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章 065.儒林斋解惑
    第65章065.儒林斋解惑

    她自来熟地拉过云娇容,在椅子上坐下,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云娇容可能是在闺中待久了,不像柳若晴这么自然大方,面对她的时候,总是局促得不行。

    “王妃,娇容此来,是想烦请王妃陪我去街上走走。”

    柳若晴对云娇容这样的要求感到有些吃惊。

    这闷葫芦看她一声不吭的,她还以为她很倔呢,没想到,小丫头还挺听话,让她别闷在宫里出来走走,就真出来了。

    这倒是给了她攀交情的好机会。

    “当然没问题了,正好我也想出去逛逛。”

    柳若晴一口便应了一下来,进屋换了一套衣服之后,便跟云娇容上街去了。

    云娇容似乎是有什么目的地要去,出了靖王府,便直朝某个方向过去,那样子,哪里有逛街的样子嘛。

    “娇容,你这是想去哪呢?”

    跟了一段路之后,柳若晴终于忍不住出声问道,见云娇容指着前方的一间看上去十分气派的店铺,道:“在那边。”

    “儒林斋?”

    光听这名字,就知道是文化人去的地方,真不愧是云太傅的女儿,连爱好都这么有内涵。

    随着云娇容走进店内,果然,店铺里挂着的全是一些顶级的字画。

    柳若晴专业盗墓,对字画这一块,当然也有所研究,光看这墙壁上挂着的,就知道这创作之人造诣颇深,许多还是名家之作。

    更别提那些放在柜子上,用精美的盒子装着的,绝对是极品了。

    “云小姐。”

    掌柜的一眼便认出了云娇容,立即迎了出来,太傅府大火之事,整个京城都传遍了,掌柜的自然也清楚。

    心里倒是纳闷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这云小姐怎么还有心情过来欣赏字画。

    “刘掌柜,你可记得,当日太傅府着火那天,我父亲是什么时候来的店里?”

    云娇容看着刘掌柜,问道。

    “那天?”

    刘掌柜的眼底,带着几分迷惑,“那天,太傅大人并未曾过来。”

    “这……这怎么可能?”

    云娇容有些不相信,“那天,你们店里的伙计还说我爹爹临时离开了,让我坐在那里等着。”

    她指着其中一张椅子,对刘掌柜道。

    而一旁一直没有出声,只是顾着欣赏眼前那些名画作的柳若晴,从云娇容的语气中,总算是听出了什么。

    她就说,这丫头怎么突然间主动提出要出来逛街,看来,还是为了太傅府着火的案子。

    不过,话又说回来,云娇容的诧异跟刘掌柜的迷茫,还有云娇容口中那个伙计,倒是让这个案子变得更加扑朔迷离了。

    从字画上收回了目光,柳若晴回到了云娇容身边,替云娇容接过了话,道:“刘掌柜,你确定太傅大人当日没过来?”

    尽管已经早就料到了太傅在那天不可能会出现在这里,也是因为如此,所以,那个伙计,就成了整个案子最大的疑点。

    “是啊,姑娘,小人真的确定太傅大人那天没过来,后来看到云小姐跟她的随从进店之后,小的还很诧异,平时云小姐都是随太傅大人一起来的,那天却一个人坐在那里,也没看字画,坐了不到一炷香的时间,就睡着了,小人当时忙着招呼客人,也就没打扰云小姐,云小姐睡了好久,醒来的时候,亥时已过,云小姐才离开的。”

    刘掌柜说得这么清楚,看来对那天的事确实记得清清楚楚,见云娇容的脸上,还是疑云满布。

    只听刘掌柜继续道:“儒林斋每天都开业到很晚,亥时刚过没多久,小人准备打烊的时候,就看到远处起了大火,第二天才知道是太傅府着火了,当时还庆幸云小姐在小店里待到那么晚,才幸免于难。”

    云娇容一直愣着没有说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将刘掌柜的话听进去,柳若晴侧目看着她,见她秀眉深锁,似乎是在努力地理清什么思路似的。

    她盯着她看了好久,见她还是没出声,便开口轻轻唤了她一声,“娇容,你在想什么?”

    云娇容回过神来,眼底有些惊慌和迷茫,半晌,才勉强从口中挤出一点声音,“我那天一个人来的,身边根本没有带随从。”

    柳若晴也是脸色一变,侧目看向刘掌柜的时候,刘掌柜也是一脸的诧异。

    “啊?他……他不是您的随从吗?小人看他跟你一道进了店,还跟你说着话,之后您在那里睡觉,他也一直跟在身边,所以小人就以为他是您的随从了,后来您醒来的时候,他也是跟你一同离开的呀。”

    刘掌柜这一番话,让云娇容逐渐理清了一些思路。

    半晌,点点头,道:“是,他当时确实是跟我一起进店,一起离开的,我以为他是店里的伙计,凑巧在门口跟我碰上,离开的时候,也只是以为他送我出门而已……”

    她低低地自语着,眉头越拧越紧,而柳若晴却已经从两人的话中,捕捉到了最关键的信息。

    这也更加让她确定了当日的猜测,有人是故意在太傅府着火之前,将云娇容从太傅府叫走,目的,自然不不想让那个云娇容死。

    可云娇容的身上到底带着一个什么样的原因,让对方在连下人都不放过的前提下,却大费周章地留下云娇容的命?

    从儒林斋出来的时候,柳若晴看着云娇容始终拧着眉,表情看上去十分纠结,正想出声安抚她,却见她先开口了——

    “王妃,我怎么觉得,那个杀人凶手是故意让我离开太傅府,避开那场大火?”

    在皇宫里的时候,言朔跟她问起有人叫她离开太傅府的时候,她就已经怀疑这个了,所以才特地出宫来证实一下,眼前的一切线索,更加肯定了她最初的猜测。

    柳若晴一愣,跟着,点了点头,“嗯,我之前也考虑过这一点,只是还没来得及证实。”

    事实上,她只不过是抱着事不关己的态度,懒得去证实罢了,反正有皇帝出面呢。

    “可是……他们为什么要放过我呢?”

    “这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