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章 052.大显身手
    第52章052.大显身手

    “你别忘了云太傅曾经的身份,一旦确认他是被谋杀的话,就很可能跟那些人有关。”

    “嗯,这一点,朕也想过。”

    言朔叹了口气,目光,朝承德宫内投去一眼,道:“如果九婶能劝动容儿给太傅验尸的话,事情就好办了。”

    就在这个时候,他们便看到柳若晴从里头扶着身子虚弱的云娇容从里头出来,云娇容的情绪比起一开始,已经平静了许多了。

    言朔没有片刻的停留,立即小跑到他们面前,“容儿。”

    云娇容缓缓抬起眼眸,朝言朔看了一眼,道:“让这位姑娘给我父亲验尸吧。”

    言渊二人都没想到,柳若晴竟然真的劝动了云娇容,心里不禁有几分讶异。

    在前往太极殿之前,言朔已经命人去准备柳若晴需要的一切器具。

    到了太极殿,一切都已经准备好,杨受成一直等在那里没有离开,他更是没有想到,云娇容会同意解剖云太傅的尸体。

    柳若晴带上已经准备好的皮手套,拿起完全不专业的“解剖刀”,往云太傅的尸体上刺了下去。

    原本那尸体烧焦了之后,看着就十分恐怖,现在还要把尸体剖开,别说是柳若晴一个女孩子,就是男人看到都忍不住泛恶心。

    可出乎意料的是,尸体在剖开的那一瞬间,柳若晴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反倒是一边的杨受成看得差点吐了,怕在皇帝面前失礼,才硬着头皮冲到殿外,还是禁不住吐了。

    他真的难以想象,柳若晴一个女孩子,竟然可以做到这样面不改色。

    太极殿内,还能隐约地听到云娇容低声抽泣的声音,听得出来,她是在竭力忍着,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自己打扰到柳若晴。

    因为不是法医专用的解剖刀,柳若晴这次解剖得有些吃力,费了好大的劲,才勉强将烧焦的尸体解剖开来。

    “好了。”

    听到柳若晴的声音,云娇容是第一个冲到尸体面前,尽管那触目惊心的场面,吓得她几番要晕厥过去。

    “容儿,你别急。”

    言朔心疼地搀扶着云娇容,目光,朝剖开的尸首上看了过去。

    言渊也走到尸体旁,目光先是在柳若晴的脸上看了一眼,除了多了几层汗珠之外,她的表情丝毫没有受到半点影响。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竟然可以面不改色到如此地步,就是大男人,也没几个能做到这种程度。

    言渊看着柳若晴,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里到底是什么感觉,总之,这个女人越来越让他捉摸不透了。

    “有发现什么吗?”

    言渊看着柳若晴开口道。

    这个时候,杨受成也进来了,尽管很不想看到那样的尸首,他身为提刑官,自然得硬着头皮进来。

    况且,皇帝跟靖王爷都在,他敢不进来吗?

    可一进来,就看到柳若晴身边那具已经被她解剖开来的尸体,胃里又开始翻江倒海了起来。

    费了好大的劲,才憋了回去。

    柳若晴指着尸体的喉咙和呼吸道,还有肺部,道:“你看这几个地方,如果云太傅是生前被烧死的,因为呼吸过程中吸入了大量的烟灰炭末,他的喉管,肺部都应该呈烟色,喉咙还会因为吸入了大量的浓烟而有被灼伤的痕迹,你们看,云太傅这几处都干干净净,也就是说,在着火之前,他已经停止了呼吸。”

    柳若晴这一个解释,让杨受成也不得不佩服,当然,这种结果,也只有在解剖之后才会被发现。

    想来,除了靖王妃,也没人敢这样提议。

    突然间,柳若晴的目光,在云太傅喉咙下方的某处定格了几秒钟,而后,取来镊子,将他喉咙旁边的一块小东西取了出来,看了几秒钟之后,唇角勾了起来。

    将那小块东西放到边上的托盘里,她他摘下手套,道:“这一次,不但证明了云太傅是死前被烧,同时,还知道了他的死因。”

    言渊拿起镊子,夹起那块泛烟的小块看了一眼,忽地,浓眉拧紧。

    “皇叔,这是什么东西?”

    “锡块。”

    言渊回答,脸色,有些难看。

    “没错,凶手很可能是将锡块用火烧成锡水之后,给云太傅喂下,之后,锡水凝固堵住了太傅的喉咙,导致他窒息而死,至于他之前有没有挣扎过,现在遗体已经被烧得面目全非,也已经看不出来了。”

    柳若晴接着言渊的话,对言朔分析道。

    云娇容已经竭尽全力忍着,可听到自己的父亲在死前所承受的苦难,还是痛哭出声。

    柳若晴看着云娇容,不禁心生同情。

    这个女孩子,其实已经够坚强了,一夜之间承受了巨大的变故,还能竭力控制自己,看到她嘴角因为忍着悲痛而咬伤的淤青,柳若晴在心里叹了口气。

    “容儿,你放心,朕会派人彻查,一定会将凶手绳之于法,给你一个交代。”

    云娇容闭上眼,轻轻点了点头。

    凶手怎么处理,她一点都不关心,如今,她的双亲都死了,她真的成了孑然一身的孤女,如今该何去何从都不知道。

    杨受成也是费了好大的劲,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这个靖王妃,还真是不容小觑。

    想到先前他暗笑她自取其辱,这一刻,杨受成才知道,自取其辱的,是他自己。

    枉他当着刑部提刑这么多年,竟然会在这次输给了一个十几岁的女孩子。

    从皇宫回来的时候,柳若晴一直沉默着没有开口,原本只是为了让皇帝欠她的人情才去凑这个热闹,可看到太傅夫妇的惨状还有云娇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她的心里,竟然也有些不舒服了起来。

    言渊是陪着她一起回王府的,光是今天,这个女人就让他见识到了太多跟之前那个粗鄙不堪,毫无教养的女人截然不同的一面。

    在面对令人反胃的尸首,她没有胆怯和退却,也没有半点嫌恶,从头至尾所表现出来的都是那该有的沉着和睿智。

    一开始,言渊就隐约地发现这个女人有些大智若愚,而这一刻,让他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