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2章 082.还不是胆小怕事
    第82章082.还不是胆小怕事

    青年男子抬了抬手,桃花眼始终若有所思地眯着,“找个机会把容儿带过来见我。”

    “是,少主。”

    “你们要小心,锐兵营是言渊带出来的兵,每一个都骁勇善战,以一敌百,到时候,能智取的,千万不要力敌,我们的人会暗中接应你们。”

    “是,少主。”

    靖王府内,柳若晴拿着应心锁,试了各种各样的方法还是无果,不禁有些万念俱灰了起来。

    “啊啊啊啊!”

    她抓狂地对着应心锁吼了好几声,最后,沮丧地耷拉着脑袋,趴在桌子上,“难道真的要老死在这古代了吗?”

    一想起来,柳若晴就浑身一震,赶紧拿起身边的苹果咬了一口压压惊。

    “皇叔。”

    宫门口,刚下了朝准备回王府的言渊,被身后言朔的声音,喊住了。

    言渊回过头来,见言朔的表情略带着几分怅然和无奈,朝他走来。

    “怎么?”

    “朕跟你一起去趟靖王府。”

    言朔提议,却见言渊怔了怔,下一秒,眉头一拧,“找柳天心?”

    “嗯。”

    言朔叹了口气,点点头。

    言渊虽然知道言朔心里爱的是云娇容,可是见他动不动就去找他的王妃,心里还是有些许不满。

    可他并没有将这样的不满表现出来,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随着言朔上了马车。

    “九婶最近可还好?”

    言朔侧目看向言渊,似是问得有些漫不经心。

    只是想到当日自己那么不讲义气地把她丢给皇叔走了,言朔的心里还是有几分小愧疚。

    不知道九婶有没有逃出皇叔的魔爪。

    想到那日柳若晴那死到临头的模样,言朔的眼底,便淌出了几许笑意。

    而他这样完全坦荡的笑,在言渊看来,却万分碍眼,表情也比刚才的时候又沉了几分。

    “你很担心她?”

    这句话,他是板着脸问出口的,口气中带着的那明显的敌意,让言朔嘴角一僵,视线,猛地朝言渊投了过来。

    见这双一贯清冷的眸子里,此刻就像是淬了一层薄冰,从他的眼底,释放出了淡淡的寒凉之气。

    言朔眸色一怔,跟着,轻笑出声来,“当日朕丢下她不管,确实愧对于她,朕自然担心她。”

    言朔这话,说得十分刻意,像是故意给言渊透露出些许暧昧成分似的,眼底的笑容,也逐渐绽放在他那张妖孽的俊脸上。

    相比起他的满面春风,言渊的脸,却越发朝寒冷的冬日靠近,他半眯着双眼,脸上的敌意,比起刚才又深了许多。

    “怎么?担心本王会对自己的王妃做什么过分的事?”

    他刻意强调了“自己的王妃”这几个字,像是要跟言朔宣示着自己的主权一般。

    言朔在心底暗笑,还从来没发现,皇叔会为了一个女人,对他这个侄子这般敌意的。

    看来,他这个向来不近女色,甚至被传有断袖之癖的小皇叔,终于轮到有人能对付他了。

    “皇叔也别怪朕多担心,你那天对九婶这么凶,朕能不担心嘛,朕是你的侄子,也是她的侄子嘛,再说,朕没保护好她,传到母后的耳中,也要受母后责备不是?”

    言朔将自己这一番话,说得十分冠冕堂皇,又不动声色地将言渊责备了一番。

    言渊从鼻尖发出了一声冷哼,没有回答,目光投向窗牗外,拧着眉头,显得有几分焦躁。

    言朔扫了他一眼,嘴角勾起了一抹浅笑。

    一路上,二人无言,很快,马车便到了靖王府。

    言渊跟言朔二人相继下车进府。

    “她在东苑,你自己过去找她,我就不去了。”

    说完,便径直往书房的方向走去,虽说言朔是皇帝,可言渊在他面前,丝毫不用顾及什么君臣之礼,他们之间,唯有叔侄关系。

    言渊留下这句话,也不等言朔开口,便直接走了。

    言朔看着言渊带着火气的背影,眼底漾开了玩味的笑,想到自己找柳若晴的目的,他也没停留太久,继而转身走进了东苑。

    言朔踏进东苑的时候,正巧看到柳若晴坐在亭子里,按着那个应心锁,抓狂地自语着什么。

    “九婶。”

    言渊笑着唤出声,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和称谓,柳若晴抬起头来,见言朔正笑嘻嘻地朝她走来。

    想到这家伙那天那么不讲义气地把她丢给言渊走了,柳若晴的心里就一肚子的不满,看言朔的眼神,也充满了鄙视之色。

    “干嘛,来看我有没有被你叔叔揍死吗?”

    柳若晴一开口,口气中便充满了鄙视的色彩,丝毫没有顾及眼前这个跟她年纪相仿的少年,是当今天子,可以主宰她生杀大权的少年帝王。

    言朔笑嘻嘻地在柳若晴身边坐下,比言渊稍显青涩的俊脸上,洋溢着灿烂夺目的微笑,虽然好看,却又多了几分讨好的味道。

    “朕知道九婶责怪朕那天把你丢下,可朕也是有苦衷的。”

    “苦衷?能有什么苦衷?”

    还不是胆小怕事!哼!

    柳若晴眼底的鄙视丝毫没有减退,更别提什么君臣之礼了。

    言朔并不介意她这样的态度,听她这么说,便佯装苦恼道:“皇叔是朕的长辈,亲叔叔,朕能大逆不道帮你对付他吗?”

    柳若晴对他的话,根本就不相信,虽然言渊是言朔的亲叔叔没错,可言朔是君,言渊是臣,在君臣面前,就是亲父子也得先尊重“君为臣纲”的道理。

    这么浅显易懂的道理,她这个小老百姓都懂,她就不信,这个坐在朝堂之上,最位高权重的人会不懂。

    柳若晴用眼尾没好气地扫了他讨好的笑脸一眼。

    “我还是你婶婶呢,你怎么不帮我这个长辈,之前还说什么欠我一个人情,只要我一句话就赴汤蹈火呢。说白了,自家人,就是比我这个嫁进来的外人亲呗。”

    言朔被她说得有些臊,讪讪地摸了摸鼻尖,笑得有些谄媚——

    “九婶怎么能这样说朕呢,朕是真心想帮你的,这样好了,除了皇叔之外,其他人谁要是敢欺负你,朕都帮你做主,好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