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4章 084.王爷变体贴了
    第84章084.王爷变体贴了

    什么杀人偿命啊,纵容包庇之类的全出来了。

    “谁杀人了?”

    她低语了一声,从人群中挤了进去,见人群围着的中间,一对衣着不凡的中年男女正瘫坐在相府门口,神情憔悴,泪湿衣襟。

    柳若晴扫了四周一圈,找了一个看热闹的人,问道:“这位大哥,发生什么事了,这些人怎么敢在宰相府门口闹事啊?”

    “这事儿可大了,宰相府的大公子把沈家二小姐给杀了。”

    “啊?怎么可能!”

    柳若晴一脸的不敢相信。

    王玄翎杀了人?怎么可能!

    柳若晴差点怀疑自己听错了,她有一次去找太后嫂子聊天的时候,偶然在长寿宫见过王玄翎一次,那个看上去那般温润如玉,翩翩有礼的青年,怎么会杀人。

    虽说人不可貌相,可她真的不敢相信王玄翎会杀人。

    这中间,会不会有什么误会?

    就在她诧异的当口,那看热闹的人冷嗤了一声,道:“怎么不可能,你见过那王公子吗?王丞相虽然为官清正,可也指不定他教子无方呢,况且,这事儿,可是王公子亲口承认的,还能有假?”

    “啊?他都承认啦?”

    这个消息,再一次让柳若晴大吃一惊。

    王玄翎亲口承认,那就是说,他真的杀人了?这其中真的没有隐情?

    “是啊,可正是因为他是王丞相的儿子,衙门里到现在还不肯来抓人,所以,这沈老爷跟沈夫人才跪在这里哭呢。”

    随着那人的话音落下,柳若晴的目光,朝跪在地上的沈氏夫妇投了过去。

    “鸢儿,我的鸢儿……”

    “鸢儿,你回来啊,你为什么要丢下娘……”

    “鸢儿,你放心,爹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

    两人看上去哭得十分伤心,就是路过的人看着,都有些于心不忍。

    虽然老百姓也敬重王丞相,可对于王丞相包庇自己的儿子的做法,也有些不能认同,开始纷纷指责了起来。

    柳若晴没有说话,一边听着那些人指责王丞相教子无方,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地上跪着的沈氏夫妇。

    两个人几乎都哭得肝肠寸断,几乎都晕厥过去了,可柳若晴还是发现了一丁点儿的不同。

    那沈老爷确实是伤心得几度晕厥过去,身子因为痛哭而颤抖得十分厉害。

    反观沈夫人,虽然同沈老爷一样哭得很是伤心,可总让柳若晴看出了一些夸张的成分在里头。

    那模样,就像是在卖力地演着一场戏,真正的伤心,倒是没有从她的眼泪中看出来。

    柳若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因为站在王玄翎这边,所以才对这个案子有诸多的怀疑,可是,沈夫人的模样,真的让她很怀疑。

    自己的女儿都死了,她怎么还有心思在这里演哭戏。

    难不成,这沈夫人是沈小姐的继母不成。

    思来想去,也就只有这种想法说得通。

    带着怀疑,柳若晴从宰相府离开,这事儿可是牵扯到了太后嫂子的亲侄子,肯定会惊动皇帝的。

    想要知道更多,还是不要听这些人道听途说才是。

    “这沈老爷可真是对沈二小姐没的说,虽说是沈夫人带过来的拖油瓶,可真是把她当亲女儿看待。”

    “是啊,不过,那沈夫人反倒奇怪,对自己的亲女儿都不好,我听我在沈府的亲戚说,经常看到沈夫人打骂沈二小姐,下手还不轻,好几次都是沈大小姐跟沈老爷看到了,才阻止了她。”

    “是吗?那这沈夫人可真不是人,刚才看到她哭这么伤心,还真是没看出来她是这样的人……”

    回靖王府的路上,柳若晴还听到好几个人在议论沈氏夫夫,果然,她刚才的判断没错,那沈夫人一点都不像伤心的样子。

    只是,她没料到的是,沈老爷才是继父,沈夫人是亲生母亲。

    靖王府——

    “王爷,该用晚膳了。”

    “嗯。”

    放下手中的公务,言渊起身从书房里出来,走到大院的时候,突然间想到了什么,问道:“王妃回来了没有?”

    那个女人为了讨好皇帝,倒是积极得很,天天往西郊那边跑。

    “王妃她……”

    管家正要回答,便看到柳若晴若有所思地从门外走进来。

    “王爷,王妃回来了。”

    管家指着门口,对言渊道。

    柳若晴刚跨进门,便看到言渊跟管家站在院子里,视线正一同朝她看过来。

    言渊看到她的时候,暗沉的眼底,掠过一道异样的光,只是,并没有当着柳若晴的面表现出来。

    不过,想到那天她跟他说,他横刀夺爱,破坏了她青梅竹马感情的事,言渊心里的那团火,便开始燃了起来。

    柳若晴倒是从未意识到这一点,毕竟,那个青梅竹马的故事也是她自己瞎掰出来的。

    现在,她满脑子都是王玄翎杀了沈家二小姐这件事。

    看到言渊,便立即朝他走了过来,“言渊,言渊,正好,我找你有点事。”

    她自然地伸手,抓着言渊的手臂,璀璨的星眸中,闪烁着动人的色彩。

    言渊低眉,往自己手臂上的那双柔弱无骨的手扫了一眼,眼底闪烁着异彩,却表情平淡。

    只是,他并没有将柳若晴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拿开,而是淡淡地开口道:“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

    咕噜……

    柳若晴的话刚到嘴边,肚子便响起了咕噜噜的叫声,在三个人中间,听上去格外突兀。

    言渊的目光,朝她扫了一眼,口气依然淡淡的,“饿了?”

    “嘿嘿,是啊。”

    她尴尬地笑了笑,伸手挠了挠自己的头皮。

    管家立即尽责地在一旁出声道:“禀王妃,晚膳已经准备好了。”

    言渊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边吃边说。”

    那口气,虽然生硬的很,可跟在言渊身边几十年的管家,可是第一次发现,他们家王爷变得这么体贴人。

    “好啊,好啊。”

    柳若晴哪顾得上跟言渊客气,二人直接往用餐的偏厅走去。

    两人一到,饭菜就已经准备好了,柳若晴坐下,赶忙拿起筷子扒了几口,尽管那吃相确实有些难看,可言渊也只是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