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092.他之前不是很自觉吗
    第92章092.他之前不是很自觉吗

    “我们来沈鸢的房间做什么?”

    烟色的蒙面布后,露出了柳若晴明亮的大眼睛,侧目看着身边那张被烟布盖着却依然掩盖不了其俊美的容颜,问道。

    “如果凶手真的是刘氏的话,她杀沈鸢的地方不会太远,她一个妇道人家,除非有帮手,不然的话,把沈鸢这么一个年轻女孩子杀死,又挂到房梁上,没那么容易,而且,很容易被人发现,所以,杀人的地点,一定是离房间越近对她越有利。”

    言渊的这一番解释,柳若晴很快便明白了过来,“没错,也就是说,刘氏杀沈鸢最有可能的地方,就是这间院子里。”

    言渊点点头,跟着,在房间里检查了一番之后,发现并没有什么刻意的地方。

    “走,去外面看。”

    两人随后来到沈鸢这间别院的院子,这间院子里,有一个精心打造的花圃,里面种了各种各样的花,应该是沈鸢所种。

    “你看。”

    言渊伸手,将柳若晴拉到一边,指着地上两道明显有拖拽痕迹的泥土,压低声音道。

    柳若晴顺着言渊手指着的方向往地上看去,借着月光,清楚地看到地上两道被拖行后留下的痕迹。

    柳若晴眼眸一深,抬眼看着言渊,道:“我今天检查沈鸢的遗体时,也发现她鞋子的脚后跟,有被拖行而磨破的痕迹。”

    “也就是说,沈鸢很可能是在这里被杀的。”

    这两道拖行的痕迹,也正好印证了他之前的猜测,同时,也更加加深了刘氏的可疑。

    “我们再找找,或许还有其他线索。”

    “嗯。”

    月光下,两道身着烟衣的身影,借着明月的光,在花圃里忙碌着。

    突然间,柳若晴停下了脚步,蹲下身,捡起了脚边一片透明的物体,上面还沾着尚未褪去的血丝。

    “你看,断甲。”

    看着手中找到的东西,柳若晴对着言渊,挑了挑眉,为自己先前的猜测而洋洋得意。

    “刘氏的?”

    “应该是她的。”

    柳若晴心想,应该不至于那么凑巧,刘氏的指甲刚好断了,又偏偏在这里找到了一个断甲。

    就在她将断甲收起来的时候,又一重要的线索,吸引了她的目光。

    她伸手,拿起地上一条类似藤蔓一样的植物,扫了四周一圈后,对言渊道:“鸡骨草的藤蔓。”

    言渊之前听柳若晴提过鸡骨草,现在又在这完全没有种植鸡骨草的地方发现了鸡骨草的藤蔓。

    很显然,是有人特意拿着鸡骨草藤来到了这里。

    “这藤蔓就是勒死沈鸢的凶器?”

    言渊虽然是在用询问的语气,可眼神中却是十分确定的样子。

    眼下,所有的证据都跟他们之前的猜测对上了。

    花圃的泥地里有被拖行的痕迹,没有鸡骨草的地方却发现了鸡骨草藤蔓,刘氏的断甲,刘氏往常对沈鸢的态度,种种证据都证明,凶手就是沈鸢的生母刘氏。

    可是,还有一个问题,这些东西虽然都指向了刘氏,但是——

    “这些证据虽然验证了我们之前的推理,但是,却没有足够的力量指正刘氏。”

    言渊的话,也是柳若晴刚刚心里所担心的那样。

    “没错,刘氏只要将断掉的甲面修剪完好之后,这断面就对不上了,除了这个断甲之外,虽然能肯定沈鸢是被鸡骨草藤勒死,却不能证明是刘氏所为。”

    柳若晴抿着唇,眉头拧了起来。

    要是在现代,拿指甲断面上残留的血液去做dna,就能确认是不是刘氏的了。

    这落后的古代,真是做什么都不方便。

    言渊见柳若晴拧着眉不语,表情看上去还十分苦恼。

    莫名的,心里总是不喜欢看她情绪低落的样子,虽然之前那个叽叽喳喳古灵精怪的死丫头,能把他气死,可相比之下,他还是比较喜欢看到那个无忧无虑的她。

    “很晚了,我们先回去,既然确定了是刘氏所为,她迟早得露出马脚,不急于这一时。”

    他提步走到柳若晴面前,出声安慰道。

    “嗯。”

    柳若晴点了点头,既然目前没什么办法,也只能先回去了,明天再来一趟沈府。

    两人回到王府的时候,子时已经过了一大半了。

    柳若晴准备回东苑的时候,发现言渊也跟着身边并没有要去书房睡觉的意思。

    她的脚步,顿了一下,头皮蓦地一阵发麻,侧目看向言渊。

    言渊也察觉到了她的举动,转过头,对上了她迷惑又带着防备的目光。

    “怎么?”

    他挑眉看着她,心里因为柳若晴那略带防备的眼神而略感不悦。

    柳若晴朝四周看了一眼,凑到言渊身边,道:“这么晚了你不去书房睡觉,跟我来这里干什么?”

    她指着东苑的大门,问道。

    言渊浓眉轻轻一蹙,收起了眼底一闪而过的不悦之色,道:“书房是本王处理公务的地方,公务处理完了,当然是去该睡觉的地方睡觉。”

    嗯?

    柳若晴脑子一顿,傻眼地看着言渊大摇大摆地提步走进东苑,径直往二楼卧房走去。

    “喂!言渊!言渊!”

    柳若晴总算是回过神来,见言渊已经上了二楼,便焦急地跟在言渊身后追了上去。

    等她上了二楼的时候,言渊已经坐在房间里了,见他慢条斯理地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递到嘴边,见她急急地推门进来,薄唇轻轻动了两下,挑眉看向她。

    柳若晴冲到他面前,将他手中的杯子夺下放到一边,明亮的烟眸直勾勾地盯着言渊,出声道:“你不会是打算今晚睡这里吧?”

    “有什么问题?”

    言渊无视了她眼中的愕然,看着她,眼底噙着淡淡的笑。

    “当然有问题,这是我的房间,你怎么可以睡这里?”

    “你的房间?”

    言渊看着柳若晴的眸子,像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眼底掠过一丝嘲弄的笑,“爱妃,你这是打算鸠占鹊巢?”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问得愣了一下,随后便明白了过来他话的意思。

    是,这里原来确实是他的房间,可她嫁进来之后,一直是她住的呀,他之前不是很自觉地睡在书房了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