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088.请爱妃赐教
    第88章088.请爱妃赐教

    “王爷,那这件事……”

    “相爷放心,这件事,本王会亲自调查,不会让王公子蒙冤的。”

    “如此就多谢王爷了。”

    言渊跟柳若晴二人从宰相府离开之后,两人走了一段距离,柳若晴侧目问他,道:“你相信王玄翎说的话吗?”

    言渊停下脚步,若有所思的目光,看向柳若晴带着询问的眸子,盯着她看了数秒后,道:“你不是很相信他吗?”

    “对啊,我当然相信他,我只是觉得他说沈鸢自杀这件事,有点令人怀疑。”

    柳若晴毫不保留地表达自己对王玄翎的信任,同时,她说出的这个怀疑,也正合了此刻言渊心中的想法。

    “好,说说看,怎么令人怀疑。”

    言渊没说出自己的看法,只是看着柳若晴,每一次,看她分析案情的时候,总有一种夺人眼球的吸引力。

    “你想想,王玄翎刚才不是说,沈鸢在得知自己怀有身孕的时候,就给他去了信,他既然已经连夜赶回来了,沈鸢为什么不等他回来商量,就马上自杀了,如果她真觉得没脸见人而自杀的话,完全没必要写信告诉王玄翎呀。”

    “嗯。”

    言渊安静地听着,“或许,在她写信给王玄翎之后,就被人知道了她未婚先孕这件事,她经受不住流言蜚语就自杀了呢?”

    他侧目看着柳若晴,问道,却引来了柳若晴一记没好气的白眼,道:“都不知道你是不是真心替王玄翎伸冤呢,都没认真把他的话听进去。”

    面对她的指责,言渊也没介意,只是勾了勾唇,看上去心情似乎不错,“请爱妃指教。”

    他长臂一伸,看似有意地揽过柳若晴的肩膀,二人看上去甚至有些亲密。

    被言渊这突如其来的亲热举动给弄得愣了一下,柳若晴的身子,僵了一下,表情有些不自在。

    却故作漫不经心地开口道:“王玄翎不是说了嘛,沈家的人是在仵作验尸的时候,才知道沈鸢有了一个多月的身孕,就是说,在此之前,任何外人,包括沈家的人都不知道这件事,沈鸢就算没脸见人要自杀,也不急于这一时啊。”

    言渊没有回话,只是眼底噙着淡淡的笑意,沈意不知道他在笑什么,只是,身子被他这样揽着的感觉,总让他觉得十分不自在。

    “喂,你到底怎么想的嘛,沈鸢的尸体可不能放太久,如果她不是自杀,那么,王玄翎很可能会被牵扯进去。”

    “所以,我们现在不回王府。”

    “不回王府?”

    柳若晴一愣,“那去哪里?”

    “你都说了,沈鸢的尸体不能放太久,现在,当然是去沈府。”

    当沈府的人听说当今靖王爷亲自来府上办案的时候,一个个都显得有些惶恐不安。

    “王爷,王妃,两位这边请。”

    沈府的当家人沈崇走在前头,战战兢兢地带着言渊往沈鸢生前的闺房走去,而他的身边,还跟着沈夫人刘氏和沈家大小姐沈倩。

    一路随着沈崇前往沈鸢闺房的时候,柳若晴已经将沈家有关联的人,都细细地观察了一遍,而后,不动声色地收回了目光。

    一行人来到沈鸢闺房门口的时候,发现门口守着几个衙差,看到言渊过来的时候,立即上前行礼。

    “卑职参见靖王爷。”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回王爷,卑职奉府尹大人之命,在此保护案发现场。”

    “嗯,你们先下去吧。”

    “是,王爷。”

    一行人相继进入沈鸢的房间。

    房间里的摆设并没有什么异样,只是梁上多了一根绳索,这里应该就是沈鸢上吊的地方。

    柳若晴小声地凑到言渊身边,压低声音道:“这府尹倒是挺明智的,幸好派人把这里保护起来,不然的话,这案发现场可真怕会被人动了手脚。”

    柳若晴这声音虽然很低,像是在跟言渊说着悄悄话,可又恰到好处地让自己的声音完全落入了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说话的同时,又不动声色地打量着他们脸上的每一个表情,而后,唇角暗自勾起。

    其实,是不是自杀,判断方法很简单,根本不需要用脑子,电视里都演过很多次了。

    柳若晴走上前去,将倒在地上的那把沈鸢用来踩上去的凳子扶起,跟着,自己踩了上去。

    拿起那条绳子,往自己的脖子里塞进去,却显得有些吃力。

    因为踮着脚尖,脚下有些摇晃,沈家人一个个都焦急地朝她围了上来,“王妃,您小心呀。”

    言渊笑看着柳若晴的举动,在沈家人都围上去之后,他也走上前来,伸手将柳若晴从凳子上扶下,假惺惺地致歉道:“本王的王妃一向都很调皮,几位别见怪。”

    “草民不敢,草民不敢。”

    他们哪里敢责备堂堂王妃,只是不知道这靖王妃刚才为什么要这样做。

    沈家人一个个都带着诧异的目光看着柳若晴。

    对于言渊那话,柳若晴也不反驳,只是看向沈崇,问道:“沈二小姐身高有多高?”

    “大概六尺二寸,王妃为什么要问起这个?”

    “哦,没什么,随便问问,就是奇怪,本妃六尺五寸的身高都够不到这绳子,她是怎么够到的。”

    她这话,看似说得漫不经心,实则却是在敲山震虎,此话一出,她就看到有人的脸色变了。

    很好。

    柳若晴在心里勾起了唇,而后,又很识相地站到言渊身边,道:“王爷,你刚刚来的时候,不是说还要看看沈小姐的尸体吗?现在我们可以去看了吗?”

    她眨巴着无辜的眼睛,将言渊推到了台前。

    要知道,她虽贵为靖王妃,可在这些古人面前,终究是个妇道人家,想要提出验尸,肯定得抬出一个能说得上话的重量级人物。

    而这个人物,当然非言渊莫属。

    如果她判断没错的话,在沈鸢的身上,一定有一些仵作没有看到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