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章 063.是你妹又不是我妹
    第63章063.是你妹又不是我妹

    更何况,御医叫她公主的时候,她不是以为人家也像她一样,是来自异国的小公主嘛。

    “就算她是你亲妹又怎么样,你亲妹又不是我亲妹,凭什么要用我的血给她治病?”

    “你……”

    言渊这一次真的被她给气得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是铁青着脸,看着她理直气壮的样子,恨不得立刻掐死她。

    半晌,他的唇角,勾起了冰冷又残忍的笑,道:“你不是很好奇本王为什么不喜欢你还要花大价钱娶你吗?你的用处,就是拿来替裳儿解毒。”

    说到这,他突然间停顿了一下,唇角勾着那一抹残冷的笑,让柳若晴闻到了几分血腥味。

    “如果让本王知道你连这点用处都没有的话,本王会让你知道你的下场是什么。”

    言渊的话,让柳若晴猛地打了一个激灵,或许是因为心虚的缘故,她总觉得言渊这是话里有话,好像是察觉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不行,得赶紧找出应心锁的关键回到现代去,不然的话,她一定会被言渊给玩死的。

    云太傅被杀一事,在朝中引起了轩然大波,好多跟云太傅之前政见不合的人,更是担心自己会因此而受牵连,朝中上下,不管是哪一派,都希望这一次的案件能尽快查清楚。

    靳都是东楚的京城,从言渊的父亲打下江山开始,如今已经历经三朝,三代帝王励精图治,让如今整个东楚的天下,成了各国之中趋之若鹜的第一大国。

    可这看似太平繁荣的东楚天下,却也有些不太平的地方。

    靳都郊外,杂草荆棘遮盖着的地方,是一个仅能一人通过的小洞,沿着小洞的隧道走进去,却是别有洞天。

    这里,聚集了上百号江湖中人,一个个面容严肃,眼底的戾气甚重。

    “好不容易解决掉了云元博,你们竟然放过了他的女儿,你们到底想要做什么?”

    一个低沉的嗓音,在厅内大声呵斥着,阴戾的目光投向眼前一名看上去不到二十多岁的男子。

    男子的目光,懒懒地投向他,面对他的质问,丝毫没放在眼里,甚至,那立体的薄唇下,勾起了一丝嘲弄。

    “这是我的事,轮不到你来质问我,也请你搞清楚你的身份,这里没有你质问的余地。”

    “你……”

    中年男子双目赤红,看着那年轻男子,道:“好,我不问,如果这件事被皇帝查出来,我没好下场,你们也别想好过。”

    那年轻男子一脸的不以为意,修长干净的指尖有意无意地拨弄着,眼眸漫不经心地眨了两下。

    而后,目光投向面前的中年男子,“你放心,牵连不到你,不过,有件事本座要提前警告你,别想动云娇容一根毫毛,否则,后果你一定承担不起。”

    那中年男子从未这样被人威胁过,气得脸色铁青,额头上的青筋凸得也越来越明显了。

    可他终究还是没敢发火,冷哼了一声,转身拂袖而去。

    那男子身边的一名妇人在那中年男子离开之后,走到他面前,低声道:“少主,如今太傅府已经化为灰烬,您接下去还有什么打算?”

    男子原本漫不经心的脸色化作了严肃,薄唇,抿成了一条线,“如今,言渊和言绝两兄弟,暗中一定在寻找我们的下落,传令下去,暂时先不要轻举妄动,这一切,还得从长计议。”

    “是,少主。”

    “对了,太傅府那边,你回不去了,就安心呆在这里吧。”

    “多谢少主。”

    承德宫——

    太傅府出事到现在,已经有十来天了,云娇容的情绪,也已经逐渐平复下来。

    这段日子,她一直住在承德宫里头,名不正言不顺,虽然没人敢当面说什么,可私底下,肯定也已经对她议论纷纷了。

    云娇容坐在后花园里,想着自己以后的日子,突然间觉得彷徨又迷茫。

    身后,传来熟悉的脚步声,她垂放在腿上的指尖,悄然颤动了两下,而后,佯装平静地回过头来。

    “参见皇上。”

    她起身行礼,眼眸低垂着,抿着薄唇,秀眉轻轻蹙起,似乎每一次面对言朔的时候,都会让她有一种无所适从的感觉。

    “起来吧,容儿。”

    言朔上前欲扶她,却被她不动声色地躲开了。

    言朔的手,悬在半空中,有些尴尬,也有些无奈,可似乎早就习惯了似的,他也只是轻描淡写地轻笑了一声,将手收回,在云娇容身边坐了下来。

    “容儿,有件事,朕想问问你,你仔细回答朕。”

    “皇上请说。”

    “朕听九婶说,太傅府着火那天,你被人叫出了太傅府,有这件事吗?”

    云娇容听言朔问起这个,心底一惊,虽然有些纳闷言朔为什么会特地问起这个,她还是认真地点了点头。

    “你把当日之事详细跟朕说说看。”

    云娇容沉默了片刻,眼底掠过一丝痛苦,看得出来,她还是不敢回忆起当日之事,对她来说,让她仔细去回忆那些她不想再去回忆的痛苦,无疑是十分残忍的。

    言朔的眉头,心疼地拧了起来,伸手握住她的手,柔声道:“如果想不起来了,就别想了。”

    “不是,我想得起来。”

    云娇容摇摇头,拒绝了言朔的好意。

    有些事,不是逃避就能解决的,或许她真正去面对,才能从失去双亲的痛苦之中走出来。

    她调整了一下情绪,闭上眼,回忆起那天的情景,尽管那大火冲天的场面,就像是一把燃烧正热的烙铁,往她的心口上狠狠地烙了一遍又一遍,可她还是咬牙忍了过去。

    “那天,晚饭过后,奶娘过来跟我说,爹爹派人来叫我去儒林斋,那里到了好多上好的字画,爹爹知道我喜好那些,我们经常一起去,所以那天奶娘来告诉我,我没多想就去了。”

    她拧起了眉,努力地回想着每一个细节,“我去了儒林斋后,却并没有见到爹爹,儒林斋的伙计说,爹爹暂时离开了一会儿,让我在那里等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