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068.知道疼了
    第68章068.知道疼了

    只听得一声惨叫,眼前之人的脸上已经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

    柳若晴的唇角,得意地勾起,袖长的手指,轻轻拂过自己的脸,眼眸动人地一眨,朝对方看了过去,“反应这么迟钝,下一次这剑可不是光划你脸上了哦。”

    她看上去十分轻松,眼看着那为首的男子气得青筋凸显,龇牙咧嘴的狰狞模样,看上去十分凶悍。

    “死丫头,老子要了你的命。”

    话音落下,他随手夺过属下手中的剑,朝柳若晴刺了过去。

    恼羞成怒下,对手的速度非常快,柳若晴眼底一惊,身子快速往后一仰,才勉强躲过了这一次的攻击。

    可尽管如此,头发还是被削去了几根。

    柳若晴的心里暗叫不妙,看来是刺激到这家伙了。

    眼看着眼前的剑气一步步地朝她逼近,柳若晴虽有胜算,可也敌不住这一帮人毫无间隙的攻击。

    甚至,她发现,这些人像是在走剑阵,几个人是同进同退,一时间,她看不出破绽,只得被逼得连连后退。

    好在其中一人的剑被她夺了过去,虽然也在剑阵当中,可少了最关键的武器,这剑阵自然少了几分杀伤力。

    另一边,云娇容急匆匆地跑出来,心里一边担心着柳若晴,一边又担心着那些人追过来,一路上,她丝毫不敢有半点的停留,直奔皇宫而去。

    路上的人见她跑得匆忙,都纷纷侧目朝她看过来,她想呼救,又觉得这些平头百姓根本不可能帮她,也帮不上什么忙。

    “啊!”

    忽地,她猛地撞上了一人,极大的惯性让她差点摔倒,所幸的是来人快速伸手抓住了她,她才站稳,只是被这样一抓,她本能地吓了一跳。

    “容儿?”

    熟悉的声音,让云娇容猛地抬起头来,眼底掠过难掩的狂喜之色,像是抓住了救命的稻草一般,“皇……皇上,快……王妃她……”

    “她在哪?”

    站在言朔身边的言渊看着云娇容这惊慌失措的模样,心中蓦地一紧,一种说不出的不安,从他的眼底迅速掠过。

    他根本没有耐性去听云娇容说清来龙去脉,直接打断了云娇容的话。

    “她……”

    云娇容这才发现,自己这一路往回跑,根本没记路,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跑回来的。

    现在言渊问她柳若晴在哪里,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她人呢!”

    见云娇容傻眼了,言渊没忍住大声吼了出来,吓了云娇容一大跳,她手足无措地看着言渊,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刚……刚才……”

    言朔看着云娇容这副模样,心疼地眉头一拧,“皇叔,容儿现在吓成这样,她哪里还记得什么,我们先去找到九婶再说。”

    言朔一边说着,一边拍着云娇容的肩膀,安抚道:“容儿,你别紧张,朕在这里,你慢慢想,你刚刚是从哪里跑过来的?”

    云娇容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地回想着刚才自己跑过的路线,带着言渊他们过去。

    突然间,言渊看到前方拐角处,柳若晴捂着流血的手臂往他们这个方向走来,下唇紧咬着,看上去似乎很疼。

    言渊的眼底瞬间一亮,快速朝柳若晴的方向小跑了过去。

    “混蛋,一群人打我一个弱女子,还是不是男人,幸亏老娘跑得快……”

    柳若晴的嘴里骂咧咧着,突然眼前撞上了一人,抬眼正要道歉,却撞上了言渊暗沉深邃的眸子,森冷得令人发怵。

    “言渊?”

    她尖叫出声,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也顾不上手上的伤,道:“云娇容呢?快,快去找到她,她现在有危险!”

    下一秒,便看到云娇容在言朔身边,急急地跑了过来。

    看到云娇容安然无恙,柳若晴不禁在心里松了口气。

    幸好云娇容没事,她这一剑算是没白挨,不然,她这个皇帝靠山可就要失去了。

    “嘶——”

    这一下,她毫无顾忌地呼痛出声,她想来是最怕疼的,哪怕只是被扎了一针,她都疼得龇牙咧嘴,现在手臂上这么深的一道剑痕,没把她痛晕过去,已经算是她的造化了。

    “知道疼了?”

    言渊沉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引得她抬起了目光,看着他沉不见底的眼底,深沉得让她读不懂其中深藏的意义。

    不用去猜,柳若晴就觉得,这个人品掉成渣的王八蛋一定是在幸灾乐祸。

    哼!

    你丫就幸灾乐祸吧,等你皇帝侄子成了我的靠山,让你丫的去哪里得瑟去。

    “你试试看被十几个人追着砍痛不痛!”

    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他一眼,眼底流淌出了几分鄙视。

    这个没良心的渣男,看到自己老婆受了伤,不关心就算了,还幸灾乐祸!

    “这么中气十足,看来伤得不重。”

    言渊淡淡的声音,在她耳边轻轻淌过,气得她在心里爆起了粗口,却俨然没注意到,言渊在说着这话的同时,悄然松掉的那口气。

    云娇容看着柳若晴手臂上渗出来的血液,拧着眉头,焦急道:“王爷,王妃,先别站着了,赶紧去找个大夫包扎一下吧。”

    “还是娇容想得周到,指望某些人,说不定心里早巴望着我死了好娶个小妾回来呢。”

    柳若晴瘪瘪嘴,用眼尾鄙视地扫了言渊一眼,跟着,下巴傲慢地一扬,绕过言渊和言朔,在云娇容紧张地陪同下,走进了前面一家医馆里头。

    言渊和言朔二人走在她们身后,言朔的目光在柳若晴的身上停留片刻之后,收了回来,侧目看向言渊,笑了起来。

    “九婶好像还没搞清楚状况,皇叔你要真想纳妾,根本不需要等到她死了吧?”

    言朔打趣的眼神,引来了言渊一记没好气的眼神,并没打算理会,提步跨进了医馆。

    大夫正在给柳若晴检查伤势,将她黏在伤口上的衣服用剪刀剪开,衣服没剪开的时候倒没什么,当伤口完全露出来的时候,柳若晴伤口上的皮肉是往外翻的。

    伤口看上去甚至有些触目惊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