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2章 072.从长计议
    第72章072.从长计议

    言家那几个亲王郡王除了言渊和言绝两兄弟之外,其他都在各自的封地里,虽身为皇帝的叔叔,也没任何实权,跟朝廷也没什么交集。

    而言绝尚未娶妻,那那个王妃难道是……

    言渊前段时间刚娶进门的西擎公主?

    柳城鹤的女儿有这么好的身手吗?

    男子拧着眉,若有所思了片刻之后,对那群人挥了挥手,“你们下去吧,这件事到此为止。”

    “是,少主。”

    那群人先是长长地松了口气,而后,转身快速退了下去。

    “少主,那现在怎么办?”

    男子身边的一名老者走到他面前,压低了声音,问道。

    男子拧眉,沉默了几秒钟后,道:“容儿在皇帝身边不会有危险,这事不着急,一切从长计议。”

    “是,少主。”

    柳若晴虽然受了伤,可是因为得到了皇帝这个靠山,她今晚这顿饭吃得胃口极好。

    只是,手上受了伤,洗澡倒是个大问题。

    她又不习惯被人伺候着,洗澡的时候,根本不想要小月在场。

    而眼前的情况,让柳若晴觉得有些糟糕。

    “小月!小月!”

    她躺在地上,身上关键部位挡着毛巾,唤了小月好几声都没有反应。

    “死丫头到哪里去了?”

    她咬着牙,忍着臀部传来的剧痛,蹙紧了眉头。

    刚才洗完澡从浴池里出来,脚底一个打滑,她本能地用右手去抓身边的墙。

    因为过于用力,手臂上传来一阵剧痛,她反射性地收回手,身子就这样重重地摔在了地上,疼得她在心里直骂娘。

    幸好没被人看到,不然的话,她的脸要丢到太平洋上去了。

    “小月!小月!”

    她又咬牙叫了几声,可还是不见小月出现。

    她用左手撑着身子站起,奈何地上太滑,完全没有着力点,她试了好几次,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突然间,屏风后,传来了轻声的推门声,她眼前一亮,赶忙喊道:“小月,快过来,我摔倒了,屁股好痛,爬不起来了,你快过来。”

    她紧拧眉头,一边唤着进门的人,一边还试图从地上爬起。

    屏风后的脚步越来越近,她抬起眼,“快点……啊!”

    随着这一声尖叫声响起,她随手拿起身上盖着的毛巾,往眼前之人的头上扔了过去,完全没意识到,少了这一条布,她身上什么都没有了。

    “言渊,你这个禽兽,你出去!”

    眼前着言渊轻松地接过了她扔过来的那条毛巾,眼神带着几许诡异地看着她,唇角缓缓向上勾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被言渊的眼神看得双颊发烫,她想站起,却始终只是徒劳,她气炸了,双手捂着胸前,瞪着言渊。

    “出去?”

    言渊靠在屏风上,轻松地扬了扬眉,嘴角勾着的那一抹微笑,充满了嘲弄的意味。

    他不但没有转身出去,甚至眯着双眼,朝柳若晴一点点走近。

    “言……言渊,你干嘛,你给我滚出去!”

    她慌得想要找个东西挡住自己眼前的春光,却发现周围除了言渊手上的毛巾之外,什么都没有。

    言渊在她面前蹲下,即使美色在前,依然面不改色。

    “本王记得上次爱妃就在怀疑本王的本事,现在美色当前,本王如果扭头就走,不是坐实了爱妃给本王的罪名?”

    他说着,灼热的目光,在柳若晴赤—裸的身上上下流转,看得她直咬牙。

    “你这个混蛋,你给我出去,出去!”

    她还在叫嚣着,性—感的锁骨因为她这大声的叫嚣而凸显得更加明显了。

    可看言渊那模样,哪有半点被喝止的意思,甚至还加深了眼中的那些许笑意。

    柳若晴急了,想要再一次扶墙起身,可是,只要她一松手,胸前的春光便毫不保留地展露在言渊面前。

    她气得满脸通红,因为过于用力,手臂上的痛隐隐传来,疼得她连连拧眉。

    “公主!公主,您没……”

    就在这个时候,小月似乎是听到了她的喊叫,急急地从门外冲了进来,在看到柳若晴面前还蹲着言渊的时候,所有的话,都卡在了喉咙里。

    “王……王爷……”

    言渊的眉头,不悦地拧了起来,似乎很不高兴此刻被一个外人无端打扰了他的兴致。

    眸光骤冷了下来,他没有回头,可眼底迸射出来的火焰却让小月十足十地感受得完完全全。

    “出去。”

    沉冷的嗓音,随后响起,吓得小月脸色煞白,丝毫不敢有片刻的逗留,转身便逃了出去,“奴婢告退。”

    柳若晴也是被小月突然冲出来的时候给惊得半晌没有反应过来,直到言渊把她轰走了之后,她才反应过来,眼眸顿时瞪大。

    “小月!小月!你给我回来!回来!!”

    在小月眼里,柳若晴完全没有言渊这么恐怖,所以,就算是她喊破喉咙,小月都不可能会跑回来。

    喊了几声之后,柳若晴便放弃了,回头怒瞪着言渊,气得牙痒痒,“你现在高兴了?”

    “高兴?”

    言渊轻轻一笑,“跟爱妃在一起,本王当然高兴。”

    这话,要放在别人身上,柳若晴说不定会相信,可放在言渊嘴里说出来,自然会让她听出一种幸灾乐祸的味道。

    她气得眼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只能捂着胸口,恶狠狠地瞪着言渊。

    只是刚才摔倒的时候,手臂上的伤沾了一些水,现在水透过纱布渗进去,感染了伤口,这会儿,让她疼得直皱眉。

    言渊显然已经发现了她的不对劲,目光,朝她的手臂上看了过去,纱布已经湿透了。

    他拧起了眉,二话不说便伸手要抱起她。

    柳若晴本来就不是言渊的对手,再加上她现在光着身子在言渊面前,手臂又受了伤,就算她十分不情愿被言渊抱着,可还是轻而易举地被他想抱小猫一样地轻松抱了起来。

    “言渊,我警告你,你别想占我便宜!”

    尽管手臂上的伤疼得她想骂娘,可还是忘不了对言渊一番警告。

    言渊没理会她,对于她的警告,他完全没放在眼里,可心里却不禁蹙起了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