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章 054.渣男转性了
    第54章054.渣男转性了

    “同床共枕。”

    他,缓缓地吐出了这四个字,声音柔软又带着魅惑。

    柳若晴觉得自己并不害怕言渊,可每一次他用这样的举动靠近她的时候,总是会让她紧张得连话都说不清楚。

    果然,帅哥的杀伤力比生化武器还要厉害。

    柳若晴一边想着,一边一脚朝言渊的胸口准确地踹了过去,却被他给轻而易举地躲开了。

    “臭不要脸的,又想占我便宜。”

    她大声喊道,脸色有些绯红,似乎是想借用这样的高音来掩饰自己内心的心虚和紧张。

    言渊还是那副漫不经心的模样,突然间,身子一倾,绕到她身边,健壮修长的长臂,一把揽过柳若晴纤瘦的肩膀。

    “爱妃这是什么话,你我既是夫妻,同床共枕不是天经地义么,怎么能说本王占你便宜?”

    他挑眉,看着柳若晴微红的脸蛋,突然间觉得有几分有趣。

    他不是个好女色的人,即使身边想要接近他的女人不少,可他从未正眼瞧过。

    就是娶柳天心,也只是为了自己心里的那个目的。

    也从未这样认真观察过一个女人,更别说这样捉弄她了。

    看着她往日那古灵精怪的样子,这个时候,紧张的模样,倒是更有些赏心悦目。

    柳若晴闻言,故作平静地冷哼了一声,道:“呦,王爷不是说,我们没拜过堂,我就不是你的妻子吗,怎么这会儿说得这么好听了?”

    她看到言渊的表情一僵,柳若晴的眼底,不免升起了几分得意。

    可下一秒,便看到言渊对着她,摊开了手掌,“既然爱妃不想承认是本王的王妃,那母后留下的应心锁,自然就不是给你的,你现在是否可以考虑还给本王了?”

    话音刚落,言渊便看到柳若晴的双臂,已经紧紧地缠绕住了他的手臂,妖娆地将脸贴在了他的手臂上。

    “王爷,你误会了,天心的意思是,虽然我们没拜过堂,可我们感情深啊,我们感情这么好,又何必在乎拜堂这种凡俗礼节呢,是不是?”

    言渊看着她对着自己不停地眨巴着媚眼,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

    这个女人变脸变得还真快,为了应心锁,什么违心的话都说的出口。

    还感情深?谁跟她感情深?

    言渊在心里,没好气道,可眼底却在不直觉间,添了几分笑意。

    看到柳若晴不停地在他身边打着瞌睡,想起她昨晚一夜没睡,今天又一早进了宫,也就没再打算捉弄她,而是拿开了她缠在自己手臂上的两只手,道:“去睡觉吧,本王不跟你争。”

    他指了指床的方向,开口道。

    这一下,柳若晴正往头上爬的瞌睡虫又一次一扫而光,抬眼看着言渊的表情,就像是看外星人一样。

    这家伙今天吃错这么药了,变得这么好说话?这也太不像他了。

    盯着言渊看了好一会儿,她才勉强缓过神来,虽然觉得言渊今天有些鬼上身,可她已经困得要命,实在是没精神继续防着他了。

    当下,便站起身,跑到床上,身子才沾上床面,便马上睡着了。

    听着从床上传来的轻鼾声,言渊的脸上,不禁染上了几许淡淡的笑意。

    昭明殿——

    这是东楚群臣上朝的宫殿,卯时未到,大臣们已经早早地候在昭明殿外等候上朝了。

    随着午门鼓声响起,大臣们依序进入昭明殿内。

    “上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臣下跪相迎,言朔面露倦色地出现在大殿之上,像是一夜都没睡好。

    大臣们猜测,应该是云太傅的死,让皇上彻夜难眠了。

    “魏爱卿,朕交代你查的事情,查得怎么样了?”

    言朔疲惫的嗓音,透着几分沙哑。

    群臣中,一花甲大臣立即走了出来,表情显得格外严肃。

    “回皇上,微臣在调查起火时发现,这场大火中,有硫磺烟硝的痕迹。”

    此人便是京兆府府尹魏晋,是负责调查太傅府失火事件的主要官员。

    “硫磺烟硝?”

    一听到这个,群臣中立即开始交头接耳地议论纷纷了起来。

    整个昭明殿内,只有位列群臣首位的言渊,和坐在龙椅上的言朔二人并没有感到意外。

    自昨日确认云太傅死于谋杀之后,就知道这场火是人为放的。

    那场火的火势的这么凶猛,想来就是这硫磺烟硝所致。

    等到大臣们都议论完毕之后,言朔清了清沙哑的嗓子,道:“朕昨日已经查明,云太傅并不是死于这场大火,而是在此之前,已经被人喂食了锡水而死。”

    “这……怎么会这样……”

    “谁这么残忍,这样对待云太傅……”

    “……”

    众大臣又一次议论纷纷了起来,大家都在猜测杀害云太傅的凶手是谁,目的又是什么。

    “这件事,朕已经擢三司一并调查此案,各部需鼎力配合,务必要查出凶手,告慰云太傅以及太傅府上上下下死去的亡灵。”

    “臣等遵旨。”

    大臣们没有再多问,朝中那些跟云太傅政见不同的大臣,或者因为云太傅曾经的身份而曾经排斥过他的人,此刻也闭上了嘴,自是怕引火烧身。

    言朔捏了捏疲惫的眉心,道:“众卿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就退朝吧。”

    云太傅身为皇帝的老师,突然间过世,大臣们知道皇帝心情不好,自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给皇帝添烦恼,谁都没有上奏本,便退下了。

    退了朝,言朔直奔承德宫而去,虽然云娇容的情绪已经平静下来,可是,他还是不放心她一个人,就是在上朝,他都没什么心思。

    承德宫——

    “奴婢参见皇上。”

    “云小姐呢?”

    “回皇上,云小姐在后院,她一个人坐在那里一声不吭,也不准让奴婢去打扰她,奴婢只好在这里候着了。”

    这婢女是昨日刚从内务府那边新调到承德宫的,专门用来伺候云娇容的饮食起居。

    能被挑中,自是因为她比普通丫鬟聪慧,怕皇帝责怪她对云娇容照顾不周,她立即不失时机地解释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