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章 058.小老婆要生孩子了
    第58章058.小老婆要生孩子了

    “没有,本王只是在考虑一个问题。”

    他避开了柳若晴的目光,心里因为自己刚才盯着柳若晴发愣的举动而感到几分心虚。

    他甚至觉得自己的行为太过可笑了,他身边什么样的美女没见过,竟然会对柳天心这个从一开始便将他气得七窍生烟的女人发愣。

    他到底是怎么了?

    言渊拧了下眉,心里莫名地有几分恼火,而柳若晴听他不是在怀疑自己,心下自然是松了口气。

    当然也就不会深入去娇言渊此时心里真正地在想些什么。

    言渊的目光,重新投向她,换了个坐姿靠在车壁上,问道:“你觉得,他们这一次真的是欲盖弥彰吗?”

    言渊突然间抛出来的问题,让柳若晴愣了一下,抬眼诧异地看着言渊平静的目光,突然间,灵光一闪,摇了摇头。

    “他们应该不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这样说来,放那场火,欲盖弥彰是其次,主要的目的,是想将太傅府上上下下一干人等都烧死,一个都不放过。”

    言渊的唇角动了两下,赞同地点了点头。

    “谁跟云太傅有这么大的仇啊,连下人都不放过。”

    柳若晴的心里,升起了几许恼怒之色,便听言渊低沉的嗓音响了起来,漆烟的浓眉,有些凝重地拧了起来,“恐怕是宁可错杀一百,不可放过一人。”

    “什么意思?”

    柳若晴顺口问了出来,可话刚出了嘴边,便想到了什么,眼底一亮。

    “你是说,云太傅知道了对方什么秘密,他们想杀人灭口,他们怕太傅府里还有其他人知道他们的秘密,所以,太傅府上上下下的人都得死。”

    说到此处,柳若晴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对方到底是什么人,竟然下手这么残忍,杀了太傅夫妇还不够,连下人都不放过。

    “看来,这个秘密对他们来说,非常重要,宁可杀错,也不放过。”

    柳若晴将目光投向言渊,见对方浓眉深锁,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半晌,才对她点了点头。

    突然间,柳若晴想到了什么,再一次抬眼看向言渊,道:“昨天在给云太傅验尸之前,听云小姐说起过,着火那晚,有人喊她出府,也正是因为她当时离开了府中,才幸免于难。”

    “真有此事?”

    “昨天听云小姐随口提起,具体的,还得跟她问清楚。”

    说到这,柳若晴停顿了一下,看了言渊一眼,才继续说出了自己的想法,“我觉得,这件事不会是巧合,而是有人在放火之前,特地让云娇容离开太傅府。”

    言渊挑了挑眉,脸上染上了几分兴致,“为什么你觉得这不是凑巧?”

    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像是觉得他智商颇低一般,毫不吝啬地分析给他听——

    “你想想,他们连下人都不放过,就说明那个秘密非常重要,又怎么可能会大意到没发现云娇容不在府中,除非是他们故意放过云娇容,而且,叫云娇容离开太傅府的人,就是他们派过去的。”

    言渊的眼底,多了几分笑意,没有明确同意她的观点,却也没有反驳。

    只是,他心里却很清楚,柳若晴的分析跟他之前猜测的一模一样,只是却不知道,云娇容之所以没有发生意外,是被人有意叫出了太傅府。

    这件事,确实得跟云娇容确认一下才行。

    正巧在这个时候,靖王府已经到了,还没下车,管家已经站到了马车外,“王爷。”

    苍老的声音中,透着明显的焦急,言渊的脸色变了一下,问也没问,便拽起正准备下马车的柳若晴,“跟本王走。”

    “喂,去哪里啊,喂!”

    柳若晴的手腕被言渊拽得生疼,看着他脸上焦急的模样,像是遇上了什么大事似的。

    “言渊,你干嘛呀。”

    柳若晴被言渊这么用力拽着,有些莫名其妙,顿时,一股怒气从心头窜了出来。

    这人简直莫名其妙,刚刚还对他有点好印象,现在,去他大爷的好印象。

    柳若晴挣脱不开言渊的手,被他强行拽上了马背,任凭她怎么挣扎,都没用。

    “御医过去了吗?”

    “御医已经候在那边了。”

    管家的话音刚落,柳若晴只觉得身下的马,像是马尾上点了火药,蹭了一下就冲出去了。

    要不是她身后有言渊挡着,她现在估计也已经飞出去了。

    这抽什么风,需要这么着急吗?

    还有,抽风还要捎上她干嘛?既然捎上了她,总得告诉她怎么回事吧。

    坐在马背上,柳若晴被颠得生疼,越是颠得厉害,她心里骂娘、的情绪也就越激动。

    “言渊,你到底要带我去哪里啊,我去你大爷的,你慢点啊,我的屁股要颠得开花了……”

    “言渊,你放我下来,听到没有,言渊……”

    “……”

    尽管柳若晴一路上什么粗狂的话都骂出来了,可言渊丝毫没有慢下来的意思。

    很快,飞驰的烟马在一座极为偏僻的别院前停了下来。

    “下来。”

    言渊率先跳下马,给不给柳若晴休息的机会,直接伸手,将她从马上拽了起来,柳若晴差点因为没站稳而摔个狗吃屎。

    “我去你大爷啊!”

    她气得面色绯红,揉着酸痛的臀部,被言渊硬生生地往别院里面拉进去。

    因为刚才太过生气,柳若晴根本没注意到别院门口匾额上写着的大字,现在看这四周清静得犹如世外桃源的样子,又见言渊这紧张得像是老婆生孩子的模样,顿时明白了什么。

    原来渣男在外面养的小老婆住在这里,这环境倒是不错,虽然没有靖王府那么气派,可环境清幽,冬暖夏凉,绝对是个居家生活的好去处。

    对了,上次这家伙也是听管家说了什么就急匆匆地从王府离开了,想必也是来这里吧?

    难不成……真的被她说中了,小老婆要生孩子了?

    对了,刚才言渊不是还问管家御医去了没有吗?

    这小老婆可以啊,都能出动御医了。

    不过,渣男带她来小老婆这里做什么?打算跟她摊牌示威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