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097.夫妻对戏
    第97章097.夫妻对戏

    终于,她还是没能憋住,进了别院之后,便走到柳若晴身边,低声开口道:“王妃,昨日我们在鸢儿的房间不是检查过了么,也没看出什么可疑的地方呀。”

    柳若晴停下脚步,侧目直逼她的双眼,或许是因为心虚的缘故,刘氏的眼神在对上柳若晴犀利的目光时,有些下意识地躲避和闪烁。

    尤其是柳若晴看着她一言不发的样子,让她更是胆颤心惊。

    “王……王妃……”

    “我什么时候说杀人现场是在沈小姐的房间了?”

    柳若晴对着紧张不安的刘氏挑了挑眉,反问道。

    刘氏嘴角一僵,保养极好的脸部肌肉微微一抽,僵硬道:“鸢……鸢儿的遗体是在她房间发现的,自然……自然是在……”

    “哼!”

    柳若晴冷哼的声音,将刘氏的话打断,“妇人之见,凶手不会杀了人之后转移尸体?”

    她故意露出了厌烦又犀利的表情,让刘氏察觉到了一丝害怕,尤其是她特地强调了“转移尸体”这四个字,更是吓得刘氏差点当场摔倒在地。

    “转……转移尸体?”

    “沈夫人既然这么好奇,随我进去就知道了,何必问这么多。”

    柳若晴再度从鼻尖发出了一声冷笑,目光收回的时候,却不经意地跟言渊的目光对上了。

    她的心,漏跳了一拍,想到自己早上是从床上醒来的,耳根莫名地有些发烫。

    赶忙将目光从言渊的脸上收回,移至他处。

    故作镇定地平复了自己刚才稍快的心跳,提步走向昨晚已经查探过的那座花圃。

    看着柳若晴往花圃走去,刘氏的身子也抖得更加厉害了一些,就连走到她身边的沈崇也注意到了。

    “怎么了,夫人,怎么抖得这么厉害?”

    “没……没事,今天的天气有点冷,衣服穿得少了一些。”

    “要不你先回屋去,这里有我就行了。”

    “好……”

    刘氏正想借口离开呢,沈崇这么说,自然是求之不得,却被柳若晴从花圃那边传来的声音给阻止了。

    “沈夫人怎么能走呢。”

    她转过头来,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可虽然是在笑,可这样的笑,在刘氏看来,却显得十分诡异。

    “沈夫人,你可是沈小姐的生身之母,你难道不想亲眼看到本王妃替她昭雪吗?”

    “这……”

    刘氏不敢多言,生怕会被柳若晴看出什么破绽一般。

    她总觉得这靖王妃看她的眼神太过凌厉,像是要将她的心思看穿了一般。

    沈崇到底还是心疼自己的妻子的,赶忙上前解释道:“王妃,内子只是有些许冷,想回去穿件衣服再过来。”

    “冷吗?”

    柳若晴勾起了唇,嘴角带着淡淡的嘲弄,想到刘氏是杀沈鸢的凶手,心里就攒着一团火想要喷出来。

    “正好,本王妃觉得热得很,这件裘衣就借沈夫人穿吧。”

    她把身上小月早上给她披上的那件裘皮披风拿了下来递到刘氏面前。

    刘氏显得十分惶恐,连连摆手拒绝,“使不得,使不得,民妇怎敢穿王妃的衣服。”

    “这有什么,本王妃只是觉得心里也有一团火在烧,热得很,沈夫人穿着这衣服,就当是替我保管了,毕竟,等会儿可能会更冷,沈夫人这来来回回地穿衣服也麻烦。”

    柳若晴这话里有话的模样,听得刘氏边上的沈崇都觉得有些古怪,总觉得这靖王妃像是在针对他夫人一般。

    只是碍于人家的身份,也不敢问出口。

    柳若晴都说到这份上了,刘氏哪里还敢拒绝,自然是诚惶诚恐地接过,“多谢王妃。”

    “不客气。”

    柳若晴看着她,满怀深意地一笑,跟着,走到花圃里,装作第一次来到这里一般,将花圃认真地细看了一边。

    抬眼的瞬间,又有一次撞进了言渊意味不明的深眸,挂在嘴角的笑容,微微一僵,而后,神色慌乱地收了回来。

    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她面色平静地走到其中一处,撩开了面前的一片花草,跟着,又做出震惊状,喊道:“王爷,魏大人,你们过来看。”

    言渊跟魏晋相继走了过去,只听言渊十分配合地看了柳若晴一眼,出声问道:“这是什么?”

    “人被拖行过的痕迹呀。”

    柳若晴说着,将魏晋拉了过来,“魏大人,你来看看,是不是?”

    “是,确实是被拖行过的痕迹。”

    魏晋看了一眼,立即点了点头,跟着,道:“看来,沈小姐是在这里被人杀害了之后,又被拖到房间里,被布置成自杀的假象。”

    “魏大人真聪明。”

    柳若晴很不吝啬地伸出大拇指,别有用意地夸道。

    魏晋被堂堂靖王妃这么一夸,心里自然有些小得意,当下便继续道:“既然沈小姐是在这里被杀,那肯定还能找出其他蛛丝马迹。”

    此时此刻,除了言渊跟柳若晴之外,没人注意到此时的刘氏已经吓得面无血色,站在沈崇身边,随时都要倒下一般。

    “待本王妃再找找。”

    她又装模作样地在花圃四周扫了一圈,在刘氏惊恐的眸子中,捡起了昨日她放置在花圃一边的鸡骨草藤,脸上故意露出了一丝疑虑,“奇怪。”

    “怎么了,爱妃,奇怪什么?”

    言渊也很配合地走到柳若晴身边,问道。

    “这花圃里也没种植鸡骨草,为什么这里会有一根鸡骨草藤?”

    她将鸡骨草递到言渊面前,言渊笑着接过,突然间看着她,眼底加深了笑意。

    将鸡骨草往柳若晴的脖子上轻轻一套,“这藤倒是挺有韧性,以后爱妃要是不乖了,本王倒是可以拿这个惩罚你。”

    两人虽然看上去是在打情骂俏,可却是在暗中引导着刘氏的反应。

    “王爷,您刚才这话倒是提醒了下官,这藤绝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在这里,仵作验出,沈小姐是扼颈窒息而死,但她如果是死在这里的话,那白绫上定有这里沾过来的泥土,可那白绫却十分干净,也就是说,在这里勒死沈小姐的,很可能不是白绫,而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