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章 061.狠狠咬他
    第61章061.狠狠咬他

    其次,便是西宫皇贵妃所生的八王爷言绝。

    在东楚,向来子凭母贵,母亲身份尊贵,身为皇子皇女的地位自然也就不同。

    言朔的父亲当了皇帝之后,他那些弟弟当中,除了言绝跟言渊之外,其他各王都去了自己的封地,除了重大盛典之外,几乎不踏入京城。

    而十公主言裳,一是因为先皇亲妹,而且是兄妹中年纪最小,自然是最得兄长爱护的,先皇去世之后,除了言绝之外,言裳跟言渊的兄妹关系就最亲了。

    再加上是皇帝的亲姑姑,身份也十分尊贵,言渊对这个妹妹更是爱护有加。

    十年前,八岁的十公主突然间身中奇毒,每次毒发,她的心脉便会缩小,十年来,皇家费了多大的力气为言裳寻找解毒的名医未果。

    直到数月之前,太医院才找出了解毒的办法,那药引,便是西擎国公主柳天心的血。

    言渊最后以一块封地以联姻的方式换了柳天心,目的,自然是为了救他的妹妹。

    “九哥,我不要吃药了,这些药,真难吃。”

    言裳皱着眉,耍起了小孩子脾气。

    从小,她就任性妄为,可因为年幼,皇家上上下下都对她宠爱有加,所以脾气自然也十分任性。

    可她最听言渊的话,再任性的时候,言渊说什么,她都会听从。

    所以,一直以来,药再难喝,她都会忍着喝下去,可是,这种日子,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

    虽然皇兄和太医都没明说,她心里也清楚,她估计熬不了多久了。

    言渊故作不悦地板起了面孔,道:“上次你答应过九哥,要乖乖吃药,怎么这一次又不听话了?”

    听言渊不高兴了,言裳的眸子便垂了下来,“九哥,我听话就是了,可是,那药真的很难吃嘛。”

    “乖,再过几天,你的病就好了,到时候,你不但不用再吃药,还能出去玩,跟正常人一模一样。”

    “真的吗?”

    言裳的眼底,亮起了一丝让他不忍心否认的光芒,强颜欢笑地点了点头,“皇兄什么时候骗过你?”

    听言渊这么说,言裳自然喜笑颜开,言渊的话,她向来选择无条件相信的。

    “你现在乖乖躺着休息,九哥还有事,先走了。”

    “嗯。”

    言裳听话地点点头,目送着言渊离开之后,眼底还因为言渊刚才那话而流露出了满心的期待。

    十年来,她等着这一天,等得太久了。

    出了公主府,言渊的眼眸便垂了下来,原本就冰冷的眼底,在此时更是添了几许凉意。

    靖王府——

    “王爷。”

    “叫齐风去书房见我。”

    “是,王爷。”

    管家转身要走,却被言渊给叫住了,“等等。”

    “王爷还有何吩咐?”

    言渊抿着薄唇,沉默了几秒后,道:“柳天心回来了吗?”

    “王妃已经回来了。”

    “嗯,下去吧。”

    去了书房,言渊还在想着心中的怀疑。

    我告诉你,言渊,我不是你想娶的那个柳天心……

    “她说的是真话还是气话?”

    言渊拧着眉,沉着声自语,指尖,有意无意地在桌子上敲着。

    “王爷。”

    书房外,低低的声音,带着几分敬畏,打破了言渊的思绪。

    “进来。”

    书房的门被推开,一名侍卫打扮的人从外面走了进来。

    “王爷找属下有何吩咐?”

    言渊垂着眸子,沉思了两秒,而后抬眼看向那侍卫,道:“齐风,你去一趟西擎,去查一件事。”

    说着,凑到齐风的耳边,说了几句。

    “是,王爷。”

    “这件事,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是,王爷,属下这就去办。”

    “嗯。”

    齐风离开了书房之后,言渊的目光,透过书房的窗户,朝东苑的方向投去一眼,而后,走出书房。

    打开房门的瞬间,他又停下了脚步,犹豫了几秒钟,重新回到书房内,拉开了其中一个柜门,取出一个白色的小瓶子,而后才关门离去。

    回到东苑的柳若晴,心里还是堵着一团火,看着自己受伤的掌心,那划痕还有些深,只要稍稍动一下,就扯着疼。

    “那个挨千刀的言渊,下手竟然这么重。”

    她吹了吹发痛的掌心,想到昨晚自己对那个贱人的改观,就觉得自己秀逗了。

    像他那种人,分明就是狗改不了吃屎,昨晚主动把床让出来给她,八成是鬼上身了,她竟然会觉得他变好了。

    这种情况,比太阳从西边出来的可能性还小嘛。

    门,突然间被推开了,柳若晴原以为是小月,连头都没有抬一下,只是那行走的脚步声,让她发觉出了几分不对劲。

    抬起头来,见是言渊,脸色立即拉了下来,“干嘛,是不是我那点血还不够给你的姘头解毒?”

    她的言语,毫不掩饰的讽刺,看言渊的眼神,都是显而易见的鄙夷。

    出乎她意料的,言渊竟然一点都不生气,而是走到她面前坐了下来,把手中拿着的小瓶子放到她面前,“御医特制的金创药,擦上去吧。”

    柳若晴用眼尾睨了他一眼,嘴角不屑地瘪了瘪,一副“谁稀罕”的样子,道:“怎么?怕我的血受到感染会影响了给你姘头解毒的药性吗?”

    言渊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也不跟她废话,拿过小药瓶,二话不说地拉过她的掌心,自然是引来她本能的反抗。

    “干嘛?还想要我的血呢?她是你姘头,可不是我姘头。”

    “你能闭上嘴吗?”

    言渊没好气地打断了她的话,眼神懒懒地从她充满鄙视的脸上扫过。

    柳若晴还想反驳,却见手中包裹着的纱布被言渊解开,她本能地想到抽回,却被言渊拽得紧紧的。

    “言渊,你别想再从我这里挤走一滴血,你放手,你给我放手听到没有,你再动手小心我咬你,我真的会咬你……”

    她带着警告的口气看着言渊,可那话却让言渊听着丝毫没有半点威胁的能力。

    见言渊停下手中的动作,当着她的面,轻轻卷起袖子,露出了强而有力的臂弯,“咬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