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070.为什么要帮云小姐
    第70章070.为什么要帮云小姐

    当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心里莫名地多了些许烦躁。

    柳若晴回到东苑的时候,小月正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柳若晴的手臂被纱布绑着,眼底一惊,“公主,您怎么了?”

    “没什么,刚才在街上遇到一些歹徒,被他们打伤了。”

    柳若晴没有跟小月解释太多,提步回到房间便往床上躺了下来。

    或许是因为流了太多的血,又或许是因为真的太怕疼了,她躺在床上没多久就睡着了。

    最后,她是被小月给叫醒的,醒来的时候,外面天都暗下来了。

    “公主,您睡了一个下午了,中间都没反应,可把奴婢给吓死了。”

    柳若晴听小月这么说,愣了一下,她睡眠虽然很好,但也不至于睡了一下午都没动静,不会是被人下了蒙汗药吧?

    很快,柳若晴便否定了自己这个想法。

    从小,她师父就把她训练得对蒙汗药麻醉药这些药物有很强的抵抗性,蒙汗药基本上对她没什么效果。

    可同样的,麻醉药也对她起不了作用,正因为对麻药有很大的抗药性,她一旦遇上了开刀类的手术,会很受罪。

    柳若晴并没有在自己熟睡这件事情上纠结太久,只是觉得自己可能是因为失血过多所以睡晕过去了。

    “公主,要用晚膳了,您要出去吃,还是奴婢让人给您端进来?”

    “出去吧……”

    从小就被师父带着各种墓上墓下地走,柳若晴习惯了独立,养成了不太爱麻烦别人的性格,也不爱摆主子架子,就在她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门被敲响了。

    “王妃,您的晚膳来了。”

    柳若晴一惊,侧目看向小月,道:“你速度这么快,我还没醒就让人把饭端过来了?”

    小月也是一脸茫然,摇了摇头,“公主,这不是奴婢吩咐的呀。”

    像王侯将门这种家庭,男尊女卑的思想更重,男主人在家的时候,哪怕是女主人都不能随便让人将饭菜端到自己房间里,除非是有什么不方便的情况。

    可自从柳若晴这个靖王妃进门了之后,王府里大部分规矩就被她打破了。

    不管她有没有特殊情况,只要她不想看到言渊,她就窝在房间里吃饭。

    下人们虽然私底下议论,可谁也不敢拿到门面上来说,毕竟,这个王妃确实有些不同。

    她可以完全无视王爷,无视尊卑,又怎么可能会让她正视王府的规矩。

    柳若晴虽然有些奇怪下人们怎么就端着饭菜过来了,可还是让小月开了门。

    “王妃,您的晚膳。”

    下人将饭菜恭敬地端到桌前,正要退下,便听柳若晴开口道:“诶?你们今天怎么这么自觉,不用我说,就把饭菜给端过来给我了?”

    “回王妃,这是王爷吩咐的。”

    “言渊?”

    柳若晴的眼底又是一惊,那个事不关己的渣男,什么时候也贴心到考虑起她来了?

    心里虽然吃惊,可也抵不过饥肠辘辘,柳若晴并没有问太多,便让下人下去了。

    “王爷。”

    下人刚出了东苑门口,便撞上了进院子的言渊。

    “王妃醒了?”

    言渊的目光,下意识地朝楼上房间看了一眼。

    “是,王妃她醒了,正在用膳。”

    言渊挥了挥手,让下人下去了,自己提步朝楼上走去。

    刚到了门外,便听到里头传来了柳若晴主仆二人的声音——

    “公主,您看,王爷也不是这么没人情味嘛,他看到您受伤了,都亲自吩咐下人给您送饭菜过来了。”

    言渊的脚步,在门外顿住,也不知道为什么,他此刻突然想听听柳若晴会说些什么。

    下一秒,便听到柳若晴不屑的声音,从里头传了出来。

    “切,也就你这么容易满足,要是你这丫头嫁给他,得天天被他压着欺负,不就是吩咐下人给我端个饭菜嘛,他真没这么体贴我,就自己端过来啊。”

    柳若晴的回答,让门外的言渊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这个女人真不知足。

    他亲自吩咐下人给她把饭菜端过来,她还不满足?

    他什么时候这样把别的女人放在心上过。

    很显然,在言渊心里,他这样的“放在心上”对他来说,已经足够“恩赐”了,毕竟,除了柳若晴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过这样的待遇。

    言渊在心里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只听里头那主仆闲聊的声音,再度传入他的耳中。

    “公主,您这伤是跟云小姐有关吧?”

    “嗯?你怎么知道?”

    柳若晴有些吃惊,抬眼看向小月询问的目光,讶然道。

    “奴婢也是猜测的嘛,云小姐一早来找您,您二人出去之后,回来您就受伤了,奴婢猜八成就是跟云小姐有关。”

    柳若晴端起面前的茶水杯抿了一小口,道:“小丫头跟公主呆久了,变聪明了嘛。”

    “嘻嘻,还不是因为公主您聪明,奴婢耳濡目染也就越来越聪明了呀。”

    好听的话,谁都爱听,尤其是像柳若晴这么臭屁的人,小月这么夸她,她笑得嘴角都能够到耳朵上了。

    手,轻轻地在小月的脸上摸了一把,调戏道:“大爷我就喜欢你这嘴甜的模样。”

    “讨厌啦,公主。”

    小月故作娇羞地红了红脸,随后,脸上又是一副迷惑的模样。

    “可是,公主,您跟那个云小姐非亲非故的,您为什么为了救她连命都不要啊,万一您出个什么好歹,奴婢可怎么办呢。”

    柳若晴看着她担忧的模样,勾唇笑了一笑,道:“因为她是皇上的心肝宝贝咯。”

    “啊?”

    小月一脸的迷惑,“她是皇上的心肝宝贝,跟您有什么关系呀。”

    “这你就不懂了吧?”

    柳若晴对着小月,得意地扬了扬眉,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茶水,道:“跟你讲个故事吧。”

    “好啊,奴婢最喜欢听故事了。”

    “有一户人家有一个女儿,女方到了出嫁年龄的时候,来了三个男子一起去到女方家提亲,女方的母亲就提出,让他们分别说说自己家里的情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