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章 064.诚恳到连自己都信了
    第64章064.诚恳到连自己都信了

    “我不知道等了多久,就睡着了,后来是那店里的伙计把我叫醒的,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亥时了,伙计说,爹爹还没有过来,我想爹爹可能临时有事忘了就先回去了,回到太傅府的时候……”

    云娇容没有再说下去,脸色,甚至变得极为苍白,双手,紧紧地攥着身侧的裙摆,十分用力,像是在竭力忍受着什么。

    云娇容这一番话说完,言朔已经捕捉到了一些至关重要的信息,只不过,看云娇容这个样子,他又不忍心继续问下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云娇容的情绪,平复了许多,她重新抬眼看向言朔,问道:“皇上,这事跟我爹爹的死,有什么联系吗?”

    云娇容平静了之后,重新回想起当日的情景,确实感觉到有几分不妥。

    言朔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嗯。”

    云娇容愣了一愣,跟着,一脸的不可思议,道:“那天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爹爹不是个做事没有分寸的人,就算他真的临时有事情要回府去,应该也会派人通知我一声,可那天,他由始至终都没出现过……”

    这还是其次,那个时候,云太傅应该已经是遭遇了不测了,可那个儒林斋的伙计却说云太傅让容儿在那里等他,而容儿竟然在儒林斋睡着了?

    言朔的心里,有着太多的怀疑,似乎所有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很不对劲。

    云娇容说着说着,似乎是察觉到了什么不对劲,可偏偏那不对劲在她脑子里一闪而过,什么都捕捉不到。

    言朔沉默了片刻之后,抬眼对云娇容道:“好了,你好好休息,这件事,朕会派人查清楚,你别再想了。”

    “嗯。”

    “朕先去处理一些事,你好好休息。”

    言朔起身准备离开,却被云娇容给叫住了,“皇上。”

    言朔回头,见云娇容有些欲言又止地张了张嘴后,道:“我想见见靖王妃。”

    “见九婶?”

    “嗯。”

    云娇容点点头,“我想靖王妃陪我去街上走走散散心也好,一直在皇宫里待着,我也怕影响了别人的心情。”

    她这般开口,而言朔见云娇容难得主动提出要出去散心,自然是有些喜出望外,当下便立即道:“朕马上派人去请九婶进宫。”

    “不用了,皇上,我自己去靖王府找王妃就行。”

    “那朕派人陪你一起去。”

    云娇容本想拒绝,这一次却被言渊打断了,“容儿,不准再拒绝朕。”

    言朔的眼神,深了几分,灼热又深邃,让云娇容到了嘴边的拒绝之词,硬生生地给吞了回去。

    “要么,朕陪你去,要么,朕派人陪你去,你自己选。”

    云娇容抿着唇,垂眸沉默了几秒钟后,无奈地点了点头,“好吧。”

    前往靖王府的路上,是要经过太傅府的,虽然太傅府如今已经被清理干净了,可被大火烧过的痕迹还是十分明显。

    云娇容路过太傅府的时候,眼眶瞬间红了一圈,尽管她竭力忍着,身子还是有些许的颤抖。

    靖王府——

    “公主,您拿着这个应心锁看了几天了,这不就是一个锁嘛,还能看出什么名堂来?”

    “你不懂,不把这名堂给看出来吗,本姑娘就回不去了。”

    柳若晴的话,引得小月瞪大了双眼,眼中染上了几分淡淡的不安,“公主,您还想着回西擎呢。”

    “不是,我是要回……”

    柳若晴随口到了嘴边的话,很快便收了回去。

    妈呀,差点又说漏嘴了。

    小月的眼眶,因为害怕而红了一圈,“柳姑娘,奴婢知道皇上逼着您代替我们家公主嫁过来,这个行为是有些过分,但是,如果您离开的话,王爷一定会起疑,如果让王爷知道他受骗了,王爷一定不会放过我们的,柳姑娘,奴婢求求您,您可千万别走呀。”

    小月说着,便在柳若晴面前跪了下来,那梨花带雨的样子,看得柳若晴一脸的头疼。

    姐姐呀,不是我要不要走的问题,而是,就算我留在这,言渊也已经起疑了好吗?

    我总不能为了你们,牺牲我后半辈子的幸福吧,我才十八岁呀。

    这一番话,柳若晴只敢在心里说说,她要真说出来,小月绝对会哭晕过去。

    “好了,好了,你起来吧,我也就随口说说,我能去哪里呀,言渊要是知道我逃了,还不得全国通缉我,凭他那能耐,我躲到地底下,他都能给我挖出来。”

    柳若晴这话,说得特别诚恳,诚恳到连她自己都差点信了,别提小月了。

    当下便立即面露笑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多谢柳姑娘。”

    “起来吧。”

    柳若晴伸手,将小月扶起,跟着,拿着应心锁往外走。

    “上次或许时机不对,再试一次。”

    她拿着应心锁轻声嘀咕着,这一次,刚走出房间,便看到楼下管家进了院子,急匆匆地朝这边走来。

    “老徐?”

    柳若晴很少看到管家在言渊不在的时候进东苑,而且还这么着急。

    正纳闷着,管家已经上了二楼,走到拐角处,看到柳若晴正站在楼台前,便立即迎了上去。

    “王妃。”

    “什么事,老徐?”

    管家被柳若晴对他的称呼愣了一下,跟着,才道:“王妃,云小姐来了。”

    “云小姐?”

    柳若晴一愣,有些不敢相信,“云娇容?”

    自从上次跟她在皇宫里的一番谈话之后,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了,她倒是真没想过云娇容那闷葫芦真的会来找她。

    “是的,王妃,是云小姐,她正在厅内等着您呢。”

    “我马上去。”

    这个可是她的贵人,就算以后言渊要拿她开刀,只要有这个贵人帮着,皇帝未必真会对她下手。

    总之,在想到办法回到现代之前,她得用尽一切办法保障自己的人生安全。

    云娇容坐在靖王府的大厅内局促地等着,很快,柳若晴便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

    她拘谨地起身,正准备行礼,便被柳若晴给阻止了,“好了,好了,我都说了,我最讨厌这些繁文缛节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