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3章 093.几百年后又是一条女汉子
    第93章093.几百年后又是一条女汉子

    等等!鸠占鹊巢?

    说谁呢,谁是鸠!言渊你丫给我说清楚。

    虽然柳若晴此时的内心还是那样得理直气壮,可说话的样子,明显没了刚才的底气,吞吞吐吐道:“可这里现在一直是我睡的呀。”

    言渊突然间沉默了,看着她略显理亏的表情没有说话,片刻之后,突然间在柳若晴前面站了起来,高大的身影挡住了柳若晴面前的光,让她突然间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干……干嘛?你是想打架吗?”

    她盯着言渊居高临下的身形,防备地往后一退,双拳紧握,做出了准备干架的姿态。

    言渊盯着她看了几秒钟,唇角的笑容,逐渐放大。

    向前迈了一步,又跟她拉近了距离,长臂往她腰际上轻松一揽,带到了自己面前,“爱妃刚才这话,提醒了本王一件事。”

    “什么事?”

    柳若晴一个紧张,就完全没意识到眼下被言渊拦腰抱着的事,眨巴着迷惑的眼眸,看着言渊。

    “就是……”

    他压低了自己高大的身影,凑到柳若晴前面,看着她长翘的睫毛轻微地颤抖着,流淌着几许淡淡的不安和紧张。

    “就是本王意识到自从爱妃嫁给本王之后,一直都是单独一个人住在这里,本王身为你的夫君,确实有些愧对于你,所以……从今晚开始,本王打算每天都住在这里陪着爱妃。”

    “啊?!”

    柳若晴被言渊这话给吓得尖叫出声,眼眸惊恐又不敢置信地看着言渊似笑非笑的俊脸,此刻完全已经分不清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

    “不……不用,不用,我不介意一个人住,你千万别觉得愧对我,我不怪你,真的不怪你。”

    她连连摇头,心里恨不得马上将言渊从这个房间里踹出去。

    奈何自己武功再高,估计在言渊手底下也过不了几招,所以只能老实地别自取其辱。

    言渊的脸上,露出了几分似真似假的惭愧之色,修长的手指,温柔地拂过柳若晴额前的几根碎发。

    “难得爱妃如此通情达理不责怪本王,爱妃越是这样,本王心里就越是自责,所以,本王不打算改变主意了。”

    说着,松开了柳若晴的腰,转身一边褪去身上的外衣,一边往床边走去。

    柳若晴又急又慌,眼睁睁地看着言渊在自己面前褪去衣衫,傻愣了好久才回过神来,冲到言渊面前,“别……别啊。”

    她在心里欲哭无泪,她可是连初吻都没献出去的黄花大闺女啊,要是放这么一头危险的野兽在这里,万一他兽性大发对她下手怎么办。

    “爱妃这是什么表情?”

    言渊故意无视了柳若晴那欲哭无泪的样子,迷惑地开口,下一秒,又是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伸手拍了拍柳若晴纤瘦的肩膀。

    “爱妃一定是在担心本王公务繁忙,陪你在这里耽误了公事,是吗?爱妃无需担心,本王手下那么多人,多的是为本王分忧的。”

    他说着,将目光投向窗外,“时候不早了,爱妃还是宽衣随本王就寝吧。”

    话音落下,便作势要去牵柳若晴的手,却被她给快速躲开了。

    担心?担心你妹啊。她是在担心自己的贞洁不保好吗?谁担心你日理万机公务忙。

    她站在言渊面前没有动,却被言渊霸道地一把拉了过来,任凭她怎么反抗挣扎都好,言渊总是轻轻松松就让她束手就擒。

    “我……我还是睡地上吧。”

    她眼睛突然间一亮,想起之前自己被言渊赶下床的时候,不也是在地上打地铺么,刚才紧张地差点把这事儿给忘了。

    话音落下,她赶忙费力从言渊的手中挣脱出来,爬到床上将里头叠好的被褥拿过来,还没来得及跳下床,便被言渊拦腰从身后抱了回来。

    “言渊,你干嘛,快松开我,言渊,王八蛋,你快松开我。”

    她被言渊从身后抱着,两条精劲有力的手臂轻而易举地让她动弹不得。

    纤瘦的背,贴着言渊健硕的胸膛,感受着隔着衣服传来的体温,紧张得柳若晴开始冒出了冷汗。

    言渊温热的气息,开始淌过她的耳畔,就像是带着一股电流,穿过她身上的每一处神经,让她酥麻得不敢动弹。

    “天冷了,本王怎么忍心看你睡地上,万一着凉了,本王可是会心疼的。”

    言渊的声音本身就带有一种性感诱人的低音,加上他说的这似是而非的情话,让柳若晴这种连恋爱都没谈过的小女生自然是又紧张又害羞。

    她一直觉得自己的脸皮已经厚到可以送给国防部做防弹衣了,可没想到在言渊面前,自己的道行还是不够。

    “没关系,不会着凉的,我又不是没睡过。”

    她在言渊的怀中不断挣扎着,动作越扭越烈,完全不知道自己这样的行为是在玩火,见言渊没有松手,她扭动的速度和幅度也越来越大了。

    天知道此时的言渊在忍受着什么样的煎熬,原本戏谑玩味的表情在此刻也变得胀红,可某个罪魁祸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

    “柳天心,你能别动么?”

    这句话,言渊是费了极大的控制力和耐力咬牙说出口的,沙哑的嗓音,已经足够证明他此刻正竭力忍耐着什么。

    可某个人还是没意识到言渊语气的变化,在他怀中一边挣扎,一边道:“你放开我,我就不动了呀,我看你也是驭女无数的人,见过的美人也不少,怎么连我这种货色也愿意调戏……”

    啊呸!她到底在说什么呀,怎么能这样贬低自己。

    言渊原本就是咬牙忍着了,可被她这话一出,愣是笑出了声来。

    反手一用力,他将柳若晴压在了身下,“山珍海味吃多了,总是要换一换口味。”

    他眼眸幽深地锁着柳若晴已经通红的双颊,眼底,流淌着暧昧的笑。

    柳若晴紧张得不行,可依然被言渊禁锢地动弹不得,第一次觉得自己多年的武学造诣竟然这般没用。

    好吧,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呗,小女子能屈能伸,几百年后又是一条女汉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