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章 055.有请靖王妃
    第55章055.有请靖王妃

    言朔哪里有心思怪罪其他人,听婢女说云娇容在后院,便迫不及待地朝后院过去了。

    刚走了几步,他又停了下来,对那婢女道:“派人去一趟靖王府,请靖王妃过来。”

    “是,皇上。”

    言朔吩咐完之后,又急匆匆地朝后院走去,整个心思都在云娇容身上,自然没注意到,一双诡异的眼神,正停留在他焦急的背影上没有移开,唇角,勾起了意味深长的笑。

    靖王府——

    这一觉,柳若晴睡得很好,也很满足。

    她长长地伸了个懒腰,睁开惺忪的双眼,窗外的阳光并不刺眼,懒洋洋地透过窗户照进来,形成了一道淡淡的光晕。

    睡饱了,精神好了,心情也就跟着好了。

    柳若晴拍了拍身下柔软的床榻,道:“果然床也是影响睡眠质量的重要因素。”

    她起身下床,小月端着水盆刚好从门外推门进来,看到柳若晴走下床来,脸上一喜,“公主,您醒了?”

    “遇上什么好事了,这么笑眯眯的?”

    “没有啦,公主,奴婢只是看到您难得起这么早,有些惊讶罢了。”

    小月调皮地吐了吐舌头,大胆地玩笑道,跟着,又继续道:“公主,刚才宫里来人传话了,皇上让您进宫一趟,奴婢刚刚还担心公主您在睡觉,奴婢要是去叫醒你,就得挨骂了。”

    柳若晴被小月的话给逗笑了,伸手轻轻敲了一下小月的脑袋,“最近胆子大了不小,敢跟我贫嘴。”

    柳若晴一边说着,一边走到梳妆台前坐下,道:“来,给我梳头吧。”

    “是,公主,奴婢给您梳个漂亮的发髻,保准让王爷见了您,眼前一亮。”

    小月一副兴致盎然的样子,准备给柳若晴梳头,却被她给阻止了,“免了,到时候,没让你家王爷眼前一亮,倒是让皇帝先把头给砍了。”

    “为什么呀?”

    “皇帝现在找我进宫,肯定是让我去陪他心上人呗,人家未来老丈人和未来岳母刚刚过世,我就在他心上人面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不是找死是什么?”

    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小月,小月自是不笨,马上领会过来,恍然地点了点头,“原来皇上的心上人是云小姐呀,奴婢明白了,那奴婢给您梳个简单的。”

    “嗯,随便弄两下就行了。”

    小月的手艺自是不错,虽然没有给小月弄出一个特别繁琐靓丽的发型,但是,随便这么一梳,也绾出了一个看上去简单却不失优雅的发型,衬得柳若晴那本就精致的鹅蛋脸,更加好看了。

    随后,柳若晴套了一件比较素色的衣服,就往皇宫里过去了。

    当柳若晴到了承德宫外的时候,刚好碰见言朔从里头出来,表情看上去有些沮丧。

    柳若晴突然想起了第一次在长寿宫见他时候的情景,也是一副沮丧的表情,看来那云小姐对这位大佬没兴趣呀。

    柳若晴心中暗忖着,走到言朔面前的时候,已经敛去了眼中的幸灾乐祸,言朔见她过来,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唇,最后,只是低低地道:“九婶,容儿……就拜托你了。”

    柳若晴本还想取笑他堂堂一个皇帝,连个太傅女儿都拿不下,可看他这副沮丧的模样,还是将话给收了回去,“放心交给我吧,不过,你可得欠我一个人情。”

    柳若晴不忘加后面这句,这个才是她这么积极帮他的重点。

    不然,她才懒得多管闲事呢。

    言朔淡淡地笑了笑,眼底,有几分苦恼,“你要是真能帮得上朕这个忙,你想要什么,朕都给你。”

    “就这么说定了。”

    柳若晴的脸上,带着让言朔无法忽视的自信,跟着,转身进了承德宫。

    虽然,她也没把握让云娇容走出失去双亲的悲痛,可为了皇帝这么一个大靠山,她也得拼尽全力。

    走到后院的时候,远远的边看到云娇容坐在花园里发呆着,身上一身白衣,青丝垂腰,头上带着白花,纤瘦的身子看上去十分纤弱,仿佛风一吹,就会被吹倒似的。

    她提步走到她面前,云娇容一直坐着发呆,看到她的时候,愣了一下,跟着,起身行礼,“娇容见过靖王妃。”

    她的声音很沙哑,眼睛因为哭了两天而显得有些红肿,可依然挡不住她那张绝美清丽的容颜。

    柳若晴见过不少美女,却从未见过一个像云娇容这样,即使哭肿了双眼,不施脂粉的样子,竟连她这个女子都禁不住为之心动。

    也难怪言朔为了她,至今不愿意立后,想来也只有她这样的美貌,才有这般自信多番拒绝言朔这样一个手握天下的男人吧。

    她的双眸,噙着淡淡的泪光,雾气蒙蒙的样子,任谁看着,都会起怜惜之色。

    “不用多礼,叫我天心就行了。”

    柳若晴试图跟她套近乎,可她发现,这个美得超凡脱俗的云娇容,身上自带一种天生疏离的气息。

    哪怕她要跟她攀关系,她也是一副淡淡的样子,尽管在身份上,她堂堂靖王妃可是比她高了好几个“官阶”,她都是一副不买账的模样。

    尽管心里很难过,云娇容还是对柳若晴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娇容昨日不知王妃身份,如有失礼之处,还请王妃恕罪。”

    “你呀,别这么拘谨,我最烦这些礼节了。”

    姐就算要怪罪,也得敢啊,你后面可是有个皇帝大佬撑着呢。

    柳若晴在心里,加了一句,看着云娇容那似乎并没有想要跟她多聊的心思,她也自知无趣,只不过,皇帝老大都开口了,她要是就这样走了,也太不像她的风格了。

    “若没有王妃的帮忙,我双亲在天之灵也无法安息,王妃对我云家的大恩大德,娇容没齿难忘。”

    “你看你又来了,我就是举手之劳而已,至于找凶手这事,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

    柳若晴看着云娇容,逐渐切入了正题。

    她朝云娇容凑近了几分,脸上,露出了几分八卦之色,“诶,云姑娘,我看我那皇帝侄子对你挺上心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