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3章 083.谁这么嚣张
    第83章083.谁这么嚣张

    “呵呵!”

    柳若晴对着他,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睨着他,道:“你觉得除了你家皇叔之外,还有人敢欺负我吗?”

    言朔一愣,跟着,露出了赞同的笑。

    确实,除去皇叔之外,她靖王妃这个身份站出来,就没人敢欺负她。

    柳若晴也懒得跟他继续瞎扯,知道他日理万机的皇上大人纡尊降贵亲自来靖王府找她,肯定是为了他那个宝贝心上人了。

    她将手中的应心锁和苹果放到一边,侧过身看着言朔,道:“说吧,这次又让我帮你做什么事?”

    言朔见柳若晴主动提起,漂亮的眼眸,闪过一道光亮,“朕就知道九婶最是懂朕的人。”

    “少来,本姑娘是想着都得罪了言渊了,不能再把你也给得罪了。”

    她要是把东楚的一把手二把手全给得罪光了,她还能活到回到现代的那一天吗?

    柳若晴在心里泛起了嘀咕,想到自己这般委屈求全,心里就委屈得很。

    面对柳若晴的直言不讳,言朔但笑不语,还算是他这婶婶有点自知之明。

    “是这样的,九婶,容儿几日前已经离开皇宫了,朕安排她住在北京西郊的一处别院里。”

    “嗯,听说这事了。”

    柳若晴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拿起边上的苹果,随意地咬了一口,继续道:“你不是还派了一千个什么锐兵营的侍卫去保护她吗?还不放心?”

    前几天她就听说这事了,据说那锐兵营还是朝廷养的一批精锐部队,主要用来皇帝出巡的时候,保护皇帝安危的关键组织。

    还听说这批侍卫是言渊那家伙亲自培养出来的,一共就两千名。

    光听这培养的头头,再加上这数字,就知道,这锐兵营里的侍卫可不是普通的兵。

    这么重要的兵力,皇帝竟然分了一半去保护云娇容,看来言朔这小子,是真的爱死了云娇容了。

    言朔被她这么一问,有些默认地无奈一笑,“发生这么大的事,容儿又差点被人劫去,她不在朕的身边,放哪里朕都不放心,可容儿非要离开皇宫,朕只能放她走了。”

    言朔这话,虽然说起来很轻松,可柳若晴还是在言朔那双深邃的眸子里,看出了几分无可奈何。

    爱美人不爱江山这事,她是在电视小说里面看到过。

    可眼前这个少年帝王,虽然还没有到爱美人不爱江山的地步,可一旦真有一天,有这样一个选择摆在他面前,他会不会真的选择了云娇容?

    柳若晴沉默地看着他半晌,心里竟有些同情起他来。

    “好吧,那你想要我做点什么呢。”

    “朕希望,在彻底除掉神机堂的人之前,九婶能偶尔去看看容儿,陪陪她。”

    言朔这话,说得有些隐晦,柳若晴却很清楚,他只是不好意思要求太多。

    说什么偶尔去看看云娇容,事实上,他是巴不得她就住在云娇容身边,跟那一千名锐兵营的侍卫一起保护云娇容吧。

    其实吧,他是皇帝,完全可以命令她这么做,可他并没有。

    就冲他尊重她的份上,她也不拒绝。

    “好啊,反正我也没事,偶尔去找她玩玩也好。”

    见柳若晴同意了,言朔的脸上,当即露出了欣然的笑容。

    “九婶,你对朕的大恩,朕一定铭记于心。”

    “呵呵。”

    柳若晴扯了扯嘴角,没把言朔这话放在心上。

    还大恩呢。

    真把她当大恩人,那天就不会把她丢给言渊那么危险的人物手中了。

    要不是她当时机智,拿神机堂的线索跟言渊打商量,说不定那个时候就已经挨他狠狠一顿揍了。

    柳若晴在心里吐槽道,将应心锁收拾好,起身对言朔道:“放心吧,你那宝贝心上人,我不会丢了她的。”

    另一边,金碧辉煌的房间,夜明珠的光,将房间照得通透,整个房间,是一片彰显尊贵的明黄颜色。

    房间正中央,坐着一名年近五旬的中年男子,眼神犀利,说话间,已经杀气腾腾。

    “交代你们的事,都听清楚了么?”

    “听清楚了。”

    “这次的事,必须成功,一旦失败,你们知道该怎么做。”

    “属下明白。”

    紧接着,一干人等从房间里退下,很快,便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一行人,趁着夜幕,马不停蹄地往东楚京城的方向快速行进。

    西郊别院——

    “娇容,你真的不明白我那皇帝侄子的心吗?”

    这是柳若晴第二次来西郊别院找云娇容闲聊,在这古代,她除了研究怎么回到现在去之外,她也想不出还有其他好的娱乐项目了。

    云娇容端着茶杯的手,停顿了一下,垂着的眸子,闪了一闪,眼底,掠过一丝怅然。

    想到从小到大,她父亲都时不时地提醒她,让她不要跟皇帝走太近,更加不要对皇帝动情,她一直都铭记于心。

    哪怕双亲如今都离开了她,她依然铭记这一点,丝毫不敢忘记。

    尽管,她不知道双亲为什么要一再地警告自己。

    可是,有时候,感情的事,真的很难控制,她越想逃避皇帝,心里,就越是想他想得无法自拔。

    她蹙起了眉,半晌,才勉强出声道:“皇上乃九五之尊,娇容如今只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哪里受得起皇上的错爱。”

    她避重就轻地回答了柳若晴的问题。

    柳若晴看着她的表情,虽然她没有明确回答她,可是,她的表情和眼神都告诉她,其实云娇容对皇帝是有感情的,可似乎又因为什么苦衷而压抑着自己的情感。

    “我就是搞不懂你们这些人,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哪有这么多身不由己。”

    柳若晴翻了翻白眼,吐槽道,“我那侄子可是把保护他性命的一半兵力都调来保护你了,就冲这心思,你还担心他变心看上别人?”

    柳若晴主观地认为,云娇容之所以拒绝皇帝的心,应该是担心要跟三宫六院争宠吧。

    毕竟,人家是皇帝,后宫三千多平常的事。

    虽然,对女人来说,这事儿确实挺让人头疼,可也难保皇帝不会为她弃三宫废六院啊。

    小说里不都这么写的么。

    再说了,喜欢了就上,不喜欢就散呗,这么扭扭捏捏,一点都不干脆。

    当柳若晴在心里对云娇容这一番吐槽时,从未想过,有一天当她面临着抉择的时候,才发现,爱情,真的不是“喜欢就上”这么简单。

    生不由己的爱情,有时候真的很伤人,很伤心。

    云娇容被柳若晴这话给逗笑了,不过,也没为自己辩解什么。

    这事,连她自己都搞不明白,别人又何尝能明白呢。

    柳若晴见她避而不答,也就没多管闲事再追问,目光朝屋外看了一眼,回头道:“天快烟了,我先回去,改天再来找你。”

    云娇容起身想送她,却被柳若晴给阻止了,“不用送了,我都是这里的常客了。”

    临走前,柳若晴还是不死心地回头对云娇容道:“你要是能安心待在皇帝身边,也不需要我动不动就过来跟你唠家常了。”

    云娇容一愣,正要开口,柳若晴已经从屋内走出去了。

    云娇容看着柳若晴的背影,发呆了片刻后,听身边的小艺开口道:“小姐,皇上对您可真是用情至深呢,靖王妃能经常过来陪您聊天解闷,八成是皇上要求的,奴婢觉得,靖王妃说的对,您呀,根本就不需要担心皇上会变心。”

    云娇容的心,紧了紧,柳若晴的话和小艺的话,都在她耳边交替着响着。

    因为她的父亲是太傅,从小她都是在皇宫里跟皇帝一起学习一起长大,可谓说青梅竹马。

    皇帝对她,始终一如既往,她从未见过他的身边,出现过其他女孩子。

    担心皇帝变心吗?

    她想,此刻的她,就怕皇帝不变心吧。

    如果这话她说出来,一定会被人讽刺,说她仗着皇帝爱着她,所以敢这样有恃无恐地说出这句话。

    可没人知道,就是这一刻的云娇容,真的是害怕皇帝不变心。

    皇帝给她的爱,太深太重,她真的无力偿还,也无力回报。

    柳若晴刚进城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可就在她会靖王府的路上,却发现一群人集中在一座府邸前,大声喧嚷着什么。

    “那边不是宰相府吗?怎么挤了这么多人。”

    出于好奇,柳若晴也往宰相府那边走去,拥挤的人群,将宰相府门口围得水泄不通,甚至还时不时地传出些许叫骂声。

    “谁胆子这么大,敢在宰相府门口这么嚣张。”

    柳若晴有些好奇地低声自语着。

    宰相王辅成除了贵为当朝宰相之外,还是当今太后的亲哥哥,皇帝的亲舅舅呢。

    光是这一层关系,就没人敢在宰相府造次。

    而且,据说王丞相为官清廉,深受百姓爱戴,眼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会有人这样聚众叫骂。

    更奇怪的是,这么多人围在相府门口叫嚣,竟然没有人出来赶人。

    越想,柳若晴就越觉得不对劲,当她走近的时候,听得也就更清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