,满脑子的坏心眼,只要稍一不留神,就会中了她的圈套。

    “你最好真的不敢玩什么花样。”

    最后,他将目光从柳若晴的身上收回,冷冷地丢下了这句话。

    “不会,不会,王爷您就放心吧。”

    将应心锁随身带在身上,她便没什么心思再去搭理言渊,再加上确实有些困了,便回到床上躺下睡觉。

    刚躺下,言渊的声音,便响了起来,“柳天心。”

    “干嘛?”

    前一秒还谄媚地赔笑,后一秒就一副爱搭不理的样子,这还真是柳天心的作风。

    言渊看着她这副过河拆桥的模样,在心里冷哼了一声。

    提步走到床边,一言不发地收拾起床上的被褥来。

    柳若晴坐在床上,看到他的动作,便了然了。

    这家伙,总算还有点绅士风度。

    “王爷,委屈你了。”

    柳若晴看着言渊手中的床铺和被子,假惺惺地开口。

    见言渊唇角一勾,俯下身对坐在床上的柳若晴露出了促狭的微笑,让柳若晴的头皮瞬间发麻。

    下一秒,言渊手中的被子便塞到了她的手中,“滚下去。”

    “什么?”

    柳若晴怀疑自己的听错了,渣男让她去打地铺?

    亏她刚才还觉得这渣男还有一个优点,最起码他绅士,没想到……

    你大爷!简直看错了他。

    “怎么?难不成你想睡在本王身边?”

    言渊的目光,在柳若晴的胸前,轻轻扫了一眼,道:“不过,你倒是不用担心,本王对胸无二两肉的女人没什么兴趣,就算你脱光了躺在本王身边,本王也不会有什么反应。”

    羞辱!**裸的羞辱!

    嫌女人胸小,这是万分十恶不赦的事情!

    顿时,柳若晴那臭脾气便炸了。

    “言渊,你怎么说话呢?什么叫胸无二两肉!”

    柳若晴一激动,什么话都容易往外飙,甚至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刚才这话有什么不对劲,反倒是言渊被她这话给吼得愣了好一会儿。

    尽管已经见识到了柳若晴的厚颜无耻,可他也没想过一个深闺公主,竟然连这种闺房之事都可以说的这么顺口。

    目光看向柳若晴激动得有些泛红的脸,想着她刚才激动之下喊出来的话,言渊的眼底,不经意间多了几许浅浅的笑意。

    半晌,他敛去眼底那一丝浅笑,看着柳若晴尚未敛去的激动神色,勾唇道:“既然爱妃对本王的话有不同的意见,本王不介意亲手验证一下。”

    他故意加重了“亲手”两个字,随着话音落下,他作势伸出手,朝柳若晴的胸前探去。

    而终于,柳若晴从自己愤怒的情绪中回过了神,看到言渊伸过来的手,一巴掌朝他的手背上拍了过去——

    “臭不要脸,谁要你验证,本公主还不稀罕被你看上。”

    话音落下,她抓过被子便要躺下,却又一次被言渊给拽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