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章 050.洗冤集录
    第50章050.洗冤集录

    可光凭死状就断定云太傅着火之前就已经死了,也有些武断,毕竟,尸首挣扎与否,当时可能还有别的原因。

    言朔自然也能想到这一点,便对柳若晴道:“九婶,还有更加确切的方法说明吗?”

    “当然。”

    柳若晴的眼底,依然带着满满的自信,一边戴上杨受成摘下的皮手套,一边分析道:“杨大人,身为提刑官,你连最基本的细心都没做好,是怎么坐上提刑的位子的?”

    柳若晴问这话的时候,是看向言朔的。

    言朔没说话,杨受成一直以来侦办过许多大案要案,从未出过错,他当提刑官自然是当之无愧的。

    眼下,柳若晴除了证明两具尸首在死状上的差别之外,并没有其他令人信服的理由,所以,她这样毫不给面子地指责杨受成,确实有些不妥。

    毕竟是自己手下的官员,言朔忍不住出声指责道:“九婶,还是说正事吧。”

    杨受成被柳若晴当面这样指责,自然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当下沉着脸,道:“那就请王妃明示。”

    切,明示就明示,本王妃本来不想出风头的,让你这个糟老头一副看不起我的样子,等会儿就让你服得五体投地。

    柳若晴走到两具尸体面前,道:“你没看到,这两具尸首,除了男女体型上的差别和死状的差别之外,尸首的颜色也有明显差别吗?”

    她这么一说,杨受成三人皆注意到尸首虽然都是被烧焦了,可颜色方面还是有明显的不同。

    只不过,这又能说明什么?

    “《洗冤集录》上面有明确说过,生黄死烟色全该,就是说,如果是生前被活活烧死的,尸体会很有光泽,肤色呈黄色,如果是死后再被烧的话,尸体就会焦烟,你看看,这两具尸体,是不是跟我一开始推测的一样,云夫人是活着被烧死,云太傅则是死后被烧的?”

    杨受成沉默着没有说话,倒是言渊,在沉默了许久之后,问道:“什么是《洗冤集录》?”

    “《洗冤集录》都不知道,真是没见识,《洗冤集录》就是宋慈……”

    说到这,柳若晴突然间将话给收住了。

    这可是架空的年代,并不是南宋,他们不知道宋慈的《洗冤集录》很正常,难怪那杨受成身为提刑官,连最基本分辨烧死还是死后焚尸的能力都没有。

    如果她现在冒出一本谁都不知道的书来,恐怕言渊那心机婊一定会怀疑她的身份,要是给她按上个欺君的罪名,她可是要被砍头的。

    她可不想自己为了出风头把小命给丢了。

    “这……这种验尸方式,是我以前在西擎的时候,一个师父教我的,他试验过很多次,万无一失,至于《洗冤集录》嘛,是我打算写出来的一本验尸守则,不过,我还没有动笔。”

    她三两下就把这事给掩盖了过去,可这个验尸的方法,没有实地验证,就算她这样说了,言渊他们也不会相信,尤其是杨受成。

    果然,杨受成听她这么说,便反驳道:“这种方法,都未曾多人验证过,王妃怎可尽信?”

    “好吧。”

    柳若晴耸耸肩,倒也没跟杨受成争论什么。

    想要让他们相信,肯定得多烧几次,做实验,难不成,她现在去抓一批活人过来烧给他们看吗?

    很显然,这是不可能的。

    “本来我还有一种方法,不过呢,说出来,你们也不会相信,所以,那种方法也免了。”

    柳若晴开口,走到言朔面前,道:“皇上,我接下去要用的方法,对太傅大人的遗体可能有些不敬,不过,绝对能判断太傅大人是死亡后被焚尸的,太傅是云小姐的父亲,这事,你要不要去征求云小姐的意见?”

    她可不想把皇帝小子的心上人给得罪了,不然,以后可没她好果子吃。

    反正,太傅大人死因是什么,谁杀了他,都是朝廷之事,跟她没什么关系。

    她之所以爱凑这个热闹,无非就是跟皇帝套近乎。

    她可不想为了验个尸,反而把跟皇帝的关系给闹僵了。

    “什么方法?”

    言朔拧了下眉,虽然柳若晴刚刚说的那些验尸方法并没有得到验证,可是,他还是比较倾向于相信柳若晴。

    毕竟,从眼前表面上的状态显示,云太傅跟云夫人死后的状态确实不一样。

    “剖腹验尸。”

    “剖腹验尸?!”

    杨受成被柳若晴的话给惊得连话都说得不利索了。

    这靖王妃也越来越胡闹了,云太傅已经死得够惨了,还要把尸体剖开来验尸,让云太傅死后都不得安生吗?

    柳若晴知道,这些古人对这些特别介意,什么入殓后重新开棺啦,把尸体解剖,对他们来说就是对尸体最大的不敬,甚至,还很可能让死者无法往生。

    这也就是她为什么让皇帝征求云小姐意见的原因。

    果然,言朔听她这么提议,也是眉头一拧,“这是为何?”

    如果他得不到一个合适的理由,就算他答应开刀验尸,容儿也不会答应的。

    “因为……”

    “皇上,皇上!”

    柳若晴的话刚到嘴边,太极殿外,便传来大内总管焦急的声音。

    言朔的脸色立即一变,也没心思听她说话,便往殿外快步走去,“是不是容儿醒了?”

    “是……是,云小姐现在情绪很激动,好多人都拦不住她,皇上,您赶紧去……”

    大内总管的话还没有说完,言朔早已经跑得远远的了。

    柳若晴跟着走到太极殿门口,看着言朔焦急的背影,轻笑了两声,侧目看向不知道何时站到她身边的言渊。

    “我说呢,一个太傅家着火了,连皇帝跟靖王爷都亲自出动了,看来,小皇帝对那云小姐用情很深嘛。”

    言渊看着她脸上带着的那不坏好意的笑,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道:“要不要跟过去看看?”

    “啊?”

    柳若晴一愣,抬眼诧异地看向言渊,她着实没想到,言渊会主动提起这个。

    他不是很讨厌她八卦爱凑热闹么,现在他自己怎么主动八卦起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