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0章 090.本公主虚心好学
    第90章090.本公主虚心好学

    “是,王爷,王爷这边请。”

    沈鸢的遗体还没有入殓,此时正安置在后院的灵堂处,由几名下人在那里守着。

    “仵作,上去仔细给沈小姐验一验。”

    “是,王爷。”

    仵作上前,因为沈鸢死亡时间不长,再加上天气也已经转凉,所以,死状并没有很恐怖。

    尸体被抬置沈家后院一间空置的房间里进行检验。

    因为言渊在这里,仵作更加不敢有丝毫的怠慢,把尸体上上下下都认真仔细地检查了一遍。

    最后,才走到言渊面前,道:“王爷,沈小姐确实系扼颈窒息而死,而从她脖子上的勒痕来看,确实是白绫所致。”

    柳若晴一边听着,一边打量着刘氏的表情,见她听完仵作的叙述,悄悄地松了口气。

    虽然不是太明显,但还是能看得清清楚楚。

    “仵作,你可真验清楚了?”

    柳若晴看着仵作,强调道。

    “卑职不敢怠慢。”

    柳若晴走到沈鸢的遗体旁,在重新认真地检查了沈鸢脖子上的勒痕,眸色微微一顿。

    眼睛盯着她脖子上的勒痕,沉默了几秒钟,就在大家以为她发现了什么似的,她又什么都没说,继续检查。

    手指,在沈鸢的动脉靠后的地方,又停了下来,摸了两下之后,将手收了回来。

    “确实死因没什么可疑。”

    她开口,说出来的话,让在场所有人都几乎是松了口气,包括那仵作。

    生怕自己验漏了什么而遭到言渊的责罚。

    “既然如此,那本王就不打扰了,沈老爷安心操办沈小姐的身后事吧。”

    “可是,王爷,不是说小女她……”

    “可能是本王判断错误。”

    言渊轻描淡写地将沈崇的疑问给堵了回去,看似莫测高深,却又觉得平淡无奇。

    从后院离开的时候,言渊还对跟在一旁的府尹衙门捕头道:“跟魏大人说,死因无可疑,让你们撤了吧。”

    “是,王爷。”

    经过前院的时候,一名上了年纪的下人端着一碗药,步履蹒跚地在他们面前经过,柳若晴的脚步停顿了一下。

    目光,下意识地朝老人手中的那碗药扫了一眼,眼底,带着几分若有所思。

    从沈府离开往靖王府回去的路上,言渊突然间发出了一声似有若无的轻笑,侧目朝柳若晴看了一眼,道:“说吧,发现了什么?”

    柳若晴一怔,抬眼看着言渊似笑非笑的眼神,没好气地瘪了瘪嘴,“竟然瞒不过你。”

    “你要是能瞒得过本王,本王会轻易让他们那些衙差从沈府撤了?”

    “你是故意的?”

    柳若晴眼眸一亮,果然言渊这个人不像一般的皇二代这么没脑子,她刚刚差点就小看了他。

    言渊没有回答,只是淡淡地开口道:“说吧,刚才检查沈鸢的遗体时,发现了什么?”

    “沈鸢脖子上的勒痕有两道,只是另外一道太细,被白绫的印记一盖,仵作很难发现。”

    “那道细印才是勒死沈鸢的真凶?”

    “废话么,沈鸢要是早就被白绫勒死了,谁还多此一举往上面加一条。”

    言渊没在意她这傲慢的态度,只是漫不经心地一笑。

    “还有这个。”

    柳若晴的掌心上,出现了一片绿色椭圆形的小叶子,“这是在沈鸢的衣领上发现,沈鸢是千金小姐,衣着打扮肯定有下人帮忙,不可能会在衣领上出现这东西,除非是凶手杀她的时候留下的。”

    “还有,沈鸢的这里,有一个很深的指甲印,是在很用力的情况下造成的。”

    她指了指自己颈动脉靠后的位子,对言渊道。

    言渊挑了挑眉,虽然早就料到她会发现一些仵作不会发现的痕迹,却没想到她连这么细小的地方都注意到了。

    还真是跟平时那个古灵精怪,又大大咧咧的死丫头一点都不像。

    在关键问题上,还是蛮细心的嘛。

    “既然发现了这么多,为什么刚才不在沈府都说清楚。”

    “你不也没让我说清楚嘛。”

    柳若晴抬眼,睨了他一眼,其实心里也知道,言渊这家伙,肯定是猜到自己什么心思。

    现在虽然没有实质性的证据,但是,她最怀疑的人便是沈鸢的亲生母亲刘氏。

    虽然不知道刘氏为什么要杀自己的亲生女儿,可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她。

    刚才之所以说什么都没发现,只不过是想让刘氏放松警惕而已。

    只有沈鸢入了土,刘氏放松警惕了,才能发现更多的破绽。

    “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东西?”

    言渊指着她掌心上的那片绿色小叶子,问道。

    “鸡骨草。”

    她将那片叶子,小心翼翼地收入怀中,道:“而且,沈府就有这东西。”

    她对言渊挑了挑眉,眉目间流淌出来的自信,让言渊看得有些恍神。

    柳若晴倒是没注意到,只是继续道:“刚才,在经过院子里的时候,那个老太太手中端着的那碗药,就是鸡骨草熬出来的,老太太年纪大了,加上这季节容易风湿发作,鸡骨草就是用来治疗风湿痛的,所以,沈府现在应该还有一些鸡骨草留着。”

    因为以前盗墓的时候,经常容易遇到各种各样的伤势,为了方便救治,可以就地取材,师父就教了她上千种中草药植物,这个时候,也就正好派上用场了。

    柳若晴说完这一番话之后,才发现言渊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她,表情有些古怪,看得柳若晴有些心虚。

    “干嘛,我说的有问题?”

    “没问题。”

    言渊回过神,收起了刚才心底的那一抹一闪而过的悸动,佯装平静道:“本王只是好奇,你怎么什么都懂。”

    柳若晴的脸色一僵,眼底掠过一丝心虚,若不是言渊这个时候也因为心虚而没在看她的话,她此刻眼中的心虚,一定会被他发现。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本公主虚心好学,没出嫁之前,跟太医院的御医学过来的呗,多学点防身的技能总没错,有病治病,没病强身,不好吗?”

    “嗯,有道理。”

    言渊似笑非笑地点了点头,赞同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