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6章 076.紧张她?
    第76章076.紧张她?

    “走吧。”

    言朔扬眉一笑,伸手想要拉云娇容,可刚到了她的手边,又无奈地收了回来。

    心里,却苦笑不已。

    他堂堂东楚一国之君,可以主宰天下,却唯独对自己心爱的女人束手无策,甚至在她面前,他每一个行为,都变得步步为营,小心翼翼。

    主宰天下又能如何了,他终究还是连自己喜欢的女人都得不到。

    云娇容看着言朔脸上一闪而过的苦笑,心中再度一疼,却只是动了动唇,最终什么话都没说。

    两人到达靖王府的时候,正巧遇上了刚刚下朝回府的言渊,看到他们二人出现的时候,言渊的脸上,还有些许惊讶。

    “皇叔。”

    “臣女见过靖王爷。”

    “你们怎么来了?”

    言渊看着他们二人,自然就想到了昨日舍命救了云娇容的柳若晴。

    “容儿说想来看看九婶的伤势好点没有。”

    三人一边聊,一边跨进王府。

    前往东苑的路上,言渊想到昨晚柳若晴因为他的碰触而红眼的样子,心里便有些莫名的烦躁。

    三人一并往东苑过去的时候,刚好遇上了小月端着热水往里头走去。

    小月看到他们三人,立即跪下行礼,“奴婢参见皇上,王爷,见过云小姐。”

    “平身吧。”

    言朔开口,目光,朝小月手上端着的热水扫了一眼,道:“怎么?你家公主还没有起床吗?”

    小月的眉头,拧了拧,忙不迭地为柳若晴解释道:“回皇上,公主因为手上的伤所以昨晚睡得很不安稳,到后半夜才勉强睡着了,所以这会儿……”

    她看了一眼那扇紧闭的房门,为难地蹙起了眉。

    “原来如此。”

    言朔点了点头,目光朝言渊看了一眼,见言渊的眉头微微拧着,很明显是受了小月这话的影响。

    沉默了几秒钟后,只听言渊开口道:“阿朔,你们俩在厅内稍坐一会儿,我去叫那个女人起床。”

    话音刚落,他便提步往二楼卧房走去,那背影,甚至有些迫切。

    很显然,他嘴上说得有些不耐烦,可那模样,分明是急着要去看柳若晴的情况。

    小月端着热水,也紧紧地跟在言渊身后,推门进了房间。

    此时,柳若晴正背对着他侧躺着,丝毫没有受房间里突然动静的一样,依然睡得十分安静。

    言渊拧起了眉,提步走上前去,沉着声音,唤了一声,“柳天心,起床了,皇上来看你了。”

    回应他的,是一片静寂,甚至连翻身都没有。

    言渊的脸色,又一次往下沉了几分,上前靠近了她几分,“柳天心,马上给本王起来。”

    他伸手,往柳若晴的肩膀上动了一下,那一刹那的肌肤碰触,言渊的脸色便立马变了。

    掌心中,传来柳若晴身上滚烫的体温,他的眼眸,倏然一慌,“发烧了?”

    他俯下身,将柳若晴扶了起来,回头对小月低吼道:“快去找大夫。”

    “是……是,王爷。”

    小月也被言渊那模样给吓到了,立即跑下楼去。

    言渊拧着眉,将柳若晴靠在自己的怀中,那滚烫的温度,让他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了。

    “怎么会烧得这么厉害。”

    他的嘴边,发出了低低的自语声,手,探向她的额头,同样滚烫得如一个火炉。

    而她的指尖却格外冰凉,这是高烧过于严重所致。

    而原本坐在厅内的言朔二人在听说柳若晴发烧了之后,也迫不及待地上了楼。

    一进门,便看到言渊抱着柳若晴坐在床边,眉头紧拧的模样,充满了对怀中之人的担忧之色。

    言朔的眉头,轻轻挑了一下,走上前去,言渊却没看他一眼,只是时不时地伸着手,往她的额头上探去。

    鬓角的发丝,被冷汗紧紧地黏在脸颊两侧,柳若晴蹙着眉头,嘴角发出了几声不太舒服的低吟声。

    “皇叔,看九婶的样子,好像很难受。”

    言朔沉默了几秒钟后,开口道。

    言渊蹙着眉,点了点头,目光,始终停在柳若晴的脸上,哪里还记得昨晚被某人嫌脏的事。

    “大夫,你快点,快点,我们家王妃烧得很厉害……”

    院子里,大夫被小月拖着一路往楼上跑来,可怜大夫一把年纪,跑得腿都要断了。

    进了屋,看到屋内的人,虽然他不认识,也知道都是些大人物。

    而床上那个昏昏沉沉的女子,便是这小丫鬟口中的王妃了,那么,这位抱着她,浑身散发着矜贵气场的男人,就是当朝的靖王爷靖王了。

    “草民见过王……”

    大夫刚喘口气准备行礼,却被言渊给单手拉了起来,“快给王妃看看。”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有多紧张柳若晴,甚至,那一声“王妃”也在潜意识里,承认了柳若晴这个正妻的身份。

    “是,王爷。”

    大夫丝毫不敢有半点怠慢,走上前来,“请王爷让王妃平躺下来。”

    言渊二话不说,照做了,可人也只是离开床边一点点的距离,双眸在大夫跟柳若晴的身上来回徘徊着。

    “怎么样,大夫。”

    大夫刚把完脉,言渊便立即出声问道,紧张的眸子片刻都未曾在大夫的身上移开。

    大夫在言渊面前,显得有些战战兢兢,也丝毫不敢有半点怠慢。

    “回王爷,王妃之所以高烧,是因为手上的伤口沾了水感染所致,草民给王妃开几剂药,另外,王妃的伤口,切勿再碰水,否则感染得会更加严重。”

    “嗯。”

    言渊点点头,目光朝柳若晴毫无血色的脸上看了过去,眼底,掠过一丝自责。

    昨晚,明知道她手臂上沾了水,他还为了捉弄她而置之不顾,现在想来,简直混蛋。

    他这种自责的行为,像是在潜意识中,连他自己都未曾发觉。

    大夫将药方开好之后,交给了小月,又交代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靖王府。

    小月也拿着药方去抓药了,此时,房间里还有言渊,言朔和云娇容三个人。

    “皇叔。”

    言朔突然间笑着出声,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诡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