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章 045.我们有很多话题聊
    第45章045.我们有很多话题聊

    “公主,您没胃口吗?你已经两顿没吃了。”

    小月看着柳若晴时不时地看着窗外发呆着,心里有些纳闷。

    “我不饿,你别管我了,赶紧去休息吧。”

    柳若晴随口打发了小月,小月见自己劝了一天也没劝动柳若晴,只要叹息作罢。

    “公主,那奴婢先下去了。”

    “嗯,去吧,去吧。”

    小月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回头朝柳若晴看了一眼,叹了口气。

    “柳姑娘一定是因为王爷,所以心情不好了。”

    她一边嘀咕着,一边走出东苑,想去厨房给柳若晴随便煮点点心垫垫肚子,刚跨出院门,便撞见了正要进院的言渊。

    “奴婢参见王爷。”

    “嗯。”

    言渊的目光,下意识地朝楼上的方向看了一眼,刚好见柳若晴急匆匆地从房间里出来,手中还拿着昨晚他给她的应心锁。

    “王爷,您可怜可怜我家公主吧,公主因为王爷您都茶饭不思了。”

    小月壮着胆子开口,头却垂得很低,丝毫不敢看言渊的表情。

    言渊原本停在柳若晴身上的目光,被小月的话给拉了回来。

    “茶饭不思?”

    言渊沉着声音看了一眼小月垂下的脑袋,又看向站在楼台前正拿着应心锁英姿勃勃的柳若晴。

    他真的看不出那个女人哪里像茶饭不思的样子。

    小月根本没有看到柳若晴从房间里出来,始终垂着头,眼底流露出了几分担忧——

    “公主一天没吃东西了,整个人无精打采的,奴婢担心公主这样下去身体会受不了的,王爷,奴婢求求您行行好,可怜可怜我家公……”

    小月抬眼看言渊的瞬间,自然也注意到了言渊的目光,在她看到站在楼台前完全没有先前那副无精打采模样的柳若晴,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公……公主她……”

    小月也一个字都发不出来了。

    “现在你还要跟本王说,你家公主因为本王茶饭不思吗?”

    “奴婢不敢。”

    小月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柳姑娘的情绪还真是捉摸不透。

    言渊对她挥了挥手,示意她下去,而他却并不着急上楼,只是看着柳若晴拿着应心锁对着天上的月光,在自言自语着什么。

    “不对呀,怎么还是没反应,难不成言渊那贱人拿了个假的应心锁给我?”

    柳若晴站在楼台前,将应心锁的每一个角度都对准月光照了一变,始终不见任何反应。

    言渊站在楼下看着柳若晴,月光正面打在柳若晴的脸上,将她脸上的每一个表情都照得清清楚楚。

    言渊虽然听不见柳若晴在说什么,可他却将她的唇语一字不差地读了出来。

    下一秒,眉头便恼怒地一拧。

    该死,什么叫他给了她假的应心锁,还敢说他是贱人?

    这个女人是不是真的嫌自己命太长,还是她仗着自己是西擎的公主,他不敢动她?

    可言渊更关注的还是另外一件事——

    “柳天心拿着应心锁对着月光做什么?”

    他沉着声音,若有所思地自语了起来。

    “她这几天费尽心思要到应心锁,就是为了这个?”

    他越来越不懂柳天心的心思,更加猜不透她到底是在玩什么把戏。

    他继续站在楼下,看着柳若晴,见她将应心锁拿在手上,继续自语了起来——

    “难不成还需要什么咒语不成?”

    柳若晴拖着下巴,沉默了几秒钟后,继续对着月光,大声喊道:“菠萝菠萝蜜~”

    这一次,不需要读唇语,言渊都能将她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菠萝菠萝蜜?咒语?”

    言渊拧起了眉,越发觉得他娶的这个女人有些莫名其妙。

    见应心锁还是没有反应,柳若晴显得越来越沮丧,“这个咒语都不行,再换个试试。”

    她重新举着应心锁,对着月光,大喊道:“哞咪哞咪哄,急急如律令~~”

    言渊越听眉头拧得越紧,终于,他站不住了,提起脚步往楼上走去。

    “哞咪哞咪哄,急急如律令,哞咪哞咪哄,急急如……”

    柳若晴刚给应心锁换了个位子,便看到言渊沉着脸站在她边上,拧着眉,一边反感地看着他。

    “你在做什么?”

    “呃……我在……”

    柳若晴僵着嘴角,看着言渊怀疑的目光,干笑了两声,道:“我在……我在跟月亮说话啊。”

    “跟月亮说话?”

    言渊看着她睁眼说瞎话的样子,眼底掠过一丝讥讽之色。

    “对啊,反正我也没事干,随便玩玩嘛,呵呵……”

    她干笑着耸了耸肩,不让言渊看到她心里真正的意图。

    看着言渊分明完全不相信的样子,柳若晴转了转眼珠子,上前热情地挽住了他,“现在好了,王爷你回来了,我就不无聊了,走走走,我们进屋聊。”

    她试图转移话题,却见言渊并不买账。

    他低眉,朝缠绕在自己手臂上的手,眼底掠过一丝反感,伸手,将她的手,从自己的手上扯了下来,“本王跟你没什么可聊。”

    “怎么会没什么可聊呢,我们夫妻一场,可聊的东西多着呢。”

    她笑眯眯地讨好着,心里却重重地呸了一声。

    去你大爷的,谁稀罕跟你聊,老娘不是怕你看出什么来么?

    真倒霉,这小子之前大半个月也不来东苑,怎么这会儿这么积极,动不动就往东苑跑。

    言渊看着她这副假惺惺的讨好模样,只是冷眼睨了她一眼,知道她想转移话题,却也没拆穿她。

    进了房间后,他顺手关上了房门,在柳若晴开口之前,突然间,长臂绕过了柳若晴的腰,反身将她压在了门上。

    “言渊,你干嘛?”

    她瞪大了双眼,看着言渊靠近的脸,每一个表情和眼神,都充满了十足的诱惑力。

    要不是这个男人真的太讨厌,柳若晴相信,没有任何一个女人可以抵挡得住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攻击力十足的诱惑。

    尽管如此,柳若晴还是禁不住咽了咽口水。

    言渊火热的气息,不停地在她面前传来,让她浑身又酥又麻,很不自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