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8章 098.巧用计
    第98章098.巧用计

    魏晋指着言渊手上的那根鸡骨草藤。

    “魏大人推断得很有道理,看来,我们是要重新验一下沈小姐的遗体了。”

    柳若晴顺着魏晋的话,提出了重新验尸的要求。

    眼下,都有这么多可疑的证据,沈崇跟刘氏自然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只得应下来。

    柳若晴从花圃里出来的时候,经过刘氏身边,刻意停顿了一下,侧目看向她,笑道:“沈夫人,本王妃刚才没说错吧,是不是过了这会儿觉得又冷了许多?你看你都抖成什么样了?”

    她刻意打趣着刘氏,此时的刘氏,哪里还有心思回答柳若晴的话,只是僵着嘴角,勉强挤出一抹笑容来。

    尽管昨天已经把该验的都验了一遍,现在,戏依然还是要做足。

    好在沈鸢没有入棺,验尸也就没那困难了。

    柳若晴将自己昨日验出来却没有公布的结果,又当着众人的面验了一遍。

    “好了,现在大家都看到了,一切都跟我们刚才在花圃里找到证据相吻合。”

    王妃的目光,扫了在场的人一圈之后,突然间有些阴阳怪气地开口道:“看来这凶手并没有杀人经验,把人勒死了,也不清理一下证物就逃了,正好让本王妃捡了个便宜,你说是吧,沈夫人?”

    “这……这……民妇怎么知道凶手有没有经验,王妃怎么……怎么会问民妇呢。”

    “呵。”

    柳若晴突然间嗤笑了一声,有意无意地用指腹抚着自己的甲面,道:“你是沈小姐的母亲,沈小姐被无故杀害,本王妃当然要跟沈夫人好好谈谈,宽慰宽慰你,你说是吧?”

    刘氏神色一僵,跟着,勉强镇定下来,点点头,“民妇多谢王妃。”

    柳若晴看了她一会儿,唇角,动了两下,跟着,漫不经心地走到一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慵懒的模样,又带着几分若有所思的味道。

    “沈夫人,你跟沈二小姐的关系如何?”

    沉默良久之后,柳若晴突然间冷不丁地抛出了这么一句话,模样虽然是漫不经心的样子,却足足吓了刘氏一大跳。

    “王妃……王妃怎么这样问,鸢儿是民妇的亲女,我们母女俩关系自然是很好。”

    刘氏垂着眼眸,不敢跟柳若晴对视。

    “是吗?”

    见柳若晴不以为然地动了动,加深了眼眸,若有所思地盯着沈鸢遗体的方向看了许久,慢悠悠地开口道:“我听到的可是跟沈夫人的完全不一样,听说,沈夫人经常打骂沈二小姐,你说,有没有可能下手过重……”

    “王妃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王妃觉得我会恶毒到勒死自己的女儿吗?”

    刘氏突然间提高了音量,打断了柳若晴的猜疑,很明显是坐不住了。

    急了。

    柳若晴在心里竖起了两根手指,她就是要把她逼急了,她越着急,就越容易跳进她为她设下的陷阱里去。

    “也不是没可能,毕竟,你平时虐/待沈二小姐的事,人尽皆知,本王妃有此怀疑也正常。”

    “王妃,你……”

    刘氏铁青着脸,或许被柳若晴逼急了,也没顾上她是靖王妃这个身份,额头上青筋凸起,瞪着双眼,低吼道:“王妃,虽然你是靖王妃,可也没权利这样随便给民妇扣上杀人的罪名。”

    “刘氏!!”

    见柳若晴忽地一掌拍向身边椅子的扶手,音量也提高了不少,脸上升起了难掩的怒气,那一声“刘氏”吼得掷地有声,愣是吓得刘氏猛地颤抖了两下。

    “你是觉得本王妃没有证据证明是你干的,是吗?”

    她看上去似乎是真的很生气,就连言渊此时都看不出她的气是真是假。

    魏晋站在言渊旁边,想要让言渊阻止柳若晴,毕竟,眼下虽然知道了沈鸢的死因,可也没任何证据证明是刘氏所为。

    王妃就这样对刘氏咄咄逼人恐怕有些不妥吧。

    可是,靖王爷就站在这里,他都没阻止,他一个京兆府尹哪里敢说什么。

    “哼!王妃要是有证据证明是民妇所为,民妇绝不敢狡辩。”

    “好!”

    她忽地伸手抓起刘氏的手腕,目光凌厉地有些可怕,从怀中取出一片断甲,道:“这是你勒死沈鸢的时候,不小心折断的吧?”

    刘氏看到那带血的断甲,脸色一变,惊恐地瞪着她。

    “这是我在花圃里找到的,你拇指的指甲也是那天断的吧?”

    刘氏瞪着柳若晴半晌,尽管害怕得身体发抖,可还是强迫着自己冷静下来,看着柳若晴,冷哼了一声,道:“王妃就凭这个断甲,就说是民妇的?”

    她看了看自己被柳若晴抓着的手腕,道:“民妇拇指上的断甲,只是昨日不小心刮到了桌子削了半片指甲,就干脆全剪了,王妃这样断案,会不会太武断了。”

    哼!早料到你会这样狡辩了。

    柳若晴在心里暗语道,跟着,对着刘氏冷笑了一声,松开了她的手,“你不承认也没关系,等把你送到刑部,那里多的是方法让你招认。”

    柳若晴这话,听上去过去强硬,而且,光凭甲面确实不妥,魏晋好几次想要出声,都被言渊一个眼神给打断了。

    沈崇听柳若晴这么说,自然也是听不下去了,可比起刘氏,还是客气了不少。

    “王妃,内子乃一介妇孺,您要是严刑逼供,最多只是让她屈打成招,这可是杀人的罪名,王妃这样强行扣在内子的头上,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杀人动机,杀人证据都在,本王妃哪里冤枉她了?”

    柳若晴翻着白眼,吊儿郎当的模样让人越发觉得她信不过。

    “可这算哪门子的杀人证据嘛,是,内子平时是有打骂鸢儿,可母亲责骂子女也正常啊,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到杀人的地步啊。”

    沈崇还是硬着头皮,为刘氏辩解道。

    “我不是说了么,平时是打骂,打骂的时候,下手重了,不就成杀人了吗?”

    柳若晴越是一口咬定刘氏,刘氏的怒气就越是容易被她激起,刘氏越是气急败坏,她的方法就越是容易成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