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章 048.太极殿交锋
    第48章048.太极殿交锋

    言朔这个时候可没心思看他们夫妻二人斗嘴,赶忙打断了他们,道:“九婶,朕这次确实想要你帮朕这个忙,云太傅和夫人的死,对容儿打击太大,朕知道你主意多,想要你替朕多陪陪她,开导开导她。”

    切,什么主意多,不就是拐着弯说她馊主意多么?

    柳若晴在心里瘪瘪嘴,倒也没拒绝皇帝的要求,她还指着皇帝当她的靠山呢,这种立功的好事,她哪能拒绝。

    “这倒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过……”

    她又啃了一口苹果,想到昨晚自己看到的情景,道:“确定昨晚那两具尸体是太傅夫妇俩吗?!”

    “嗯,朕已经安排礼部那边全权负责太傅入殓事宜。”

    言朔不知道柳若晴为什么会问这个,可还是按实回答道。

    可一想到容儿醒来之后情绪崩溃的样子,他又一次紧锁起了眉头,什么心思都没有了。

    只听柳若晴突然间嗤嗤地笑了两声,引得叔侄二人同时将目光投向她。

    她还是那副吊儿郎当的痞子样,对着他们叔侄二人邪魅地炸了眨眼,道:“敢不敢跟我打赌,云太傅早在着火之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

    言朔听了,骤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模样,看上去十分震惊,似乎根本就不相信柳若晴说的话。

    倒是言渊,虽然也因为她的话显得十分吃惊,倒也没有言朔反应这么大。

    但是,两人都想到了同一点,如果云太傅在着火之前就死了的话,恐怕这就不是一起意外之火了。

    “你确定?”

    言渊看着柳若晴虽然吊儿郎当却胸有成竹的模样,沉着声问道。

    柳若晴没有正面回答,而是看着言渊,问道:“你有没有派人去查起火的原因?”

    虽然这个问题问得一本正经,可她的模样却始终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一边吃着苹果,一边懒散地靠在椅背上。

    言渊心里尽管很不愿意回答她,可还是鬼使神差地点了点头。

    昨晚他就怀疑这火有些不对劲,回去之后,便命京兆尹彻查此事。

    “等会儿,京兆尹那边就会有消息。”

    他沉着脸开口,柳若晴咬着苹果,沉默了几秒钟后,她啃完最后一口苹果,重新提了刚才那个问题,“敢不敢跟我赌一把我刚才的提议?”

    言朔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昨晚他一门心思只顾着照顾容儿,什么都没时间去想,现在经九婶这么一提,倒是让他有些怀疑。

    昨天那火势,确实大得诡异。

    可是……

    她脸上的自信,让言朔不得不犹豫了起来。

    “如今尸体都已经烧焦了,九婶难不成还有办法证明太傅不是被烧死的不成?”

    柳若晴脸上那胸有成竹的表情,让言朔无法去怀疑她的提议,再加上昨晚那场令人诡异的大火……

    可是,尸体都烧得面目全非,要怎么证明是太傅在着火之前就已经死了?

    见柳若晴捋了捋没有胡子的下巴,一脸的神秘莫测,“山人自有妙计。”

    言朔跟言渊对视了一眼之后,看向柳若晴,道:“那九婶现在需要朕做什么?”

    “尸体现在在哪?”

    “在太极殿内,朕已经命提刑官在给太傅验尸了。”

    “好,去看看。”

    这叔侄二人都不知道柳若晴卖的什么关子,三人一并往皇宫的太极殿走去。

    太极殿本是皇族中人未入殓之前存放尸体的地方,云太傅因为是皇帝的老师,在朝中一直德高望重,再者,因为云小姐的原因,皇帝对云太傅之死更加重视,尸体也不会随便存放在刑部或义庄之内。

    柳若晴跟随言朔二人到了太极殿,提刑官正在云太傅夫妇二人验尸。

    “杨爱卿,验得怎么样了?”

    提刑官杨受成听到言朔的声音,立即放下手中的工作,回过身来。

    “微臣参见皇上,靖王爷。”

    至于一同随他们进门的柳若晴,因为面生,他自然就忽视掉了,当然不会去想,这位年轻的女子,会是靖王府的靖王妃。

    “免礼。”

    言朔有些心急,走到那两具面目全非的尸体面前,问道:“结果怎么样,有疑点吗?”

    “回皇上,微臣已经仔细验过太傅大人和夫人的遗体,两位确实是遭火烧致死的。”

    “你确定?”

    这一次,开口的不是言朔,而是一直没有吭声的柳若晴。

    柳若晴开口,杨受成才真正注意到了柳若晴,能在皇上跟王爷面前直接抢话,看来,这小姑娘不是什么普通的婢女。

    想想也是,一个普通的婢女,又怎么会跟在皇上和王爷身后来太极殿呢。

    这里可是存放尸首的地方。

    “敢问这位姑娘是……”

    杨受成自然不敢对柳若晴太过无礼,虽然,心里对柳若晴怀疑他的验尸结果有几分不满。

    “柳天心。”

    柳若晴大方地自我介绍,脸上的笑容始终自信。

    柳天心……

    “您……您是靖王妃?”

    柳天心这个大名,早在她嫁到东楚的第一天,已经街知巷闻,杨受成自然也听说过这个名字。

    当下就更吃惊了,听说靖王爷对这靖王妃可不待见了,成亲第一天就让一条恶犬去羞辱她,怎么这会儿进宫还随身带着她呢。

    杨受成心里虽然有些吃惊,但也不敢将心中的疑问问出口,只有行礼道:“微臣参见靖王妃。”

    “不用客气。”

    柳若晴向来对这些古人的礼节有些不太适应,她兀自走到尸体面前,伸手将遮着尸体的白布给掀开了。

    “王妃,您这是……”

    杨受成一惊。

    “验尸啊。”

    柳若晴回答杨受成问话的同时,目光安静地朝云太傅的尸首上扫了一眼,跟着,又走向云夫人,照样掀开了白布。

    尸首已经烧焦,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连男人看了,都不禁眉头紧蹙,甚至还反胃。

    就是负责验尸,见惯了死人场面的提刑官杨受成,在初见到这两具尸首的时候,都好一会儿才适应下来。

    看着柳若晴面不改色地盯着那两具尸体眼睛都不眨一下,杨受成都震惊了好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