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7章 087.默契配合
    第87章087.默契配合

    做母亲的,自然更心疼儿子,哪里还像王丞相那样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当下便红着眼眶,对柳若晴怒斥道:

    “靖王妃,翎儿喝酒喝得都快死了,你怎么能这样对他,你是打算打死他吗?

    面对王夫人的斥责,柳若晴并不辩解,只是看着王玄翎瞬间沉默的模样,道:

    “你看他的样子也不想活了,与其活着让别人这么不开心,不如让他死得痛快一些。反正他活着也没打算帮沈小姐找到真凶,不如随沈小姐去了,也不枉他们相爱一场。”

    言渊站在一边,由始至终都没开口说一句话,只是看着柳若晴那模样,嘴角勾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有时候,对付这种自暴自弃的人,这个女人这流—氓又直接的做法,反倒是更有用。

    他明显看到王玄翎的状态有些不一样了,这一点,柳若晴自然也看出来了,眼底,不动声色地闪过一丝欣慰。

    她蹲在王玄翎面前,无视了王夫人那愤恨的表情,道:“怎么样,考虑好了吗?打算给沈小姐伸冤呢,还是打算就这样陪她一起死?等你想好了,我跟王爷再过来,希望下次来的时候,不是来参加你的葬礼。”

    柳若晴的话,说得有些狠,虽然不中听,却句句在理。

    王丞相虽然也有些听不下去,可也没为自己的儿子反驳。

    柳若晴走回到言渊身边,身子紧紧地贴着他的手臂,撒娇道:“走吧,王爷,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在这个连给自己心上人伸冤的本事都没有的废物身上,人家早上出来,早饭都没吃,饿死了,你陪我回家吃早饭吧。”

    言渊看着她璀璨的星目里反射出来的狡黠,动了动唇,十分配合地出声,“好。”

    手,裹住柳若晴停在他胸前的小手,紧握在他温暖的掌心中,转身往外走。

    第一次被言渊这样牵着手,柳若晴的眸色怔了怔,心里头,像是突然间漏掉了什么一般,愣一下,看着言渊的表情,多了几分错愕。

    王丞相夫妇也没想到言渊真的说走就走,表情陡然急了。

    这件事,交到王爷手上可能还有出路,如果王爷也甩手不管的话,玄翎可真得冤死了。

    两个人急得不行,可自己的儿子眼下又颓废到什么都不说,他们总不能让王爷一直耗在这里吧。

    就在言渊带着柳若晴准备离开的时候,原本寂静到令人压抑的房间里,传来了王玄翎因为酒精的作用而过于沙哑的嗓音。

    “靖王爷。”

    似乎早就料到王玄翎会开口似的,柳若晴得意地扬了扬眉,跟言渊对视了一眼,二人转过身来。

    这是王玄翎自昨日沈鸢被杀之后,说的第二句话。

    他抬着腥红的眼眸,看着言渊二人,苦笑的表情下,满是痛苦和自责。

    他从地上站起,额头上还留着被柳若晴砸了酒瓶而露出的伤口。

    虽然柳若晴刚才的举动有些吓人,但还是很有分寸得把握住了力道,所以,虽然王玄翎流了一些血,但并不是很严重。

    “王公子可是想好了?”

    言渊淡淡地挑了下眉,表情看上去还是十分平淡。

    王玄翎的步伐有些晃,可虽然颓靡,眼神看上去却比刚才清醒了许多。

    “玄翎,你快点说啊,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夫人在一旁催促着王玄翎,真的不希望自己这般优秀的孩子,会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冤枉。

    王玄翎伸手,轻轻地拍了拍王夫人的手背,带着宽慰的眼神看了她一眼,跟着,对言渊道:“王爷,王妃,请坐。”

    言渊二人依言走到边上的椅子上坐下,王丞相夫妇也随后跟着坐了下来,二老都紧张地盯着王玄翎。

    想起死去的沈鸢,王玄翎的眼眶,再度一红,只是,言渊跟柳若晴在这里,他不好再那么失态,只能忍着心头的痛苦。

    “几天前,我接到鸢儿的来信,她跟我说,她怀了我的孩子,当时,我奉命正在西南赈灾,接到鸢儿的信时,差不多已经收尾了,剩下的事交给了地方官之后,就连夜赶回京城,当我赶到沈府的时候,鸢儿就……就已经自杀了……”

    虽然竭力忍着不想让自己在言渊面前太过失态,可说到最后,王玄翎终究还是没能忍住痛哭出声。

    柳若晴一直在打量着王玄翎的表情,那种痛苦跟自责就是演技再好的影帝也演不出这样的眼神,不像是在说谎。

    “你说沈小姐是自杀的?”

    柳若晴抓到了其中的关键,出声问道。

    王玄翎咬牙忍着自己的情绪,看着柳若晴,点了点头,“沈府那边的人是这样告诉我的。”

    原来沈鸢是自杀,难怪衙门那边的人没过来抓王玄翎,她一开始还以为是衙门碍于王丞相的身份才没过来抓人,没想到竟是这样。

    “既然如此,为什么沈家的人还在相府门前闹?”

    柳若晴想到了昨晚在沈府门口看到的情景,又一次问道。

    王玄翎的眼眶,因为柳若晴这个问题而再度一红,“仵作验出鸢儿已有一个多月的身孕,沈家人觉得是因为我伤了鸢儿的名节,她承受不住流言蜚语才自杀的。”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看得出来,他确实是在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不想让自己在言渊面前太过失态,停顿了片刻之后,道:“确实是我害死了鸢儿,如果我能早点赶回来,她说不定就不会……”

    王丞相夫妇听儿子说出来的真相竟是这样,不禁松了口气。

    昨天听儿子这么说,还真的以为是他杀死的,难怪衙门里的人没来相府,王丞相的心思,跟柳若晴是一样的。

    就在柳若晴暗自在心里分析王玄翎说的这些事,视线投向言渊的时候,见他也是一言不发地坐在椅子上,薄唇微微地抿着,表情却一如往常的淡漠。

    “这件事,本王大致清楚了。”

    沉默了片刻之后,言渊从椅子上站起,朝柳若晴走来,“走吧,先回王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