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3章 073.本王看你脸红了
    第73章073.本王看你脸红了

    刚才他看到她春光乍泄地躺在自己面前的时候,虽然他表面上佯装镇定,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那一眼,他便轻易地起了反应。

    要不是场合不对,他不保证自己会不会当场要了她。

    那个时候,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她澄澈的眸子和诱人的身体给夺去了,完全没有注意到她手上的伤。

    现在再回想起来,眉头便禁不住锁得更紧了一些。

    他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定力,只要一遇上这个蠢货,他的定力几乎没有。

    将柳若晴放到床上,动作下意识地放轻了许多。

    刚一离开言渊的怀抱,柳若晴立即伸手去抓床上的被子好盖住自己的春光,却被言渊给快一步拦住了。

    “干嘛!”

    她恶狠狠地瞪着他,眼神和语气都充满了敌意。

    “动作慢点,想在手上留疤吗?”

    他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忍着那蠢蠢欲动的欲—望,避开了眼前诱人的春光,帮她拉过被子盖在身上。

    柳若晴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言渊竟然会有这样的举动。

    她傻眼地看着言渊帮她把被子盖好,而后,从她面前走向房间里的柜子前。

    天呐,言渊受什么刺激了,刚才竟然这么温柔?

    她惊讶得甚至忘了自己刚刚尴尬的处境。

    言渊重新回到她面前的时候,手里多了一个小瓶子。

    他伸出手,准备去解开柳若晴手臂上的纱布时,柳若晴才回过神来,本能地想要避开他这个举动,“你想干嘛?”

    她眼中自然而然升起的对他的防备,让言渊的心头,陡然掠过一丝不悦。

    清冷的目光,扫过她防备的脸,没好气道:“你觉得一个正常的男人,在面对一个赤—身—裸—体的女人时,还能做什么?”

    他的声音沉沉的,而说出来的话,让柳若晴的眼底,迅速掠过一道嫌恶的光,身子也往后躲了躲,可并没有什么用。

    言渊已经伸手,拽住了她的手臂,轻轻一点,封住了她身上的穴道,一瞬间,柳若晴便完全不能动弹。

    柳若晴慌了,双眼瞪大地看着言渊这个举动,“言渊,你……你别……乱来,你……你要是敢轻薄我,我……我告诉皇上去,他……他现在是我靠山。”

    她把言朔搬了出来,尽管,她发现,自己即使搬出了皇帝,也丝毫没有半点底气能对付得了言渊。

    该死的,这个禽兽到底想干嘛。

    言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她眼底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慌乱,心中一软,可又有些恼火。

    他不喜欢看到她对他总是露出这种防备和嫌恶的表情来。

    他是她的丈夫,别说他现在对她没想法,就算他真的想要跟她怎么样,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

    此时此刻,言渊自己也没意识到,自己一向看不起甚至从未承认过的王妃,却在不经意间,完全承认了。

    他看了柳若晴一眼,没有出声,而是伸手去解开她手臂上的纱布,耳边不停地传来柳若晴的尖叫声——

    “言渊,你别碰我,你混蛋,趁人之危,我不会放过你的,言渊,呜~~”

    她一直闭着双眼叫嚷着,可等待中的“禽兽行为”并没有发生,她诧异地睁开眼,见言渊正小心翼翼地为她解开缠绕在手臂上已经湿透了的旧纱布,动作十分温柔。

    她愕然,看着言渊那张完美的侧脸正对着自己,深刻的五官,在此时显得更加的清晰。

    如此近距离地欣赏着他的俊美,少了往日的凉薄和高冷,让人有一种想要不由自主靠近他的感觉。

    柳若晴从未想过,有一天言渊对这么温柔地对待自己。

    尽管不知道他安的什么心,可上天似乎总是对长得好看的人有优待,哪怕明知道他不安好心,此时的柳若晴,还是在心里带着几分暗喜。

    纱布被言渊拿下来的时候,已经全部湿透了,再加上她摔倒的时候用力过猛,伤口有些许裂开。

    言渊看了,不禁蹙起了眉,薄唇,也在不经意间抿成了一条线。

    “忍着点。”

    就在柳若晴看着他的侧脸发愣的时候,言渊低沉的嗓音,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回过神来,两颊有些滚烫,看到言渊拿着那个小瓶子,让她伤口上撒下些许白色药粉。

    “你这药粉没有毒吧?”

    她看着言渊,小心翼翼地问道。

    言渊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侧目看她的时候,眼底融进了几许愠怒的光,“你觉得本王想要动你,需要这么拐弯抹角?”

    他的语气很平淡,可却是轻易地让柳若晴听出了几分愠色。

    “呵呵,我……我就随口问问。”

    她讨好般地看着言渊,笑得有些谄媚。

    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她懂。

    虽然她的武功不错,可在言渊面前一比,那就是个渣,别说她现在受了伤动弹不得,就是她完好无损的时候,也能被言渊像拎小鸡一样地扔出去。

    她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惹恼他。

    刚才,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这样的问题,或许只是觉得两人眼前的气氛有些尴尬,才随便找个话题来调节一下气氛罢了。

    也不知道怎么了,刚才言渊靠她这么近的时候,她竟然有些紧张,连脸颊都滚烫起来了。

    言渊包扎得很好,动作很轻,她丝毫没感觉到任何的疼痛。

    唯有那金疮药倒在伤口上的时候,有一丝丝的刺痛,只是很快便被那沁入的冰凉所取代,再也没有任何难受的感觉了。

    “诶?你这药倒是挺不错的,比那大夫的药涂上去舒服多了。”

    柳若晴看着被言渊包扎得十分完美的伤口,禁不住赞道,完全忘记了刚才被某个无耻之徒看光光的事实。

    言渊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倒是见她没刚才那么排斥他,心里蓦地愉悦了许多。

    他注意到了她略带着红晕的脸颊,突然间,眼底掠过一丝玩味,在柳若晴身边坐了下来。

    “本王看你脸红了。”

    言渊听似随意的一句话,却惹得柳若晴的大脑瞬间炸开了,紧张得有些不知所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