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章 062.理直气壮地耍赖
    第62章062.理直气壮地耍赖

    他将手递到她面前,眉毛轻轻一挑,反倒是将柳若晴所有到了嘴边的话,全部给噎住了。

    她傻眼地盯着伸到自己面前的这只精瘦的手臂,又眨巴了两下眼睛,看着言渊完全不似开玩笑的表情,在下一秒,心里重重地呸了一声。

    激她?姑奶奶我还偏就经不起激!

    “你以为我不敢?”

    她挑眉,挑衅地看了言渊一眼,下一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度,抓住言渊的手臂,狠狠地咬了下去。

    想到自己被她狠心划下去的掌心,那牙齿间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

    “你这个死女人,你真咬!”

    “你也没说是在跟我闹着玩,我就当你说真的咯。”

    她眨巴着双眼,无辜地看着言渊铁青的脸色,眼底带着几分得意,却是皮笑肉不笑,道:“我哪知道王爷这么不苟言笑的人,也会跟我开玩笑嘛。”

    言渊看着柳若晴那一脸无辜的笑,明知道她是装的,却拿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看着自己被她咬出的牙齿印,还渗出了深烟色的血液。

    这个死女人,下口还真是没省下一点力气。

    “现在大仇得报了吗?”

    言渊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开口,伸手,拽过她被他划伤的手掌心,将金创药倒了上去。

    当时他确实是太紧张裳儿了,下手确实狠了一些。

    看着柳若晴掌心上那一道显眼的血痕,言渊发现,一向铁石心肠的自己,竟然有了几许小内疚。

    柳若晴看着他突然间变得这么好心,首先想到的就是他没安好心。

    她现在可是对这只黄鼠狼看出经验来了,她是不会再相信他的。

    “你不要以为打了我一巴掌又给我颗糖吃,我就会以为你转性了,不就是想再从我这里搞点血去救你姘头嘛,我才不会上你的当。”

    她抖着脚,又恢复到了那玩世不恭的痞子样,却再一次引来了言渊没好气的眼神。

    “本王想要用你的血,还需要讨好你?”

    声音平淡,语气也没有任何节奏,却愣是让柳若晴听着,背脊发凉。

    顿觉自己就像是一只掌握在言渊手中待宰的羔羊,只要他有时间,随时会将她剁成羊肉泡馍。

    “唉。”

    她有些认命地长叹了一口气,“突然间觉得,本姑娘的生活,不用敲锣打鼓,都充满了节奏感。”

    言渊的唇角,抽了两下,也不知道这个女人脑子里装的是什么,说话总是自带笑点。

    就是看着她这副垂头丧气的沮丧模样,都让他有一种忍不住想笑的冲动。

    他一向是一个很善于控制情绪的人,可在这个女人面前,不论喜怒,他好像都被她轻易掌控着。

    想着想着,他突然间有些发愣。

    柳若晴见言渊突然间不说话,直觉告诉她,这个男人又在不怀好意,她防备地盯着他的表情,想到了言渊要她血的原因,想必是因为那柳天心的血有什么功效吧。

    可她不是柳天心,一旦那小老婆的病没好,她不就穿帮了?

    我靠!不得了,不得了,差点把这事给忘了。

    这渣男突然间善心大发拿着宫廷秘制的金创药来给她疗伤,不会是想试探她吧?

    是不是他已经开始怀疑她是假冒的了?

    “裳儿是本王的妹妹。”

    就在柳若晴在心中暗叫不妙的时候,言渊突然间冒出了这个话,让柳若晴原本就凌乱的思路,瞬间被他给打断了。

    “切,每个男人都跟自己暧昧的女生称兄道妹的。”

    我信你的鬼话,我还不如去相信一只鬼来得实在。

    柳若晴在心中吐槽了两句,倒也惊讶这家伙为什么突然间跟她解释这个。

    他跟他姘头是兄妹还是相好,她可没兴趣知道。

    言渊拧了拧眉,对这个女人脑子里装得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实在是无力苟同。

    一口一句姘头叫得这么欢,现在又变成暧昧对象?

    她脑子里装得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裳儿是本王的亲妹妹,同一个爹娘生的亲妹妹,懂了吗?”

    这一次,倒是柳若晴傻眼了,看着言渊脸上那一副恨不得翻白眼的样子,她足足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

    “什……什么?你姘头是你亲妹妹啊。”

    言渊拧了拧眉,听着她这话就十分别扭。

    “她什么时候成了本王的姘头了?”

    他咬牙低吼,也恼火自己为什么要这么莫名其妙地跟她解释这一通,除了找气受之外,他真的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多此一举。

    柳若晴被他这么一吼,倒是有些理亏了,由始至终,她都没想过,那病怏怏的女孩子是言渊的亲妹啊,之前不是都没见过她么。

    “谁让你去见她的时候鬼鬼祟祟的,我当然以为她是你姘头了。”

    她还是不忘记为自己的脑回路辩解道,言渊的脸色,比起刚才更加烟了几分。

    “本王鬼鬼祟祟?你哪只眼睛看到本王鬼鬼祟祟去见她了?”

    “我……”

    诶?好像真没有,每一次,他都是光明正大地当着她的面跑去找人家的,其他场面好像都是她自己幻想出来的。

    “那……那我又不知道你还有个妹妹,把她想成是你的姘头也是正常的嘛。”

    她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辩解着,看着言渊铁青的脸色,她丝毫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对,甚至还恬不知耻地责备言渊。

    “谁让你之前不告诉我的?你拉我去找她的时候,不是可以顺便告诉我吗?”

    她挺了挺腰板,让自己看上去理直气壮一些。

    言渊发现,跟这个女人发火,就是在自己找罪受,除了生闷气伤肝之外,对这个女人来说,根本没有任何影响。

    深深地吸了口气,他压着自己心头随时窜出的那团火,道:“门口挂着的公主府三个字你看不到?御医叫她公主的时候,你听不到?”

    言渊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个女人的弱智给传染了,竟然还会耐着性子去跟她争论这个毫无意义的话题。

    “……”

    还真别说,当时,她被言渊给气得头昏脑胀,她哪有什么心思去看公主府牌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