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章 051.天灾还是人祸
    第51章051.天灾还是**

    “你不想给太傅验尸?”

    言渊没好气地发出了一声冷嗤,睨了她一眼之后,便将目光转开了。

    这个女人,在里头这么认真地胡说八道,他竟然还信了她的话,见鬼了!

    他的眼神,有些闪烁,尤其是感受到从侧面投来的那两道让他烦躁的目光,他的心里更加虚了起来。

    “要去就赶紧去,本王没那么多时间陪你耗。”

    冷冷地落下这句话,言渊率先跨出了太极殿,柳若晴回过神,看着言渊离去的背影,挑了挑眉。

    “看来言渊也不是很蠢,知道这个案子可疑呢。”

    不过这样也好,言渊这一次要是站在她这边,她要开刀验尸就更加能挺直腰板了。

    不过,前提还得要征求云小姐的意见才行。

    云娇容昏厥过去之后,便被言朔带到了承德宫,这是皇帝的寝宫,光是从这一点,柳若晴就知道,皇帝潜意识里,是已经把那位云小姐给当成皇后了。

    柳若晴跟着言渊刚到了承德宫门口,便听到里头传来云娇容撕心裂肺的声音,比前一晚听起来更加惊心动魄。

    柳若晴拧了下眉,有些见不得这种场面。

    “容儿,容儿,你冷静点!”

    “我爹娘死了,我怎么冷静,我要去看他们……”

    她狠狠地将言朔从自己的怀中推开,往殿外冲出去,可才跑了两步,就摔倒了。

    “容儿!”

    “干嘛干嘛!你们这是干嘛!”

    柳若晴突然大声呵斥着,让原本情绪激动的云娇容也是愣了几秒钟,眼眸有些诧异地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孩子。

    言朔也是愣了一下,只有言渊,由始至终都是一个表情,似乎是在不经意间已经习惯了柳若晴的古灵精怪。

    柳若晴伸手,将言朔伸过来的手给拍开了,“人家失去了双亲,你不让她发泄一下情绪,你想憋死她吗?”

    她没好气地睨了言朔一眼,跟着,扶着一脸痛苦的云娇容从地上站起,看着她梨花带雨的脸,不禁在心里叹了口气。

    用眼神示意言朔和其他人先出去,言朔虽然不太放心云娇容,可想着柳若晴或许有办法劝说云娇容,还是沉住气走出去了。

    云娇容哭得很伤心,已经没有了冲出去的力气,柳若晴也不用费力去拉住她,只是任由她在自己身边哭着。

    等到她全部的情绪都发泄出来了,她从一开始的哭嚎变成了低声的啜泣,声音,已经变得完全沙哑了。

    等到她的情绪逐渐平静下来之后,她才看向柳若晴。

    “姑娘,你是……”

    云娇容虽然不知道她是谁,但是能进入承德宫,又能将皇帝给“赶”出去的,想必绝对不是普通的身份。

    柳若晴见她终于哭完了,心里不禁松了口气,再听她哭下去,她也会抓狂的。

    柳若晴没有跟她表明身份,只是双眼严肃地盯着云娇容,道:“云小姐,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想不想替你双亲和整个太傅府上下的人申冤?”

    “申冤?”

    云娇容听到这两个字,脸上流露出了几许讽刺,“这是天灾,找谁申冤,找老天爷吗?”

    “如果我说,这是**呢?”

    “人……**?”

    云娇容垂在身侧的手指,猛地一颤,看着柳若晴,有些不敢相信,“你……你是说,有人故意纵火?”

    “纵火只是毁尸灭迹,营造天灾的假象。”

    “毁尸灭迹……你是说,我爹……我爹他……”

    柳若晴对她点了点头,“刚才,我在太极殿检查过令尊和令堂的遗体,发现……”

    她将自己刚才的发现,跟云娇容细细地说了一遍。

    云娇容原本就毫无血色的脸,此刻变得更加苍白了许多,她不敢置信地看着柳若晴严肃的脸,身子颤抖得十分厉害,“你怀疑,我……我爹……是被人杀死后再被烧死,其他太傅府里的人,只是为了造成假现场一同被烧死的?”

    “嗯。”

    柳若晴点点头,“如果单独烧死云太傅,其他人没事的话,肯定会让皇上起疑,所以,只能一并将他们一起烧死。”

    云娇容听了,眼泪,继续在眼眶中打转,脸上,却带着苦涩又自嘲的笑,“看来,如果我那天没被人叫出去的话,恐怕也被烧死了。”

    柳若晴知道云娇容现在情绪很不好,可尸体在这种大热天不能存放太久,便只有硬着头皮,开口道:“云小姐,眼下只有确定了云太傅是死后被焚尸,皇上才会有理由命人彻查此事。”

    “那……那我要怎么做?”

    云娇容知道,柳若晴特地坐在这里跟她说这些话,肯定是有什么地方需要她。

    柳若晴见她主动提起,自然正中下怀,当下便直接说出了自己的用意。

    “什么?你要剖开我爹的遗体?”

    云娇容听柳若晴这么说,脸色大变,可她转念冷静一想,似乎现在只有这样的办法了。

    “云小姐,如果拿不出一个合适的理由让皇上派人彻查此事,太傅大人跟太傅府上上下下的人就真的含冤而死了。”

    云娇容知道,哪怕皇帝是站在她这边,还有满朝群臣在,单单只是火灾就让彻查,朝臣当中那些本就跟她父亲不对盘的大臣肯定会反对。

    皇帝虽有掌握生杀大权的权力,却不能不顾朝臣意见,任意妄为。

    况且,她也不想让皇帝因为她而为难。

    拧眉沉思了许久之后,她才咬咬牙,对柳若晴点了点头,“好。”

    “不过,我要一起过去。”

    云娇容又加了一句,柳若晴是没什么意见,只要她承受的住就行。

    另一边,言渊叔侄二人出了承德宫之后,并没有走远,而是坐在院子的凉亭内,讨论起了这件事。

    “皇叔,九婶的说法,你相信吗?”

    言朔看向一直沉默着的言渊,问道。

    言渊眸色一怔,并没有正面回答言朔,而是换了个说法,道:“不管她说的依据是否可信,太傅跟夫人的死状确实有很明显的区别,另外……”

    言渊的神色比起刚才,又严肃了一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