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章 044.使用应心锁
    第章0.使用应心锁

    “干嘛?”

    她不耐烦地用眼尾睨了言渊一眼,一脸的不情愿。

    见言渊指着房间里的一块空地,道:“睡那边去。”

    “凭什么不是你睡地上?”

    这什么人啊,男人该有的品质他都没有,简直枉为男人。

    “本王没有睡地上的习惯。”

    “我也没有。”

    “本王不介意跟你同床共枕。”

    言渊刚落下这句话,柳若晴已经抱着被子跳下了床,往房间里的一块空地走去。

    一边趴在地上铺被子,一边还不情愿地泛起了几分嘀咕:“到底是不是男人?”

    “本王到底是不是男人,不介意亲自向你证明一下。”

    言渊没好气的声音,在大床的方向传了过来,吓得柳若晴立即识相地收起了嘀咕,老实地将地铺打好。

    不就是打地铺嘛,以前跟师父倒斗的时候,又不是没打过。

    只是,地面终究比不上床舒服,尤其是这几日她已经睡惯了言渊那真丝铺成的豪华大床。

    跟言渊住在一个房间,柳若晴顿时没了睡意,况且,她心里还得防着言渊,总不能让他半夜趁机占她便宜吧。

    这个言渊也不知道吃错什么药了,明明在别院里睡了快一个月了,没事跑来东苑干嘛?

    她躺在地上,辗转反侧地始终没睡着。

    言渊褪下身上的外套,挂到木架子上,一块白色的手帕刚好在这个时候从他怀里掉了出来。

    他愣了一下,看着掉在自己手边的手帕,沉默了几秒钟后,捡了起来。

    目光,朝地上背对着他躺着的柳若晴投了过去,想到上面她绣好的话,带着嫌弃的眼底,还是不经意间流露出了几分笑意。

    他还是第一次见一个人能把比翼鸟绣成鸡的,不过,那几句诗倒是不错。

    言渊的心里,不经意间多了几分赞赏,最后,将那块手帕随手扔到了手边上的柜子里。

    回床上躺下的时候,言渊也同样没有睡意。

    地上不停传来的动静,他都听得清清楚楚,也知道柳若晴没有睡着。

    自从娶了这个女人之后,言渊发现自己的脾气竟然始终被她轻易地吊着。

    他不是一个易怒的人,更不是一个随便让人看出情绪的人,可偏偏,只要是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脾气。

    这个女人,明明什么情绪都能表露得清清楚楚,可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他觉得自己猜不透这个女人。

    她似乎有太多他猜不透的秘密。

    她的言行举止太不像一个公主,却又让他找不到怀疑她是假冒的理由。

    毕竟,柳城鹤绝对没有这个胆子骗他。

    可她若是真的,为什么没有一点皇室公主的样子。

    要说唯一配得上她公主身份的,大概就是手帕上的那几句诗了。

    可又是那几句诗,让他觉得,跟眼前的柳天心,一点都不匹配。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言渊在心理默念着这首诗,让他突然觉得,这个女人有太多让他无法猜透的一面。

    表面上看上去什么心思都藏不住,实则,她的心思比他想象得还要深。

    言渊双臂枕着头,侧目朝柳若晴的方向悄声看了过去,而那边已经停止了动静,唯有低低的轻鼾声传来。

    言渊愣了一下,而后,将目光收回,不想让自己再费心思在这个女人身上。

    只要裳儿的事解决了,这个女人的用处也就结束了。

    翌日,柳若晴是从腰酸背痛中醒过来的。

    “该死的言渊,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就算你是高富帅又是皇二代又怎样,根本没有哪个女孩子会看上你。”

    她抚着酸痛的腰,从地铺上缓缓爬起,嘴里又是愤愤不平地嘀咕着。

    “那天心公主也是倒了大霉了,竟然要嫁给言渊这种渣男,得亏她逃了,不然,有她好受的。”

    柳若晴从地上爬起的时候,言渊早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床上的被褥铺得整整齐齐。

    “下人这么早就来打扫房间了?”

    柳若晴盯着那收拾整齐的床铺,低声自语道。

    可转念一想,也不对,自从她住在这里之后,床铺都是小月收拾的,再说了,如果真有下人过来,看到她睡在地上,还不得尖叫吗?

    这么说,这床还是言渊那贱人自己铺的?

    柳若晴在心中想道,下一秒,便否定了这个想法。

    “那个渣男连最基本的品德都没有,还会亲自铺床?这种被下人伺候惯了的大爷,怎么可能亲自做这种事。”

    柳若晴瘪瘪嘴,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多想什么,她突然间意识到了很关键的事,立即身后往腰间探去。

    “还好,应心锁还在。”

    她拍了拍胸口,松了口气,“言渊总算还没有贱到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

    当务之急,得赶紧启动应心锁,好回到现代去。

    柳若晴在心里做了决定,连外衣都没有套上,便直接从房间里出来。

    “应心锁啊应心锁,你可一定得送我回去啊。”

    她抓着手中的应心锁,一脸诚恳。

    可是,手中的应心锁丝毫没有半点反应,甚至连一点异样的动静都没有。

    “不对啊,怎么会没动静呢。莫非……时机不对?”

    柳若晴观察着手中的应心锁苦恼地思考了起来。

    “难道像月光宝盒一样,要借助月光的力量?”

    她想到了《大话西游》里的情景,又回想起自己穿越前的情况,当时,她也是在月夜随师父去盗墓,结果刚拿到应心锁,就感觉自己像是被吸进了时空隧道,被带到了西擎。

    当时,她为了看清楚应心锁的外观,还特地借助了月光,月光当时正好打在应心锁的表面上……

    “难道真的是要借助月光?”

    柳若晴仰头看了看阳光普照的天空,太阳光格外刺眼,她得意地勾起了唇,“今天的太阳这么猛,晚上的月光不得亮得发光?”

    这一天,柳若晴都没有心思理会其他,一直等着快点天烟,她好借着月光回现代去。

    想到自己又可以回去,她就兴奋得连肚子饿都忘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