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060.十公主言裳
    第60章060.十公主言裳

    “休了你?你以为本王娶你是娶着玩的吗?柳天心,本王用一块地换你过来,不是让你想走就走的。”

    柳若晴突然间从言渊的话中,捕捉到了什么重要的信息,她抬起眸子看向言渊,突然间,笑了起来。

    眼底,却没有一丁点的笑意,只有充满讽刺的嘲笑和鄙夷,“我说呢,放着你的心上人不娶,非要拿块地换我过来,敢情是为了救你心上人呢。”

    那个倒霉运的天心公主也真是日了狗了,亲爹为了块地把她卖了,亲“老公”还要拿她的血去救心上人。

    她不逃婚才怪,更倒霉的就是她了,什么好处都没捞着,现在还得把命系在裤腰带上过日子。

    言渊看着她眼底的鄙夷,心里头,蓦地动了一下,似乎不是很想看到从她眼底流露出这种看他的眼神。

    可是,裳儿能不能活下去,只有柳天心这样一个希望了,他绝对不能在这件事情上有半点犹豫的余地。

    柳若晴见他看着她不说话,很显然是以为他默认了,心中对柳天心的同情和对言渊这种渣男行为的鄙视,让她心头那团“正义之火”燃烧得更加旺了。

    狠狠地将手重新抽了回来,她尖细的指尖,指着言渊沉冷的面容,道:“我告诉你,言渊,我不是你想娶的那个柳天心,你不是要救你姘头吗,你爱找谁找谁去,老娘我才不奉陪。”

    说完,打开房门,大步迈了出去,门,重重地被甩上了。

    她发誓,如果她现在还待在房间里的话,她体内的洪荒之力一定会爆发,压都压不住。

    “来人,把柳天心拿下。”

    还没跨出院子,便传来言渊绝情的声音,没有半点顾念夫妻的情分,柳若晴庆幸自己没爱上这言渊,不然,看着他为了小三这样对待自己,估计连死的心都有了。

    才跨出小院的大门,十几个侍卫便拦在她的面前,一个个手持刀刃,将她围成了一团。

    柳若晴勾起了唇,朝那十几个侍卫看了一眼,眼底尽是不屑。

    “就凭你们几个也想对付我?言渊娶我之前,没打听清楚吧。”

    她的口气,也充满了嘲讽的味道,言渊从房间里出来的时候,刚好听到了这句话。

    眼眸抬起,见柳若晴丝毫没有将那几个侍卫放在眼里,兀自往外面走去。

    阳光下,缠在掌心上的纱布,渗着鲜红的血,看上去有些刺眼。

    言渊的眉头,皱了一下,不过很快便松开了。

    他看着柳若晴轻轻松松地便将那几个侍卫打倒在地,脸上依然面不改色,没有半点吃力的样子。

    这里的侍卫虽然不如皇宫内那些顶尖的御林军,可也毕竟是皇家护卫,却被这样三两下就给解决了。

    言渊的心里有些惊诧,虽然之前就知道柳天心有武功,而且绝不弱,可也没想到,这十几个精心挑选出来的护卫竟然会被她这么轻易就解决掉了。

    他甚至觉得,自己对自己这个新婚妻子一点都不了解,就连她的武功到底高到什么程度都不清楚。

    她就像是一个看上去浅显易懂的谜,可真正去解的时候,又发现始终找不出一个准确的答案。

    言渊愣了半晌,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只留下那十几个侍卫躺在地上呻吟,却早已经不见柳若晴的影子。

    就在这个时候,太医已经端着熬好的调配好的药走进来,看到那些倒在地上的侍卫,先是愣了一下,而后,快步走了上去。

    “王爷,药已经好了。”

    “快拿进去。”

    无心在柳若晴身上停留太久,言渊随御医转身紧了屋。

    侍女扶起床上纤弱无力的女子,将药轻轻喂入她的口中,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盯着那女孩子的脸色,等所有的药都喝完了之后,女子的脸色依然苍白,没有任何变化。

    言渊的脸色,有些失望地往下一沉,“御医,快看看。”

    “是,王爷。”

    御医赶忙拉过女子的手把脉,脸色,在下一秒,也跟着沉了下来,同时,脸上还有些不可思议的惊讶之色。

    “不可能,怎么会这样?”

    “到底怎么回事?”

    言渊低沉的嗓音中,有了明显的不耐和烦躁。

    “王爷,这次的药,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公主心脉,还在继续缩小。”

    “为什么会这样?是不是柳天心的血量还不够?”

    言渊的眉头,拧得更深了一些,却见御医摇了摇头,“不太可能,天心公主的血,本身就有解百毒的功效,就算是不够,只能说暂时解不了公主的毒,不可能连一点效果都没有。”

    言渊的表情有些凝重,抿着薄唇,沉默了几秒钟后,道:“柳天心的血真能解百毒?”

    “卑职绝不敢妄言,当年,天心公主的母亲中了一种奇毒,御医全部束手无策,当时,卑职的师兄就是西擎的太医院首席御医,师兄就是用卑职如今配的这剂药方,加上天心公主的血做了药引,才给她母亲解了毒,这事,整个西擎上下的人都知道,卑职绝不敢欺骗王爷。”

    听完御医这番话,言渊又一次陷入了沉思,他知道太医绝不敢拿这种事开玩笑,那就是……柳天心有问题。

    言渊的眼眸,倏然加深了几许,想起了自己曾经怀疑过却又一闪即逝的想法,此时,在他的脑海中,加重了色彩。

    “九哥。”

    虚弱的声音,在房间内低低地响起,将言渊的沉思给打破了。

    敛去了心中的疑虑,他快速走到床边,坐了下来,“怎么样,裳儿,还疼吗?”

    言渊的声音,不知觉间,软了几分,眼底满满的心疼。

    言裳,言渊一母同胞的亲妹妹,东楚国十公主,也是言渊唯一的妹妹。

    言家这十个兄弟姐妹当中,言朔的父亲年纪最大,跟兄弟姐妹之间,更多还有长兄为父的威严。

    再加上,除了先皇之外,只有言渊和言裳是先太后所生,其他那些王爷公主都是后妃庶出,在身份上,自然也就没有他们三个人这么尊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