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1章 071.朝中有人好办事
    第71章071.朝中有人好办事

    “第一个男子就对那个母亲说,‘我家里有黄金千万两’,第二个男子说,‘我家里有良田千亩,’然后,那个母亲就问第三个男子有什么,你猜那第三个男子怎么说?”

    小月看着柳若晴,抿着唇歪着脑袋沉思了一会儿,摇了摇头,道:“奴婢想不出来。”

    柳若晴的笑容里,融进了几分小小的得意,道:“第三个说,‘我什么都有,只有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现在在你女儿的肚子’。”

    “啊?”

    小月一脸的惊诧,“那姑娘怎么能这么不知廉耻呢,未婚先孕,她母亲得打死她了吧。”

    小月完全一副不敢相信的样子,柳若晴看着她,不禁在心里翻了翻白眼。

    姐姐,人家说的重点不是这个好吗?

    “没有,最后,第一个男的和第二个男的听第三个男的这么说,都无语地走掉了呀,第三个男子就成功地娶到了那女孩子咯。”

    说到这,柳若晴停顿了一下,看着小月道:“这个故事,你领悟到了什么没有?”

    “嗯,嗯,奴婢领悟到了,那对私通的狗男女真不要脸!”

    小月义愤填膺的模样,再一次让柳若晴在心里翻起了白眼。

    跟这些古人说话,真的太难沟通了。

    “这个故事是告诉我们,最有竞争力的东西,不是黄金和良田,而是在关键的位子上,得有自己的人,明白吗?”

    小月还是一脸迷茫的样子,一副完全听不懂柳若晴在说什么。

    “哎呀,刚刚还夸你聪明呢,你怎么就这么笨,通俗地一点说,就是朝中有人好办事!”

    “哦~~奴婢明白了。”

    小月露出了然的表情,下一秒,却又是一脸迷惑地看着柳若晴,道:“可是,公主,这跟您舍命救云小姐有什么关系吗?”

    “你笨死了,怎么还想不明白呢。皇上喜欢云小姐,我帮了云小姐,皇上就会感激我,皇上感激我,就自然会站到我这边啦,凡事都会帮着我啦。”

    “原来是这样啊。”

    小月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可是公主,您都是靖王妃了,谁敢给你惹麻烦呀?”

    “切,一般人当然不敢了,可只要有一个人看我不顺眼,我就没好日子过。”

    “谁呀?”

    “还能有谁?当然是言渊那个贱人!”

    一提到言渊,柳若晴就是满肚子的意见。

    房门外,原本还担心着她伤势的言渊,在听完她这番话之后,脸色骤然沉了下来。

    他早该料到这个女人突然间对云娇容的事这么热心就是有目的,只是没想到,她的目的竟然只是要拉拢皇帝来对付他?

    该死的,他竟然还担心了她一整天,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根本就没资格。

    “哎呀,公主,您别动不动就骂王爷贱人嘛,被王爷听到了多不好。”

    柳若晴用眼尾没好气地扫了小月一眼,一脸的不以为然,“不叫他贱人,难道叫渣男?禽兽?”

    “公主!”

    小月看着柳若晴眼底毫不掩饰的对言渊的嫌弃,有些无可奈何。

    这柳姑娘要继续这样跟王爷对着干,真的迟早要被王爷给弄死。

    柳若晴完全没把小月的担心放在心上。

    “我跟那贱人这么恶劣的夫妻关系,迟早得爆发战争,我当然得提早找好靠山了,那贱人在这东楚只手遮天的,我没个有力的靠山,我随时能被他给捏碎了。”

    言渊在门外冷笑,算她有自知之明。

    “公主,您多虑了,王爷也没那么恐怖啦,况且,不是还有太后给您撑腰么。”

    “一看你这丫头就没有宅斗的经验,一个太后能对付得了言渊那贱人吗?靠山这玩意儿,谁会嫌多。”

    柳若晴没好气地睨了小月一眼,下一秒,又洋洋得意地笑了起来。

    “反正,现在皇嫂,八哥,皇上,这三个东楚最说得上话的人都站在我这边了,看言渊以后还怎么欺负我。”

    她的如意算盘打得精,听得门外的言渊脸色越来越沉,推门的动作,也在最后收了回来。

    不知好歹的女人,他根本不需要来看她!

    说完,转身拂袖而去。

    “属下办事不力,请少主责罚。”

    一群人跪在身着浅蓝色锦衣的男子面前,满头大汗地请罪道。

    男子没有说话,浓眉的眉,轻轻蹙起,干净修长的指尖,漫不经心地敲着桌面。

    每敲一下,都像是敲在了这群人的心口上,不由得让他们胆颤心惊。

    谁都没敢抬头说一句话,也不敢看那男子一眼,整个大厅内,沉寂得令人压抑又窒息。

    “这么多人,连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孩子都带不过来?”

    男子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听不出半点喜怒,就连那眸光都平静得找不到半点波澜。

    “少主恕罪,这……那云小姐身边还有一名女子,那女子身手十分了得,我们若不是用了两道七剑阵法对付她的话,恐怕根本伤不了她。”

    为首的那名男子忙着为自己辩解道,其他人也随后点头附和。

    “少主,那女子身手十分敏捷,而且完全看不出武功路数,一开始我们就吃了不少亏。”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眯着眸子,似乎在沉思着什么。

    那些人看男子这喜怒难辨的模样,心里紧张得直打鼓。

    “需要两道七剑阵法还能对付她……”

    男子抿着薄唇,低声自语着,浓眉又一次蹙起。

    七剑阵法虽算不上顶尖的剑阵,可对付几十个人没问题,那女子竟然需要两道七剑阵法才能对付她,这身手,恐怕就是在他这里,也能排的上前十了。

    “容儿身边还有这样的高手……”

    他低声自语,片刻后,抬起头来看向面前这群人,道:“知道那女子是谁吗?”

    “不……不知。”

    为首的男子拧着眉,胆颤心惊地摇了摇头。

    而他身边的那一名手下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猛地抬起头来看向那男子,道:“回禀少主,属下好像听云小姐叫她王妃。”

    “王妃?”

    男子的眼底,闪过一道诧异之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