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6章 096.小气靖王爷
    第96章096.小气靖王爷

    他沉着脸,声音也跟着往下一沉,“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皇叔这是生气了?”

    言朔还是不怕死地挑事道。

    言渊走向门外的脚步停顿了下来,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总之,此时此刻,他看言朔这个皇帝侄子很不顺眼。

    他脚步未动,只是回头看向言朔,道:“柳天心是你的婶婶,就是你的长辈,用‘可爱’两个字形容她,有些不妥。”

    说完,转身拂袖离去,御书房内,还残留着他愠色微露的气息。

    言朔愕然,傻眼地看着言渊离去的背影,半晌,才回过神来。

    皇叔是因为这个才生气?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斤斤计较了。

    他是不喜欢他一个晚辈用“可爱”来形容自己的长辈,还是不喜欢一个男人用“可爱”来形容他的王妃?

    言朔抿着薄唇,若有所思片刻之后,像是发现了一件新奇的事儿一般,扬了扬眉。

    靖王府——

    言渊从宫里回来的时候,想到言朔对柳若晴的用词,心里还是有些不太高兴。

    同时,又想到了柳若晴心心念念着她的青梅竹马,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下人们见他烟着脸从王府外走进来,都识相地不敢上前去招惹,只有管家略带怯懦地走上前去,“王爷。”

    “嗯。”

    言渊沉沉地应了一声,脚步未停,脸色也并没有任何的改变。

    经过东苑门口的时候,他想到了沈家的那个案子,立即收住了脚步。

    对跟在身边的管家扬了扬手,问道:“王妃呢。”

    因为昨晚的事,言渊提起柳若晴的时候,口气还有些生硬。

    管家先是一愣,而后,老实作答道:“王妃一刻钟之前就出去了。”

    言渊只是怔了一怔,却并没有感到意外,这个时候,她应该是去沈府了。

    他站在原地,犹豫了几秒钟后,对管家道:“去京兆尹叫魏大人带上几个衙役去沈府。”

    “是,王爷。”

    言渊跟管家是一同出门的,管家去京兆尹的同时,言渊已经往沈府那边过去了。

    此时,柳若晴正置身在沈府后院,就是昨日安置沈鸢尸首的偏院内。

    看到沈鸢还没有入殓,她倒是松了口气。

    昨天,言渊让沈家的人安心操办沈鸢的后事,她还以为自己过来的时候,最起码沈鸢已经入棺了呢。

    进沈府之前,还狠狠地将言渊那个猪一样的队友给悄悄骂了一顿。

    “王妃,王爷不是说小女的死因已经无可疑了么,为何……”

    就在柳若晴盯着沈鸢的尸呆的时候,原本已经放下心来的刘氏又一次神经紧绷,终于忍不住出声了。

    柳若晴回神,看着刘氏眼底缓缓流露出来的不安,她在心底暗自一笑,而后,故作随意地开口道:

    “是这样的,我昨日跟王爷回府之后,又仔细商讨了一下,还是觉得沈小姐的死因很可疑,所以打算再来查验一番。”

    刘氏听柳若晴这么说,脸色顿时就变了,原本不安的眼神当中,也渐渐流露出了惊慌,“不……不是说没问题吗,怎么又……”

    “沈夫人这是在指责本妃跟王爷胡闹吗?”

    柳若晴脸色往下一沉,半眯起的双眼里,淌出了显而易见的不悦。

    越是让刘氏惊慌,她就越容易露出马脚。

    “民……民妇不敢。”

    刘氏一慌,立即在柳若晴面前跪了下来。

    柳若晴看着她那魂不守舍的不安模样,在心底冷笑了一声,“不敢就最好。”

    就在这个时候,沈府的管家急急前来,而他的身后还跟着一言不发的言渊,以及表情十分严肃的京兆府府尹魏晋还有几名京兆府的衙役。

    柳若晴看到言渊过来,眉眼微微一挑,再加上言渊身后那人的架势,虽然没见过,但是猜也猜得到,肯定是京兆府府尹了。

    京兆尹的老大都来了,她做事就更方便了。

    言渊这小子还算是做了件好事,把京兆尹的人给带过来了。

    见言渊跟京兆尹的都来了,刘氏心里越发慌了起来,而且,这架势,任谁都知道事情没那么简单。

    沈崇立即走到言渊面前,拱手道:“王爷,是否小女的案子还有其他可疑的地方需要查?”

    其实,从昨天言渊突然间提出沈鸢的死因没可疑的时候,他就有所怀疑了。

    明明一开始有那么大的破绽证明鸢儿是被谋杀,结果,王爷一两句话就搪塞过去了。

    他虽然奇怪,却也不敢多问。

    今日,靖王妃早早就过来了,接着,王爷跟京兆尹的人也同时过来,看来,事情真的没王爷昨天说的这么简单。

    言渊的目光,朝柳若晴的脸上投了过去,而后,安静地收回了目光,道:“这件事,本王已经交给王妃处理了,本王跟魏大人只是过来凑热闹的。”

    他轻轻松松地将问题扔到了柳若晴身上,他想,这个古灵精怪的女人,虽然次次惹他不高兴,但是鬼点子也多得很。

    一定有办法让刘氏伏法,他只要安安静静地在一边看着就行。

    虽然这事儿是京兆尹的管辖范围,可既然言渊都这样说了,魏晋哪里还能有异议,只是老实地站在言渊身边随声附和。

    沈崇见言渊这么说,自然也不敢有异议,走到柳若晴面前,拱手道:“那就有劳王妃替小女申冤了。”

    “客气了,沈老爷。”

    柳若晴拱手回礼,继续道:“昨天只顾着验沈小姐的遗体,倒是忘了去杀人现场看看。”

    “杀人现场?”

    “嗯,凶手既然杀了人,总能留下一些蛛丝马迹。”

    柳若晴说话的时候,目光是看着刘氏的,刘氏听到她说到杀人现场的时候,手一直在抖。

    尽管表面上竭力装得很平静,可柳若晴一直注意着她,自然看得清清楚楚。

    她不动声色地勾唇冷笑了一声,对沈崇道:“沈老爷,我们再去沈小姐住的别院看看吧。”

    “是。”

    沈崇首先绕到前头引路,“王爷,王妃,魏大人,几位这边请。”

    往别院过去的时候,刘氏一直显得有些心神不宁,脸色也十分难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