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9章 089.可疑之处
    第89章089.可疑之处

    她这个要求一提出来,有人的脸色便瞬间变了变,甚至比起先前,脸色更难看了,甚至,在那人的眼神中,她看到了恐惧和不安。

    柳若晴跟言渊对视了一眼,见言渊点点头,对沈崇道:“沈老爷,本王发现这个案子有很多疑点,必须看到沈小姐的遗体才能做进一步的确认,请问,现在沈小姐的遗体安置在哪来?”

    沈崇听言渊这么说,立即点了点头,“王爷这边请。”

    “慢着!”

    就在这个时候,沈夫人刘氏出声了,眼睛还留着昨日刚哭过的红肿。

    柳若晴动了动唇,回过头来,看着刘氏笑道:“怎么了,沈夫人?”

    “王爷,王妃,鸢儿都已经死得那么惨了,难道几位还想去侵扰鸢儿安息,让她更加死不瞑目吗?”

    “夫人,这……”

    沈崇正准备出声,却被刘氏给打断了,“鸢儿不是你的亲生女儿,你当然不会顾及那么多,她不过是我带来的拖油瓶而已,可是,她毕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怎么忍心让她再被打扰。”

    “这&……”

    沈崇被刘氏这一番质问给说得有些里外不是人,为难地看着言渊,神色尴尬。

    “王爷恕罪,内子失去鸢儿,确实过于伤心,之前仵作也已经来验过了,应该没什么可疑的地方,不如……”

    “哦?”

    言渊的薄唇,微微动了动,看似漫不经心的眼底,却掠过也一丝摄人的凉薄,“你确定仵作都验清楚了?”

    “这……”

    言渊的目光,朝屋外站着的衙差看了过去,道:“传仵作过来。”

    “是,王爷。”

    衙差领命退下,刘氏站在沈崇旁边,拿着手帕的手,有些过于用力,手背上,青筋凸起,像是在竭力忍耐着什么。

    “沈夫人难道不觉得,只有给沈小姐找到杀她的真凶,她才能真正瞑目吗?”

    柳若晴这话一出,就像是一个突如其来的惊天响雷,朝刘氏的头顶劈头盖脸地打了下来,吓得她脸色骤然一白,差点因为没站稳而跌倒在地上。

    “什……什么?”

    沈崇也是被柳若晴这话给惊了不小,不可思议地看着柳若晴那盈盈浅笑的嘴角,道:“王妃,这……这怎么可能呢,鸢儿明明是上吊自杀的呀。”

    刘氏的双手抖得厉害,竭力地攥着手中的绢帕,让自己在言渊二人面前保持很快就要坚持不住的平静,道:“妾……妾身也不明白,为……为何王妃会有如此一说。我们都看到鸢儿是自杀而已的呀。”

    “是吗?你们都亲眼看到她拿着绳子上吊吗?”

    柳若晴加重了“亲眼”两个字,一时间,谁都回答不出来。

    “禀王爷,仵作带到。”

    “卑职参见靖王爷。”

    仵作第一次见到言渊本人,整个人都显得有些惶恐。

    “仵作,本王问你,沈小姐的遗体,你可验清楚了?有什么可疑之处吗?”

    “这……”

    仵作停顿了一下,朝刘氏看了一眼,露出了一丝为难之色,继而又看向言渊,也丝毫不敢有任何的隐瞒。

    回答道:“禀王爷,卑职当时只是验了沈小姐的死亡时间,还有她怀有身孕这件事,想要进一步查验的时候,就被沈夫人给赶走了,沈夫人不准让任何人靠近沈二小姐的遗体。”

    又是沈夫人。

    柳若晴站在一旁没有出声,只是笑着挑了下眉。

    看眼下刘氏那惊慌失措的模样,看来,还真是可疑呢。

    沈崇似乎对自己这个夫人还是有些偏袒的,听仵作这么说,生怕言渊会怪罪一般,赶忙出声解释道:

    “王爷恕罪,内子也是爱女心切,鸢儿从小就失去了父亲,跟着她母亲嫁入沈府,她自小就可怜,如今又突然间死去,自然是不愿意接受再有人去打扰鸢儿,所以……”

    “本王能理解沈夫人的心思,不过……”

    就在刘氏松了口气的时候,言渊那句轻描淡写的转折,让她的心,重新提到了嗓子眼。

    见言渊原本还澄澈平静的眸子里,突然间染起了一道冰冷的光,只是一个眼神,便吓得所有人都不敢抬头。

    “经过刚才本王的查验,沈小姐并非死于自杀,而是被人谋杀了之后,伪装成上吊自杀,这是一桩杀人案,任何人若是干扰本王查案,都将以妨碍司法之罪论处。”

    言渊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谁还敢不要命地上去阻挠。

    “可这……”

    沈崇看了看刘氏,又看了看言渊,诚惶诚恐道:“王爷说得极是,鸢儿若真是被人所杀,自当是要还她一个公道,慰她在天之灵,可是她……”

    沈崇看了看房间梁上的白绫,又看了凳子,眼底,露出了几分疑惑。

    “看来,沈老爷还是不明白,为何我家王爷说,沈小姐并非自杀?”

    柳若晴走到沈崇面前,眼眸加深了几许。

    沈崇看她眼底的笑容,尴尬地一笑,作揖道:“草民愚昧,请王妃明示。”

    柳若晴也不客气,开口道:“沈老爷可还记得,刚刚本妃问过你沈小姐的身高?”

    “是,是。”

    他还奇怪王妃为什么要问起这个。

    “沈小姐六尺二寸,本妃有六尺五寸的身高,却还够不着这白绫,请问,沈小姐是怎么把头套进去的?”

    经柳若晴这么一提醒,沈崇才想起刚才柳若晴站在凳子上那奇怪的行为,原来是因为这个。

    沈崇愣了片刻,才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这么说,鸢儿确实是被人杀死后,再挂掉梁上去的。”

    当他发现这个的时候,眼底露出了又恼怒又伤心的模样,当下,也不管沈夫人同意与否,便走到言渊面前,道:“请王爷一定要为小女做主,查出凶手,还小女一个清白。”

    “老爷……”

    刘氏急了,卷着手帕的手,越来越紧,却被沈崇给打断了,“夫人,我知道你不想打扰了鸢儿安息,可是,我们更加不能让凶手逍遥法外,不然,鸢儿才真的死不瞑目。”

    “既然如此,沈老爷就带本王等人走一趟吧。”

    言渊也不给刘氏反对的机会,如此出声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