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5章 085.夸别的男人夸这么起劲
    第85章085.夸别的男人夸这么起劲

    柳若晴塞了几口饭下去之后,又想到了自己要找言渊说的事,停下扒饭的动作,看向他,道:

    “我刚才进城的时候,经过宰相府,听说王玄翎杀了人,这事你听说了没有?”

    “嗯,下午的时候,王丞相进宫找皇上说过了。”

    “说过了?”

    说过了,竟然谁都没有行动,看来还真打算包庇呢。

    不像啊,太后嫂子可不是这样的人,再说,王丞相要真打算包庇自己的儿子,完全可以凭借他的能耐,秘密将沈家的人给封口了,何须特地跑来告诉皇帝,而且,连言渊也知道了。

    “诶,那你们怎么办?说实话啊,我真的觉得王玄翎一点都不像是会杀人的人,我觉得他一定是被陷害了。”

    柳若晴十分肯定地开口。

    言渊放下筷子看着她,并不着急谈论这个案子,而是看着她,问了一个跟这个案子不是很有联系的问题。

    “怎么?你这么了解王玄翎?怎么确定他就不会杀人?”

    “我之前在皇嫂那边见过他一面,那样优雅温润,彬彬有礼,而且谈吐不凡,我看他那模样,就是一名十分守礼的君子,沉稳庄重,嗯……”

    柳若晴歪着脑袋想了想,总觉得把自己能想到的好的形容词全用上了,似乎都无法形容出王玄翎在她心中的好形象。

    “总之,我看人很准的,王玄翎绝对没杀人。”

    柳若晴也不知道自己这样的直觉到底来自哪里,总之,她就是很肯定。

    言渊因柳若晴这一番将王玄翎夸得天上有地下无的话而有些吃味,她是哪里来的自信对一个才见过一面的人这么信任。

    “是吗?”

    言渊的鼻尖,发出了一声不以为意的冷哼。

    虽然他心里也不太相信王玄翎会杀人,可是,听柳若晴这么夸他,言渊的心里就是十分不痛快。

    “皇上已经将这个案子交由本王来全权负责,他有没有杀人,调查过了才知道。”

    “你来负责?那带上我呗,我跟你一起去。”

    柳若晴立即自告奋勇道,眼底那跃跃欲试的样子,让言渊看着,越发觉得碍眼了起来,“你去做什么?”

    “帮你一起查啊,多个人多个帮手嘛。”

    “本王身边多的是能人,需要你来多什么事?”

    他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看她为王玄翎的事这么积极,他的心里就又气又恼。

    “那可说不准,万一你们漏了什么,谁知道会不会冤枉了王公子,再说了,你身边那些能人,谁知道是靠什么本事上去的,你可别忘了那个提刑官,差点就因为他的误判,让云太傅一家子死得不明不白了,我可不想王公子也是这样的下场。”

    柳若晴不服气地翻了翻白眼。

    她对王玄翎案子的积极以及对言渊那毫不掩饰的不信任,这两者对比之下,言渊心中的那团火,便烧得越发旺了起来。

    “这件事不需要你来多事,本王自会处理,你一个女人,去做一个妇道人家该做的事。”

    说完,连面前的饭菜都没吃饭,便起身拂袖而去。

    柳若晴看出来他生气了,却也不知道他为何发那么大的火。

    “这小子,难不成巴不得王玄翎杀人了不成,跟他讨论一下,还气成这样。”

    柳若晴才不管言渊为何生气,她嘀咕了两声之后,便又开始夹着自己面前的饭菜吃了起来。

    边上站着伺候的下人,看着柳若晴那心宽的样子,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王爷这分明是气王妃那么夸王公子,连他们这些下人都看出来了,这王妃娘娘怎么这都没看出来。

    没有言渊坐在自己面前吃饭,柳若晴这顿饭吃得特别自在。

    尽管,就算言渊坐在她面前,她也不会顾及他什么,可是,每次都要对着他那张面瘫脸吃饭,看久了还是会倒胃口。

    吃完了最后一口饭,柳若晴一脸满足地抚着撑得发胀的小腹,从用餐厅走出来,目光,朝书房的方向看了过去,果然,书房里的灯光来亮着。

    “不让我查,我就不能自己想办法吗?切!”

    她不以为意地瘪瘪嘴,伸了伸懒腰,回到东苑,却不见小月的影子。

    “小月这家伙最近怎么回事,老是不见人。”

    她边嘀咕着边往床边走去,一向独立的她,倒也并不是十分依赖小月。

    第二天一大早,柳若晴比往常要起得早一些,小月端着洗脸水进来的时候,她已经穿戴了好了。

    “公主,您醒了。”

    “嗯,今天有件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将腰带绑好后,她接过小月递上来的毛巾洗了把脸,道:“我要去给王公子伸冤去,祝我成功!”

    双手往小月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拍,见小月突然间发出了一声闷哼,眉头拧了起来,脸色骤然变得惨白。

    “怎么了?”

    柳若晴见她脸色都变了,眼底掠过一丝紧张。

    “没……没事。”

    见柳若晴的手伸过来,小月快速往边上一躲,漫不经心道:“公主,您是懂武功的人,您那点力道往奴婢的肩膀上压下来,可把奴婢给疼死了。”

    “是吗,我刚刚力道也不重啊。”

    柳若晴看了看自己的手掌,一脸无辜。

    “您是习武之人,当然不觉得重啦,奴婢就一介女流,哪里承受得住哦。”

    “也是哦,呵呵,那我下次注意点。”

    柳若晴干笑了两声,“我要先出去了。”

    “好的,公主。”

    目送柳若晴离开之后,小月咬着牙关,蹙着眉头,面目狰狞地捂着肩膀,在一边的凳子上坐了下来。

    将外衣脱下,被纱布包裹着的肩膀上,渗出了一片刺目的猩红。

    柳若晴从东苑出来的时候,刚好碰见了从门外回来的徐管家,“老奴参见王妃。”

    “老徐,你家王爷上朝去了?”

    她看着徐管家,试探性地问道。

    管家不知道她找言渊有什么事,也没多想,便老实作答道:“回王妃,王爷今日没上朝,而是去调查王公子的案子去了。”

    “哦,这样啊,那他现在就是去相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