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4章 094.对她充满了好奇
    第94章094.对她充满了好奇

    “呜~~”

    她忽地在言渊面前放声哭了起来,让原本只是打算捉弄她的言渊,突然间愣住了。

    傻眼地看着柳若晴泪光闪闪的模样,心头蓦地一紧。

    其实,他心里清楚这个女人在装哭,可明知道她在假装,可她泪眼汪汪的样子,还是让他的心头,软了一片。

    只见柳若晴深深地吸了吸鼻子,瘪着小嘴,看着言渊,哽咽道:“你一天到晚就知道欺负我,嫁进门的时候,拿狗羞辱我,翻墙的时候,假扮刺客套我的话,好心去书房给你盖被子,摔了不说,你还把我狠狠扔地上,现在又想要轻薄我,呜……什么仇什么怨,你要这样针对我,呜哇,我不活啦,这日子没发过啦,呜哇~~~”

    都说男人最怕女人哭了,尤其是这种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哭诉方式,简直不要太有效哦。

    言渊原本还因为柳若晴刚才那泪光楚楚的模样而心软,可听她这过于夸张的哭诉,愣是压下了想笑的冲动,唇角,抽了两下。

    起身从柳若晴的身上下来,他没好气地睨了她一眼,口气生硬道:“行了,你演得太过了。”

    诶?

    柳若晴顿了一下,忘了哭,只是傻眼地看着言渊那充满鄙视的眼神。

    演得太过了吗?之前她这演技,也没让皇嫂看出来啊,皇嫂不是被她忽悠得连应心锁都骗过来了么?

    她的睫毛上,还沾着刚刚硬挤出来的泪水,在琉璃灯光的反射下,闪闪发光,那模样,尤其无辜尤其好笑。

    言渊看着她这副傻愣的模样,也不知道该气还是该笑,可心头的某一块,还是禁不住柔软了下来。

    下意识地伸手拍了拍她的脑袋,动作是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宠溺,“很晚了,赶紧睡。”

    柳若晴回过神来,见自己终于拜托了言渊的魔爪,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胸脯,悄悄地松了口气。

    好险,差点贞操不保。

    她悄悄地朝言渊看了一眼,心头的防备却还没褪去,像是害怕言渊会反悔一般似的,盯着他看了半晌,在心理下了决定。

    在言渊睡着之前,她千万不能先睡,不然的话,指不定言渊这禽兽会不会兽欲大发又对她下呢。

    这样想着,她对着言渊谄媚地干笑了两声,道:“王爷可能有所不知,为妻一直有个睡前读书的习惯,不看书就睡不着,王爷还是先睡吧,为妻先去看会儿书再睡。”

    说完,便快速跳下床,走到书架上,随手取来一本比较厚重的书籍,走到一边桌子上,有模有样地看了起来。

    言渊看着她那装模作样的样子,动了动眉头,侧躺在床上,欣赏着柳若晴故作认真的表情,道:“本王倒是不知道爱妃还有这样的习惯。”

    “呵呵,妾身的习惯多着呢,所谓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多读书总是没错的嘛,呵呵。”

    “哦?”

    言渊低低的嗓音,透着戏谑的玩味,“怎么?爱妃这是很缺钱还是觉得本王的长相还达不到让爱妃欣赏的标准,你需要用看书来找黄金屋和颜如玉?”

    他故意误解了柳若晴这两句话的意思,表情问得极为认真。

    柳若晴翻书的动作停顿了一下,目光朝言渊看了过去,眸光一愣。

    啧啧啧,言渊这家伙,要不是作风太差,真的是人间极品。

    上天真是太眷顾他了,要颜有颜,要钱有钱,要权有权,声音还是好听到炸。

    更可恶的是,明明就是这样慵懒地侧躺着,都会夺目到让人看着欲火焚身。

    柳若晴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目光不动声色地收了回来,佯装镇定道:“我只是打个比方而已,只是想告诉你读书的好处。”

    没文化,真可怕。

    柳若晴在心里加了一句,刚刚还夸他好看了,竟然虚有其表,连这么简单的道理都不懂,竟然以为她缺钱?

    不过,话倒说回来,她好像确实是身无分文。

    柳若晴在心里摇了摇头,倒也没继续往下想,现在,她就是恨不得言渊赶紧睡,她已经困死了。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多久。

    言渊动了动唇,悠闲地躺在床上,欣赏着那个为了躲着他而佯装看书的女人。

    看她时不时地打着瞌睡,好几次脑袋都要撞到桌子上去了,竟然还要死撑着。

    混蛋,他这个丈夫有那么恐怖?

    言渊在心里,竟然有些小小介怀了起来。

    柳若晴拿着手中那本厚重的古书,天知道她已经困得随时要一头栽下去。

    可是,言渊那小子,精力怎么那么好,都大半夜了还不睡。

    她有些无聊地翻着手中的书籍,看着上面又无聊又乏味的古文,原本就很想睡的她,就像是被这些文言文给催眠了一样,眼皮越来越重。

    不行了,撑不住了!

    下一秒,言渊便听到“咚——”的一声,柳若晴一头栽倒在了面前的桌子上,那本厚重的书籍也随后掉落在地。

    言渊愣了一下,而后,注意到了什么,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起身从床上下来,捡起地上的书本放到一边,跟着,小心地将她揽入自己的怀中,抱起她往床边走去。

    看着怀中前一秒还在鄙视他,后一秒就呼呼大睡的女人,言渊的眼底,在不经意间,掠过一丝宠溺的笑。

    “死丫头,困成这样了还硬撑。”

    他压低了声音,看了怀中的柳若晴一眼。

    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床上后,言渊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看着眼前这张熟睡的脸,突然间失神了。

    不是他没见过女人,更不是他没见过比她美上千倍万倍的女人,可没一个能轻易地调动着他的情绪。

    这张脸,醒着的时候,古灵精怪,眼神中,表情里,都似是藏着各种各样的鬼主意。

    可当她睡着的时候,又恬静得像一个出生不久的孩子,无忧无虑,一点心事都没有。

    但同时,她又藏着一股别的女人没有的睿智,看着什么都不懂,却又似乎什么都懂。

    他发现,自己对这个过门没多久的妻子,一点都不了解,却又让他充满了各种对她的好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