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049.验尸
    第49章049.验尸

    不仅仅是杨受成,言渊跟言朔这叔侄二人也没想到,这柳天心一个来自皇室的公主,一个女孩子,竟然会对这种触目惊心的场面这么镇定。

    “杨大人,你确定云太傅二人真的是被烧死了吗?”

    柳若晴看完了尸体之后,再一次问杨受成。

    被柳若晴两次质疑,杨受成的心里自然颇有微辞,可还是点了点头,“回靖王妃,微臣已经仔细验过了,再说,昨晚这么大的火,太傅大人的死因不会有可疑。”

    柳若晴听他说完,嗤笑了两声,道:“杨大人,看来你食君之禄,倒是没担君之忧啊。”

    杨受成的脸色,立即不悦地往下一沉,虽然眼前之人是靖王妃,可也是个区区女流之辈,他堂堂刑部提刑官,处理过多少案子,她一介女流就能批评他?

    杨受成身为朝廷命官,被一个女流之辈这样嘲笑,心里自然有些不痛快,当下便沉着声音道:“若是王妃对下官的验尸结果有异议的话,王妃不如引荐一个比下官更有经验的人来验吧。”

    杨受成也不管言朔跟言渊在场,当场拉下了脸。

    柳若晴也不客气,当场便点点头,道:“推荐就不用了,不过,杨大人,你跟我打个赌,你要是输了,你这刑部提刑的位子,就让给我,如何?”

    柳若晴的提议,让言渊的脸上顿生不悦,立即出声阻止道:“柳天心,这里不是让你胡闹的地方。”

    “你急什么,我在跟杨大人打赌,你在边上待着就行了。”

    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言渊一眼,重新看向杨受成,“怎么样,杨大人,敢赌吗?”

    不管柳若晴这是不是激将法,在这个时候,杨受成光是为了面子,都不会拒绝柳若晴的提议。

    况且,他有足够的自信打这个赌,他不相信,自己会输给一个小丫头片子。

    “那若是王妃输了呢?”

    柳若晴笑着摇了摇头,眼底的自信始终没有半点动摇,“我不会输。”

    那自信到甚至有些自负的模样,有那么一瞬间,让言渊都愣了几秒钟,就如他之前所想的,这个女人身上,有一种大智若愚的特质。

    杨受成见柳若晴这般自负,心中冷笑,真是个不谦虚的女孩子,这就算是要在王爷面前表现,也不需要在这种事情上跟他争个高下,这不是自取其辱么?

    “既然如此,下官请王妃赐教。”

    赐教就不用了,本王妃这么做,无非就是让皇帝欠我个人情,以后朝中有人好办事。

    柳若晴在心里嘀咕了两声,至于表面上,还是谦虚地回礼,“杨大人言重了,天心不过就是班门弄斧罢了。”

    言渊看着她这副言不由衷的样子,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

    装什么谦虚,刚才那股自负劲去哪里了?

    柳若晴慢条斯理地迈着步伐,走到那两具尸体面前,道:“杨大人,以我之见呢,这云夫人确实是火烧致死的。”

    杨受成没有说话,只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明显在嘲笑柳若晴。

    这王妃就是这样跟他打赌的?

    “只不过……”

    柳若晴又加了一句,指着云太傅的尸首,道:“太傅大人却是在着火之前,就已经死了。”

    “什么?”

    杨受成有些不太相信地抬起眸子看向柳若晴那丝毫不像是开玩笑的模样,可眼中的讽刺却还是十分明显。

    见他不以为然地轻笑了一声,道:“王妃,这尸首都烧成这样了,王妃还能看出太傅大人着火之前就已经过世了?”

    柳若晴无视掉杨受成眼底的嘲讽和挑衅,指了指那两具尸体,对杨受成道:“杨大人,你来看看,这两具尸首有什么不同?”

    虽然杨受成很确信自己的判断,可还是听从柳若晴的提议,朝那两具尸首随便看了一眼,道:“除了体型不一样之外,下官什么都没看出来。”

    “杨大人真的不要认真看一眼吗?”

    柳若晴笑道,同时,言渊叔侄二人见柳若晴这么问,也好奇地将目光朝尸首上投了过去。

    尸首已经烧得面目全非,确实让人无法直视,除了体形之外,确实很难看出什么差别。

    下一秒,言渊似乎是注意到了什么,眉头动了一下。

    目光又在云太傅跟夫人的尸首上来回看了一眼,眼底瞬间一亮。

    这两具尸首的差别这么大,杨受成竟然连这点都没看出来。

    言渊看着杨受成的眼神,多了几分愠色,倒也没出声,只是安静地站在一旁,看着柳若晴的表现。

    “王妃,这两具尸首,下官从天亮开始一直看到现在,确实没看出什么来。”

    杨受成的口气中,也已经多了几分不耐烦。

    柳若晴并不介意他这不耐烦的态度,手挠了挠头皮,道:“你没发现,云太傅的尸首,由始至终都十分平和地躺着,试问哪个人在面对烈火烧身的时候,会连一丁点儿的挣扎都没有,唯一的可能,就是此人当时就已经死亡,而你再看云夫人的尸首,双手成爪状,身体扭曲,分明是因为被烧的时候,忍受着极大的痛苦而挣扎着……”

    杨受成经柳若晴这么一提醒,脸色才有些小小的变化,这一次,才认真地朝云太傅跟云夫人的尸首上了一番,确实如柳若晴所说。

    可他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只能硬着头皮,道:“也许当时火势太快,云太傅根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就已经被烧死了。”

    这个理由,本身就很牵强,就连杨受成他自己都说得没什么底气。

    可杨受成身为提刑官,这就认输了,他这张老脸往哪搁,况且,还有皇帝跟靖王爷在这里,他更加不愿意这么轻易承认。

    柳若晴颇有深意地笑了笑,看来,还真是不来点杀手锏,这提刑大人不服气呀。

    “那你说,云夫人跟云大人在同一个房间里,同样的火势,云夫人有挣扎的机会,云大人却没有,这是为何?”

    “这……”

    杨受成被柳若晴问得一时间反驳不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