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章 047.皇帝来找
    第47章047.皇帝来找

    “这火怎么会这么大?!”

    这太傅府可是帝师的住宅,地方之大,可想而知,哪怕只要有一个地方着火,肯定就有人知晓,不可能会让火势蔓延到这么大的地方。

    除非是每个房间,每个别院都着火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恐怕就不是意外之火,而是人为了……

    她之前在靖王府里就发现,靖王府里的每一个地方都是有专门做了防火处理的木材,哪怕是着火了,火势也不可能蔓延得这么快。

    靖王府是这样,皇宫也是如此,她猜,这东楚上下的官邸的木材料都是做过防火处理的。

    这样想着,柳若晴的眼眸,便若有所思地眯了起来,唇角微微向上勾起,眼底露出了几许诡异的笑。

    看来,这位太傅大人是招惹了什么仇家了吧,这火,可没那么简单。

    就在这个时候,太傅府门口,起了骚动。

    几名被烟烟熏得满脸污浊的侍卫,从里头抬出了两具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的尸体。

    “启禀王爷,童将军,找到太傅和夫人了。”

    被言朔紧抱在怀中的女孩子,一听到这个声音,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力气,从言朔的怀中成功挣脱出来,朝那两具被侍卫抬出的尸体冲了过去。

    “容儿!”

    眼看着那女孩子就要往烧焦的尸体扑上去了,言朔一个惊慌,快速冲了过去,所幸的是,他及时拉住了她。

    尸体上的火是浇灭了,这上面的温度非常高,只要一碰上,就会烫伤。

    “容儿,你冷静点。”

    “言朔,你放开我,死的是我爹娘,你让我怎么冷静,你说啊,我怎么冷静,怎么冷静,你放开我!”

    她歇斯底里地揪着言朔的衣襟摇晃着,可言朔始终没有松手。

    言渊看了一眼那两句烧焦的尸首,命人取来白布遮住,跟着,看向那几名侍卫,道:“确定是云太傅和夫人吗?”

    “回王爷,这两具尸首是从太傅大人的房间里发现的。”

    侍卫们也没敢确认,只能这样回答道。

    言渊找言朔怀中的女孩子看了一眼,犹豫了一下,还是挥了挥手,示意侍卫先将尸首给抬下去了。

    在尸体经过柳若晴身边的时候,她的目光,朝身体上淡淡扫了一眼,眼中那诡异的眼神,更加深了。

    整整一夜,火势才慢慢控制下来,这时候,天边已经露白。

    柳若晴打了整整一夜的瞌睡,有些后悔昨天死皮赖脸地缠着言渊过来凑热闹。

    这一夜,除了看到云太傅的女儿在言朔的怀里哭得死去活来,就是看到那些被烧焦的太傅府上上下下的下人尸体被抬出。

    唉,这一烧,可是烧毁了多少家庭哦。

    柳若晴觉得有些可怜,心里也不禁对这次的遇难者感到万分同情。

    火势结束了之后,天已经大亮了,言朔将云太傅的女儿带进了皇宫,言渊也一并进宫去了,而柳若晴则是急急地回到靖王府补眠,这一觉,睡到了大中午。

    东苑——

    “公主,您醒醒,公主,皇上来了,您快醒醒。”

    小月的声音,在柳若晴的耳边响个不停,烦得柳若晴直皱眉。

    “小月,你吵什么吵,皇帝来了,肯定是找言渊的,你吵我干嘛?”

    她狂躁地坐起身,抓着杂乱的头发,双眼惺忪得睁不开。

    这个臭小月,真是不懂规矩,幸亏她是个假公主,她要是真公主,就小月这智商,铁定活不过第一集就被处死了。

    “不是啦,公主,皇上是来找您的。”

    “找我?”

    柳若晴原本惺忪的双眼,瞬间睁得明亮,整个人都清醒了过来,猛地从床上坐起。

    “皇帝侄子找我做什么?”

    那可是皇帝,就算有事找她,派人传句话就行了,竟然还亲自来靖王府见她?

    柳若晴的眼眸子在下一秒突然亮了起来,“看来,小皇帝是有事求我呀。”

    正好,她一直都想把皇帝侄子发展成自己今后有力的靠山,这一次先不说皇帝找她有什么事,反正,这一次她要是帮了他的忙,皇帝就欠了她一个人情,以后,就能再皇帝面前讨好处了。

    这样想着,她立即从床上下来,小月已经将洗脸水给她打好了,她随便洗了把脸,将凌乱的头发梳了梳直,套上衣服便从东苑出去了。

    到了正大厅,便看到言朔愁容满面地坐在正中央,好看的俊容上,满是苦恼之色。

    想来是因为那云太傅的女儿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之前她以为言朔有龙阳之癖才不愿意立后,可从昨天那情况来看,言朔这小子分明就是对那云小姐有意思嘛。

    只要他愿意,十个皇后都立了,难不成是那云小姐看不上他?

    不可能吧?

    掌握天下大权的一国之君,长相又是一流,看品德也不会太差,光是这第一点,想必就没人要拒绝了吧。

    言朔看到她出现,眼神中透露出了几分焦灼,“九婶。”

    “皇上,听小月说你找我?”

    该有的礼节,她自动就省略了,想来这皇帝小子这时候也没心思去注重太多这细节。

    她兀自走到言渊边上的空椅子上坐了下来,看向言朔,等着他开口。

    “嗯,朕是有重要的事找你。”

    “跟那云小姐有关吧。”

    她随手抓过边上盘子里的一个苹果,啃了一口,问道。

    “你怎么知道?”

    “你这不废话嘛,昨晚你抱着人家那心疼样,就差没把心掏出来让人家捏了。”

    柳若晴取笑道,言渊看着她这幅吊儿郎当的样子,有些碍眼,便禁不住出声道:“你能坐着好好说话么?”

    她翘着二郎腿不停地抖着双脚的样子,哪一点像公主,分明就是一个玩世不恭的地痞流氓。

    柳若晴懒懒地对着他翻了翻白眼,又啃了一口苹果,道:“说话是靠嘴又不是靠屁股,你管我怎么坐?”

    话虽这么说,可她还是老实地换了个姿势坐着,尽管跟标准的大家闺秀坐姿,还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也正是因为如此,尽管她师父的钱足够可以让她跻身社会名媛之流,可她就是混不进去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