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080.前朝欲孽
    第80章080.前朝欲孽

    她愕然抬眼看着言渊,半晌没发出一点声音来。

    她觉得自己是不是受虐体质,言渊对她好一点,她竟然还有点不习惯了。

    而言渊也被她这样诧异的眼神给看得有些心虚。

    好看的眉头轻轻一蹙,道:“本王的话有问题?”

    他的眼神,因为心虚而闪烁,目光也有些不由自主地回避柳若晴的目光。

    柳若晴想了想,还是没把自己的惊讶说出来,只是道:“不是,你不想知道我要给你提供的线索吗?”

    “这个不着急,等你烧退了再说,现在好好躺下睡一觉。”

    说完,从床边站起,顺手帮柳若晴盖好被子,才转身从房间里走了出去。

    柳若晴看着自己身上言渊亲手盖下的被子,半晌没有缓过神来。

    “尼玛,言渊他鬼上身了?”

    怎么会变得这么体贴?难道今天早上又被皇嫂给训了?

    柳若晴躺在床上,对言渊的行为百思不得其解。

    最后只能归结于以下结论——

    “看来我起先批斗他起作用了,那家伙是内疚了吧?”

    嗯,一定是这样。

    思来想去,柳若晴唯一想到的,就只有这个可能。

    柳若晴的体质本身不错,再加上王府里的药材名贵,皇帝又从宫里派人送了许多补品过来,柳若晴在床上也就休息了两天就痊愈了。

    她本就是个闲不住的人,在床上躺了才躺了两天,她就觉得浑身发痒。

    一大早,她就又拿着应心锁坐在院子里研究。

    “月光不行,阳光也不行,加了咒语也不行。到底缺了什么呢?”

    柳若晴拿着应心锁,前前后后看了一遍,还是没想明白这问题到底出在什么地方。

    言渊下了朝,本来准备往书房去,可在经过东苑的时候,还是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

    目光,朝东苑的方向看了一眼,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提步走过去了。

    刚踏进院子,便看到柳若晴拿着应心锁在那里自言自语着什么。

    看着柳若晴的眼底,掠过了最初的怀疑。

    他始终觉得,这个女人千方百计要得到应心锁,目的绝对不单纯。

    现在,她身子才好,就又拿着应心锁在那里自言自语,像是在探究着什么。

    “她到底在玩什么?”

    结合之前柳若晴的种种古怪的表现,言渊眼中的疑虑,逐渐加深了。

    “到底缺了什么呢?”

    当她走近他的时候,便听到她在嘀咕这这句话。

    “你在想什么?”

    言渊低沉的嗓音,闯入了她的耳中,让她猛地将应心锁放了下来,收起了自己的心思。

    那略带慌张的模样,让言渊心头的怀疑,又加剧了几许。

    “没什么,就是在欣赏母后留下来的东西。”

    她状似漫不经心地开口,看着言渊,继续道:“听说这应心锁是宝物,它是不是有什么神力啊?”

    她用漫不经心的口气,试探着言渊,试图从言渊的口中得到一些关于应心锁的线索。

    言渊见她眼底绽放出来的那种光芒,眼眸加深了几分。

    “你不知道应心锁有什么用?”

    “对啊。”

    我要是知道,我还会问你吗?

    柳若晴在心里加了一句。

    “既然如此,你为何千方百计要得到它?”

    “我不是为了回……”

    脱口而出的话,到了嘴边又缩了回去,她抿了抿唇,道:“既然是宝物,管它有什么用,反正不要白不要,我干嘛不要,再说了,皇嫂不是说了嘛,这是你母后留给我的,我当然不能拒绝了。”

    她心虚地转了转眼珠,说得冠冕堂皇。

    话虽然有几分道理,可言渊对她的意图还是有几分怀疑。

    但是,他派齐风查回来的消息,柳天心并非假冒,所以,他虽然知道她目的不纯,却想不出她到底玩的什么把戏。

    应心锁虽然是解百毒的宝物,可除此之外,并没有其他实质性的用处。

    柳若晴见言渊脸上的疑虑并未消退,便立即想办法转移了话题。

    “对了,那些刺客查得怎么样了?”

    她开口,不动声色地将话题转到了另外一件至关重要的事情上。

    言渊回了神,目光投向柳若晴,也没继续深入去怀疑她,眼下,她并不是一个大的问题。

    “你那天不是跟本王说,你有线索么?你知道刺客是什么人?”

    “知道倒不至于,不过,我能给你提供点线索。”

    她将应心锁小心翼翼地装进身边的盒子里盖好,跟着,对言渊道:“我那天跟他们交手的时候,用剑划伤了其中两个人的腰间,发现他们两人的腰上,都有一个标志。”

    “在腰上?”

    言渊的眸光,瞬间一亮,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问道:“什么标志?”

    “没看清,像是一个八卦图,但是,又好像哪里不对。”

    柳若晴拿起边上的一个苹果,咬了一口,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

    “那八卦图是不是跟正常的阴阳八卦看着刚好相反。”

    “嗯?”

    柳若晴吃苹果的动作微微一顿,想了想,瞬间,眼底一片恍然,“对,对,对,我说那个八卦看着总觉得有点怪怪的,可又没发觉哪里很怪。”

    她将苹果放到一边,看着言渊,道:“没错,确实是跟正常的阴阳八卦相反。”

    言渊沉默了下来,好看的眉头,拧成了一团,抿着薄唇一言不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果然是神机堂的人。”

    “神机堂?那是个什么东西?”

    这个陌生的名字,让柳若晴心生好奇,双眸紧紧地盯着言渊若有所思的脸,眨巴着眼睛。

    “前朝的一个余孽组织,想反朝廷,那个阴阳颠倒的八卦标志,意思就是扭转乾坤,推翻当朝统治的意思。”

    言渊拧着眉,解释道。

    如果这一切跟神机堂扯上关系的话,那一切,就说得通了。

    可是,对方杀云太傅是有动机,但是根本不需要这样大费周章,而且,为什么要留下云娇容?

    言渊心里的疑惑,一时间无法解开。

    “前朝余孽?”

    那不是跟天地会一个道理?敢情那些家伙,也想反清复明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