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章 078.九婶这是舍不得朕吗
    第78章078.九婶这是舍不得朕吗

    “皇上,这是微臣的家事,实在有辱圣听,皇上既然来探视过了,还是回宫去吧,朝中政务繁忙,更需要皇上。”

    言渊的话,虽然说得恭敬得体,那一声“微臣”也说得极为谦卑,可那态度嘛,依然傲慢得丝毫没有半点为人臣子的样子。

    言朔扬了扬眉,看着言渊铁青的脸色,道:“九皇叔这是在对朕下逐客令?”

    “嗯嗯嗯。”

    柳若晴赶忙抢在言渊面前,对言朔点了点头,那“挑拨离间”的模样,真的太明显了。

    言朔似乎一点都不介意这个,九皇叔的脾气,满朝上下皆知。

    尤其现在还被自己的王妃批斗成这样,人家不生气才怪。

    “既然这样,那朕跟容儿就先回去了,九婶你好好休息,下次朕再来看你。”

    “别走啊,皇上!”

    柳若晴脱口而出,要不是她现在实在是没力气,她一定会冲下床抱着言朔的大腿不让他走。

    她刚才可是又从头到尾将言渊这头炸毛的狮子给得罪光了,皇帝要是现在走了,她又浑身无力,不是被言渊压着欺负吗?

    不行,她必须要有个有力的靠山在这里。

    言朔停下了往外走的脚步,回过头来,看柳若晴一脸期盼地望着她,眼眸中噙着泪,恳求的小模样,让人觉得十分好笑。

    看来,这丫头是担心他走了,皇叔会把她骨头给拆了吧。

    早知道自己没本事对付皇叔,刚才就不能安分地听话闭嘴么?

    言朔看着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心底有几分幸灾乐祸。

    “九婶这是舍不得朕走?”

    “嗯嗯嗯。”

    她瘪着嘴,点头如捣蒜,眼神,小心翼翼地朝言渊看了一眼,低声道:“你要是走了,我的骨头还不被人给拆了呀。”

    她轻声嘀咕着,声音却足够让房间里所有人听到,就是一直板着脸的言渊,也被她这“自知之明”的说法给弄得哭笑不得。

    言朔的唇角,扯了两下,脚步却停在门口并没有往里移动,只是在面对柳若晴的时候,俊美无俦的脸上,露出了几许为难之色。

    “九婶,其实,朕也想留下来保护你,可是……”

    他将目光缓缓投向床边站着面色稍有缓和的言渊看了一眼,而后,继续回到柳若晴身上,道:“朕也怕自己的骨头被人给拆了。”

    他故作恐惧地看着言渊,一副爱莫能助的模样,“所以,九婶,对不起了,朝廷需要朕,朕还是先回宫了。”

    说完,拉过云娇容的手,快速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喂!你回来啊,回来啊,快回来啊,皇上!皇上,你回来啊,你不是皇帝吗?回来啊喂!”

    眼睁睁地看着言朔从自己的视线里消失,柳若晴顿觉万念俱灰。

    沮丧着脸,经过刚才那费劲力气的一喊,浑身的力气几乎全部在刚才的一吼中,被抽光了。

    她无力地仰躺在床上,百无聊赖地看着床顶,嘀咕道:“还说要当我靠山,关键时候,没点屁用。”

    言渊低眉,看她此时万念俱灰的样子,也懒得跟她计较,尤其是她现在这副虚弱的模样,他跟她计较也计较不到哪里去。

    也没见过哪个女孩子像她这样,生病了还能这么记仇。

    “王爷,公主的药已经熬好了。”

    小月端着熬好的药从外面进来,言行举止都显得有些小心翼翼。

    “公主,来,喝药了。”

    小月端着药上前,准备将柳若晴扶起,却被言渊抢先了一步。

    小月看着言渊这举动,愣了一下,而后,眼底掠过了一丝小小的欣喜。

    嘻嘻,真好,王爷总算是知道体贴公主了。

    言渊将柳若晴扶起之后,又将药接了过来,“喝了。”

    他的口气依然十分生硬,但是,动作却下意识地放轻了许多。

    此时的柳若晴,心思全放在等会儿要被言渊剥皮拆骨上,哪里还有心思去管其他。

    言渊让她喝药,她当然听话地去喝药,身体好不了,她迟早要被言渊给欺负得渣都不剩。

    况且,她对中药的味道并不是十分排斥,所以二话没说就往嘴边送。

    “噗——”

    药才刚入口,还没完全咽下去,就被柳若晴全部噗了出来,她甚至完全没意识到什么,就对着小月吼道:“这药怎么这么苦?”

    以前在现代的时候,师父也经常给她喝中药,渐渐的,她就习惯了那种味道,可没想到,她还是低估了古人这些中药的威力。

    小月傻眼了,半晌没有出声,也没有回答柳若晴的问题,只是眼睁睁地看着某人烟下来的脸色。

    柳若晴被那药给苦得好半晌才缓过劲来,见小月一副死到临头的模样,愣了一下。

    顺着她的目光,她缓缓侧过头来,下一秒,脑门便炸开了。

    她张着嘴,瞪大了双眼看着眼前被她噗了一脸药渍的男人,在他对她发难之前,立即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手指微微张开,透过指缝,看着眼前面色烟到了极致的男人,从嘴里发出极低的声音,“王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柳天心,你……”

    他气得咬牙切齿,瞪着柳若晴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全部的火,堵在胸口发不出来。

    他简直就是脑子进水了,才会在完全没有确认她有没有利用价值的情况下娶了她。

    现在,他除了被她气出病来之外,他什么好处都得不到。

    看着她捂着脸,时不时地从指缝里观察他的小模样,他冲向心口的气,就是硬生生地给憋了回去。

    “把手拿下来。”

    他沉着脸,看着她,耐着性子道。

    那双柔弱无骨的小手,缓缓地从脸上移下来,面对他的是一张楚楚可怜的小脸蛋。

    小嘴微微瘪着,配上那张毫无血色的脸,看上去尤为可怜了些。

    “王爷,我错了。”

    如蚊子般细小的声音,从柳若晴的嘴里传了出来的,明知道她在装,可这副模样,终究还是让他软了心肠。

    没好气地扫了她一眼,而后,对小月开口道:“重新去熬一碗药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