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059.拿她的血解毒
    第59章059.拿她的血解毒

    柳若晴的心里,多了几分好奇,完全忘记自己还在发火当中,被言渊一路拽着到了后院一座极为阴凉的别院里头。

    推门进去,里头坐着一大夫打扮的老人,正在给床上躺着,看上去十分虚弱的女孩子在把脉,应该就是御医了。

    柳若晴的目光,带着几分八卦地朝床上的女子投了过去。

    她的脸色,十分苍白,没有半点血色,只有唇角,占着滴滴微红,应该是刚刚吐了血。

    她微微合着双目,似醒非醒。

    虽然一脸病入膏肓的病容,可并不掩饰她那张绝美的容颜,所有曹雪芹书中形容林黛玉的字句,都放在她身上也不为过。

    柳若晴盯着她,静静地看了几秒钟,也没去想自己被拉来这里到底是做什么。

    她一直看着床上的女孩子,惊讶地发现,这女子的眉宇之间,跟言渊竟然有几分相像。

    柳若晴挑了挑眉,都说了夫妻之间相处得久了会影响五官,越来越有夫妻相,看来是真的。

    这对姘头竟然长得还有几分神似。

    柳若晴在心中暗暗打趣道,御医已经在这个时候探完脉,目光,朝柳若晴看了过来,脸上掠过一丝异色。

    虽然这样的异色很快便消失不见了,可柳若晴还是清晰地捕捉到了。

    看来这御医给言渊的小老婆看了很长时间的病了,他是不是也在惊讶言渊竟然堂而皇之地把她这个大老婆带过来?

    “卑职参见王爷。”

    “裳儿怎么样了?”

    言渊拧着眉,目光,朝床上病容浓重的女子看了过去,眼中那显而易见的心疼,连柳若晴看着都不禁啧啧称叹。

    真没想到,这面瘫脸也会心疼人,看来,他们之间是真爱。

    虽然小三可恨,可在此时的柳若晴看来,她一点都不计较,言渊越是紧张心疼这小三,她就越容易摆脱这靖王妃的身份。

    “王爷,就像卑职之前说的,公主每毒发一次,离死亡就更近了一步,如果再不解毒的话,恐怕……”

    公主?

    柳若晴一愣,目光又一次惊诧地朝床上的女孩子看了过去。

    这小老婆还是个公主呢?难道也像她一样,是哪个国家的公主?

    啧啧啧,她现在真的相信,这个世界是有真爱的,堂堂一国公主,都愿意千里迢迢给言渊当小三,没名没份也没怨言。

    也不知道言渊这小子哪根筋不对,有个真爱在这里不要娶,非要娶柳天心,还要拿一块封地去换。

    难不成……皇嫂不同意?

    切,怎么可能,一看就知道言渊这小子不是个听话的料,别说是皇嫂,惹毛了他,皇帝的话他也未必听。

    柳若晴在心里兀自腹诽着,突然间,手腕被言渊拽起,拉到桌边,“人,本王已经带来了。”

    话音刚落,柳若晴还没来得及想明白言渊这话什么意思,便见他拿起桌子上的匕首,朝她的掌心狠狠地划了下去。

    “啊!”

    尖锐的惨叫声,在房间内响起,柳若晴难以置信地瞪大了双眼,看着言渊那绝冷的面容,没有丝毫犹豫的样子,就这样,拿着匕首划破了她的掌心。

    一瞬间,鲜血直流,她甚至连反应的余地都没有。

    御医想也不想,就拿起桌子上的碗,接着她掌心处滴下来的血。

    柳若晴甚至忘记了反应,只是傻眼地看着言渊面不改色的样子,似乎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有多么可恶,只是看着太医,冷冷地问出声,“够了吗?”

    那声音,冷到了极致,就像是冬日里刺骨的寒风,听得柳若晴都禁不住打了个冷颤。

    她发现,言渊远比她想象得还要冷血,几乎是冷到骨子里的。

    甚至,一个人在他眼底,只要他不在意,就完全可以当成是一件物品,哪怕她现在的身份是他的老婆也一样。

    她不知道自己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只是让她觉得,言渊有些可怕。

    “王爷,卑职这就下去给公主煎药试一试。”

    御医没有直接回答言渊的问题,血只是药引,多少血量,得试过才知道。

    御医下去之后,言渊紧张的神色也没有缓和下来,目光,朝床上躺着的女孩子看了一眼,表情显得格外凝重。

    而终于,言渊注意到了来自他身侧的目光,脸色微微变了一下,侧目看向柳若晴,她的眼神,看上去有些古怪,没生气,也没伤心,却平静得让他莫名心慌。

    “等裳儿的毒解了,你想要什么,本王都给你。”

    他原本可以说得理直气壮,可也不知道为何,所有的理直气壮,在面对柳若晴此刻的眼神时,都让他失去了全部的底气。

    “解毒?”

    柳若晴找回了自己的声音,掌心中还在滴血,她看着言渊,眼神中有疑惑,有鄙视,也有隐隐流露出来的气愤。

    “去你大爷的解毒,拿我的血给你姘头解毒?你自己的血干嘛不用!”

    终于,柳若晴压在心头的怒气爆发了,甩开了言渊抓着她手腕的手,看着他微拧的眉头里淌出来的不悦,她顺手扯过边上的纱布绑住了自己流血的伤口。

    狠狠地瞪了言渊一眼,转身往外走,却被言渊给抓住了。

    “裳儿的毒还没有解,你不准走!”

    他的眼底,带着不容抗拒的神色,甚至完全不给柳若晴反对的余地,气得柳若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姘头中毒了还是死了,关我屁事,要用血,用你自己的就好了,老娘有什么义务给你姘头解毒!”

    柳若晴气得恨不得上去狠狠踹言渊几脚,去他大爷的渣男,为了小老婆,竟然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来了。

    她再一次用力甩开了言渊的手,往外走去,嘴里还大骂着,“我告诉你,这个靖王妃,老娘不干了,我求求你,你赶紧回去休了我,把你这姘头娶回王府吧,老娘伺候不起,更没有那么多的血拿去伺候她。”

    言渊的眉头,在听到她说要他休妻的时候,蹙了起来,深邃的眸子里,染上了一层怒火,拽着她手腕的力量,加重了几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