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章 077.太尴尬了
    第77章077.太尴尬了

    言渊将目光投向他,见他脸上那诡异的笑容,心里有些发虚。

    “怎么?”

    他出声,浓眉不动声色地一拧,似乎有些反感言朔脸上的笑容。

    “你刚刚……是在自责?不会是自责自己没照顾好九婶吧?”

    言朔的眼底,揶揄着戏谑的笑,而说出来的话,让言渊愣了一下,心头,微微收紧了几分,眼神又闪烁着几分心虚。

    身为丈夫,关心妻子本就是应该的,可言渊也不知道为什么,那股心虚的劲,一直在心头作祟。

    尤其是在面对言朔那戏谑的笑容时,那种心虚的感觉就越来越深。

    “她是本王的王妃,本王难道不应该关心她吗?”

    他没好气地开口,算是承认了自己此时的心思,尽管,眼神依然心虚得很。

    言朔有些惊讶,自己这个一向爱面子,尤其是对九婶向来看不顺眼的九皇叔,竟然就这样直接承认了。

    “咳咳……”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尖,轻咳了两声后,道:“朕只是有些吃惊罢了,这有点不太像皇叔你。”

    言渊眼底的心虚,更甚了些许,目光,有些刻意地避开了言朔带着玩味的眸子。

    轻哼了一声,道:“本王若是现在还不关心她,难不成等到她又去皇嫂那里告状吗?”

    他似乎是在为自己这“关心”的行为找借口。

    言朔愣了一下,而后,轻笑出声,表情有些夸张地做恍然大悟状,“原来皇叔是担心被母后责备。”

    言朔其实心里很清楚,言渊虽然很尊重太后,可是,要说到害怕,并不至于,他现在,恐怕只是在找借口掩饰自己吧。

    言渊刚才对言朔那一番刻意的解释,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是虚的,与其说是向言朔解释,不如说是向自己解释更为贴切。

    “王妃醒了。”

    就在这个时候,云娇容欣喜的声音响起,闻言,言渊的目光立即朝床边投了过去,加快了脚步,走到她面前。

    柳若晴看起来很虚,似乎是被烧得一点力气都没有。

    她睁着眼眸看言渊的时候,都没有了往日那古灵精怪的光彩。

    “你发烧了,是不是很难受?”

    言渊不知道怎么关心人,就是关心的话说出来,都听着十分别扭。

    但不可否认的事,这是他第一次对一个女孩子这么轻声细语,就像他第一次因为一个女孩子而被轻易左右着脾气。

    言朔站在一旁,眼底带着几分戏谑地扬了扬眉,看着言渊那别扭的模样,觉得非常赏心悦目。

    要是母后跟八皇叔看到的话,也一定会惊掉下巴吧。

    柳若晴抬眼看了他一眼,虽然有气无力,可还是让言渊看出了她眼底的鄙视,“废话,你烧成这样试试难受不难受?”

    想到自己引起发烧的可能原因,柳若晴就来气,看着言渊微沉下来的脸色,道:“要不是昨天我洗澡摔倒的时候,你光顾着看,不扶我起来,我会冻得发烧吗?”

    言渊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这个死女人,都烧成这样了,还有心思指责他,还是当着皇帝的面。

    “柳天心,你能闭嘴么?”

    他咬着牙看她,要不是看她现在弱得连说话都没力气,他现在就把她扔出去。

    柳若晴本来就心里有火,再加上自己现在发烧烧得浑身难受,就像是被火炉蒸着一样,言渊非但没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态度竟然还这么恶劣,让她闭嘴?

    她偏不!

    “你有脸做,还没脸让我说?”

    她无力地瞪着那双漆烟的眸瞳,不满地看着言渊,苍白的脸色,衬得这双眸子没有半点威慑力,可愣是让言渊变了脸。

    “身为我男人,看我摔倒不扶我起来就算了,还趁机占我便宜,睡过这么多女人,我都不嫌你脏,你还有脸摆脸色给我看!”

    “算了,我就当昨晚被狗给啃了,不跟你计较了,你……你这是什么态度?”

    柳若晴原本还是鼓足了勇气,准备将言渊狠狠批斗一番,可眼看着言渊的脸色越来越沉,她到后面,批斗的语气,也变得越来越轻,越来越没底气了。

    “本王让你闭嘴!”

    这个该死的女人,真该庆幸他现在能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不然,她现在已经去见阎罗王了。

    该死的,昨晚说他有传染病,现在说自己就当被狗啃了?

    “噗嗤——”

    言朔原本还一脸淡定地站在一边听着,可最终,看着言渊那一阵青一阵白的脸色,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嗤笑出声来。

    这新过门的九婶真的太好笑了。

    言朔这一声轻笑在房间里突兀地响起时,柳若晴才注意到,房间里除了言渊之外,皇帝跟云娇容都在。

    她脸色一僵,想起自己刚才对言渊的那一番批斗,顿时脸色一红。

    妈呀,她竟然当着皇帝的面,把昨天那么丢人的事都说出来了。

    难怪言渊这家伙脸烟成这样了。

    “皇上,娇容,你们怎么来了?”

    她看到言朔的唇角勾着的那一抹着那似笑非笑的笑容,诡异到让她觉得真的好尴尬。

    还有云娇容,虽然比言朔看上去含蓄一些,可她眼底那想要又不好意思笑的样子,还是表现得十分明显。

    妈呦,好尴尬。

    为什么要互相伤害,呜~~

    言朔看了看言渊那难看的脸色,尽管很想笑,可还是把那股劲给憋了回去。

    现在这个情况,他还是不要招惹皇叔比较好。

    他讪讪地摸了摸鼻尖,道:“容儿说想来探望探望九婶,朕就陪她来了,没想到……昨晚皇叔竟然那样对九婶你。”

    虽然很想忍住不惹言渊生气,可言朔还是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发现,看言渊生闷气的样子,真的好好玩。

    嗯,等八皇叔回京的时候,得让他多来靖王府走动走动,一定能经常发现好玩的事。

    言朔在心里坏坏地想着,甚至,所有的神情,都沿着他那双好看的眸瞳,逐渐释放出来。

    言渊在一旁烟着脸看着,知道他这个皇帝侄子就喜欢在这里看他笑话,不由得心思往下一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