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章 053.抑郁了
    第53章053.抑郁了

    原本对她疏冷的态度,也在不经意间,缓和了几分。

    柳若晴的情绪有些低落,回到王府的时候,就直接进了东苑,言渊看着她低落的情绪,心里有些不放心,可犹豫了一番之后,还是没有跟过去。

    那个女人情绪好不好,跟他有什么关系?

    言渊在心里冷嗤了一声,觉得自己刚才内心的担忧有些可笑。

    东苑——

    “公主,您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

    小月见柳若晴躺在床上一声不吭,面露担忧之色。

    “没事,就是心情有些不好。”

    她摇了摇头,趴在床上没再吭声。

    或许是因为云娇容如今的身世让她想到了自己了,从小就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虽然师父待她视如己出,教会了她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一切本领,可哪个女孩子不希望自己有个完整的家庭,也能像别的女孩子一样,有父母双亲疼爱着。

    看着如今孤苦无依的云娇容,柳若晴不禁有些感同身受。

    不过,她觉得自己比云娇容还是有些幸运的,至少,她的双亲不在的时候,她还没有意识,自然也感受不到那种生离死别的悲痛。

    可云娇容呢,这事对她打击真的太大了,一夜之间,整个太傅府上下,就没有她可依靠的人了。

    到了用晚膳的时候,柳若晴都没有出东苑,而言渊到了偏厅以为会看到柳若晴,却见饭桌旁除了下人之外,并未见柳若晴的身影。

    言渊的眉头轻轻一蹙,目光,朝东苑的方向下意识地看了一眼,也没见柳若晴出来。

    他走到饭桌前坐下,端起盛好的米饭吃了一口,莫名地有些食不知味。

    放下筷子,他侧目对身边的管家道:“去叫柳天心出来吃饭。”

    管家一愣,诧异地看着言渊,王爷他什么时候关心起王妃来了?

    “是,王爷。”

    虽然心里的疑团很大,管家也不敢问出口,只是点头转身退下。

    没多久,管家又一个人回来了,身后并未见柳若晴的影子。

    “她人呢?”

    看到管家为难的样子,言渊的脸色微微沉了下来。

    “王爷,王妃说她心情不好没胃口。”

    “心情不好?她有什么心情不好的?”

    言渊的口气有些不太好,却也没注意到自己竟然会因为她不出来吃饭而生气。

    管家看着他这生气的模样,也是一脸的诧异,王爷怎么有些怪怪的。

    言渊一个人沉着脸坐在饭桌上吃饭,吃了两口,便放下了。

    起身从偏厅离开,那背影,还隐隐地透着火光。

    “王爷他怎么了?”

    管家盯着言渊的背影,低声自语了起来。

    东苑内,柳若晴还是心情烦闷地躺在床上,怎么都舒展不起来。

    听到房门推开的声音,她也只是懒懒地从被单下,传来她低落的声音,“小月,你去休息吧,不用伺候我了。”

    门口的脚步顿了一顿,跟着,跨了进来。

    见脚步声有些不对,柳若晴从双臂中抬起头来,见言渊还是往常那副面瘫脸出现在房间里头。

    “是你啊。”

    柳若晴发现,心情不好的时候,果真连战斗力都直接飙零,就是看到言渊这个死对头,她都没有了作战的兴致,直接坐起身,拿起床上的被褥下床。

    “床还给你。”

    情绪低落地走下床,她绕过言渊,准备打地铺,手臂却在这个时候被言渊给抓住了,“怎么了?”

    他开口问她,表情有些别扭,那下意识放软的语气,让柳若晴都听出了别扭的地方。

    她诧异地抬眼看向言渊,没想到这个面瘫脸也懂得关心人?

    “没什么,就是觉得云小姐挺可怜的。”

    她将手从言渊的手中抽了出来,垂着眸,铺着地铺。

    她总不能告诉他,她心有同感,想自己那对连面都没见过的双亲吧。

    言渊倒是没想过柳若晴低落的情绪是因为这个,虽然对这个女人不是太了解,可他总觉得,她不是一个同情心泛滥的人,更不是一个因为同情而难过到一天吃不下饭。

    言渊看着柳若晴有些低落的情绪,虽然觉得这不是她的风格,可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你不是在同情云娇容吧?”

    柳若晴坐在地铺上,因为他这个问题而抬起头来,将言渊眼底的嘲笑尽收眼底。

    “喂,你这是什么眼神?”

    柳若晴不满地皱起了眉,看着言渊嘴角勾着的那一弯浅笑,懒懒地睨了他一眼。

    言渊不以为意地勾了勾薄唇,顺势在她身边的地铺上坐了下来,倒是没有了先前嫌弃的模样。

    “本王只是觉得,这有点不像你。”

    好看的眸子,微微动了一下,看着柳若晴的眼神,多了几分审视的味道。

    或许是因为心虚的缘故,被言渊这么一说,心里更加虚了几分。

    目光,不动声色地从言渊的脸上移开,眼神有些闪烁,“切,本公主一向有悲天悯人之心,我会让你看出来?”

    言渊的脸上,露出了一抹不以为然的笑,诡异得让柳若晴有些读不懂。

    像是有些担心被言渊看出什么破绽来,她并不想跟言渊多说什么,伸脚踢了踢言渊的大腿,毫不客气道:“走开,走开,别打扰本姑娘睡觉。”

    说着,在地铺上躺下,拉过被子准备盖上,被子却在这个时候被言渊给拽了过去。

    “臭言渊,你又干嘛?”

    她睁着眼,愠怒地看着言渊平淡的表情,嚷道。

    言渊睨了她一眼,指着大床的方向,道:“去床上睡。”

    柳若晴愕然,诧异地看着言渊认真的脸,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半晌,才收回了目光,打趣道:“呦,王爷今天心情很好嘛,竟然主动把床让出来给我。”

    言渊不以为然地动了动唇,眼神中,多了几分让柳若晴顿生防备的魅惑之色,看着她,摇了摇食指,“本王没说把床让给你,而是,本王想要跟你……”

    他故意停顿了一下,看着柳若晴眼底明明紧张却故作平静的样子,加深了眼中的笑意,缓缓朝她凑近,温热的气息,透着暧昧,让柳若晴下意识地握紧了掌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