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章 057.分析案情
    第57章057.分析案情

    言渊的眉头,略显不满地蹙了起来,心里因为被柳若晴这样的忽视而有些不太高兴。

    “柳天心。”

    他沉着声音唤她,柳若晴正准备跨进轿子,便听到言渊的声音在她身后传来。

    她甚至听到了言渊语气中微微流露出来的愠色。

    疑惑地回过头来,见言渊果真沉着脸,眼底还带着几分薄怒,见她回头来,便没好气地对她招了招手,示意她过去。

    柳若晴也不知道自己又哪里得罪了这位大爷,刚刚还和颜悦色的,怎么这一回头就又翻脸了。

    柳若晴在心里不禁吐槽道,可还是一脸纳闷地走了过去。

    “干嘛?”

    “上车。”

    冷冷地落下这话,他便转身进了马车。

    柳若晴也不知道他要干嘛,心里虽然奇怪,也还是听话地跟着上了马车,在他边上的位子坐了下来,谄媚地挤出了一丝微笑:“特地叫我过来,是有什么要吩咐啊,王爷?”

    言渊的表情有些别扭,目光带着几分不自然地闪烁,看向敞开的窗牗外,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这样莫名其妙地特地叫柳天心过来做什么。

    只不过是因为刚才被她那样无视了,心里有些不高兴罢了。

    面对面前投来的这双诧异的目光,言渊生平第一次觉得自己被心虚占据了全身心。

    半晌,他才找了一个自认为适当的借口,道:“云太傅这件事,你有什么看法?”

    他的目光,依然停留在外面,似乎还有些害怕被柳若晴注意到他眼底的心虚一般。

    柳若晴愣了一下,没想到这个骄傲又目中无人的自大狂,竟然会在这么严肃的问题上,问她的看法?

    这倒是稀奇。

    她足足愣了好久,都不敢相信这话是从言渊的口中说出来的。

    见柳若晴始终没有开口,而那双明亮的眸子还一直盯着他的侧脸瞧着,言渊显得越发不自在了起来。

    眉头轻轻一蹙,他将目光从窗外收了了回来,直视着柳若晴诧异的目光,沉声道:“本王问的问题很深奥?”

    柳若晴回神,摇了摇头,“你的问题不深奥,你倒是让我觉得深奥得很。”

    她的脸上,带着嘲弄的笑,倾身凑到他面前,道:“没想到靖王爷也会礼贤下士,咨询我的意见。”

    言渊被她这突然凑近的笑脸给引得越发不自在了起来,眼神有意无意地避开了柳若晴含笑的目光,道:“只要是合理的建议,本王向来会听从。”

    呦呦呦!这还真没看出来。

    柳若晴在心里嘲笑道,只是,虽然不知道这言渊抽的什么风,不过,既然他问了,她倒真有点小看法。

    “听说,太傅府的那场大火中,查到了硫磺烟硝的痕迹?”

    “嗯。”

    “看来,这是早就预谋好的。”

    柳若晴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淡笑,看上去事不关己,却又让人觉得有几分深不可测。

    “说说你的想法。”

    言渊侧了侧身子,慵懒地靠在车壁上,侧目看向柳若晴,似乎是想从柳若晴的身上看到一些跟他之前认识的那个女人不同的地方。

    柳若晴并不知道言渊在想什么,见他这么问,也就不谦虚地开口道:“硫磺烟硝是危险品,全国售卖硫磺烟硝的店肯定都是登记在册的,只要有人去购买的话,一定会被记录在册,我说的没错吧?”

    言渊看着她眼中自信的笑,点了点头。

    “我猜,你们查到太傅府有硫磺烟硝的痕迹,肯定也就去查了售卖硫磺烟硝的店铺,不过,我猜肯定没什么结果。”

    “这是为何?”

    言渊挑了挑眉,眼底融进了几分兴趣。

    “这还不简单,他们要烧的可是太傅府,朝廷一定会介入,只要查到硫磺烟硝的痕迹,一定就会去查这些店铺和购买的人,能对太傅下手的,对方肯定不是普通人,你们能想到的,他们难道就想不到?怎么可能会去这些正规的店铺买硫磺烟硝?这不是摆明了让皇帝查到么?”

    她瘪瘪嘴,似乎是觉得言渊问了一个多此一举的问题,继续道:“有能耐对付皇帝的老师,对方还没能耐搞到硫磺烟硝吗?不过……”

    柳若晴说到这,突然间笑了起来,“凶手倒是有点聪明反被聪明误的感觉。”

    “哦?”

    柳若晴不知道言渊是真的想不到关键的点,还是只是想看她卖弄聪明,她也无暇去问太多,便继续道:“首先,我不知道他们杀死云太傅的目的是因为寻仇还是因为其他一些我们不知道的原因,你想,太傅已经死了,却还要放这场火,摆明了就是为了掩人耳目,造成意外失火的假象,可偏偏,他们用了硫磺烟硝,却足以证明这场火是人为放的,哪怕当日我们没发现云太傅在着火之前就已经死了,一旦查到了硫磺烟硝,还是会让人怀疑到云太傅的死因可疑,这不是欲盖弥彰么?”

    言渊听完她的分析,认同地点了点头,刚才在宫里,他跟皇帝也谈到了这一点,所以,对方放火烧太傅府很可能不是为了掩人耳目这么简单。

    他看着柳若晴,听着她头头是道的分析,让他对这个女人细腻的心思又多了几分惊讶。

    之前她所表现出来的粗俗跟无知,真的是她为了掩饰自己?

    她是怕自己太锋芒毕露了,在东楚无处容身么?

    言渊的目光,停在柳若晴的脸上,加深了几分光芒,不知道是在思考着什么,愣了许久没有出声。

    柳若晴见言渊突然间一言不发地盯着自己,眼神还有几分让她心虚的灼热,柳若晴的心,蓦地咯噔了一下,眼底掠过一丝不安。

    糟糕,难道言渊看出来我是假的柳天心?他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是觉得她太聪明了,所以一点都不像西擎的公主吗?

    虽然有些担心被言渊看出了破绽,柳若晴还是忍不住在心中自恋了起来。

    “干……干嘛,我分析得不对吗?”

    她看着言渊,强装镇定地开口,同时,言渊发怔的眸子也稍稍有了变化,神色略带不自然地柳若晴的脸上收了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