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9章 099.顺手牵羊
    第99章099.顺手牵羊

    “靖王妃,你这样强压罪名不觉得过分了吗?你无凭无据就说我杀人,靖王妃敢这样办案,不就是因为有靖王爷在,有恃无恐吗?”

    “是啊,我就是仗着有靖王爷在,有本事你也让靖王爷替你撑腰啊!”

    她故意提高了音量,用这样蛮不讲理的方式刺激着刘氏。

    “王爷,王妃这……”

    魏晋有些坐不住了,终于在言渊身边低语了一声,却还是被言渊给出手阻止了,“王妃自有办法,魏大人看着就好。”

    魏晋不知道言渊为什么对柳若晴这么有信心,从他目前看来,王妃除了蛮不讲理地硬给沈夫人扣杀人的罪名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有理有据的地方呀。

    “你……你……”

    “要证据是吗?”

    柳若晴突然间从怀中取出一枚耳环,展现在众人眼前,“沈夫人也应该认得出来这是什么吧?”

    刘氏看到那耳环的时候,心里一惊,“这……这是我的耳环,怎么会在王妃手里?”

    “想知道为什么会在我手里?”

    柳若晴把玩着手中的耳环,笑道:“这是我昨日在沈小姐的头发后面找到的,沈小姐过世之后,沈夫人应该没接近过沈小姐吧,为什么这耳环会在她的头发上?”

    “我……”

    怎么可能,她昨天还戴着这个耳环,也没接近过沈鸢,这耳环,怎么可能会在沈鸢的头发后。

    “现在,沈夫人还觉得自己无辜吗?”

    “我……”

    “属于沈夫人的耳环却在沈鸢的遗体上,大概是沈夫人杀她的时候,太紧张了,没注意到耳环被勾走了吧?”

    “你……我……”

    “你不是要证据吗?这就是证据!是你杀死了沈鸢,把耳环落在沈鸢的头发上,因为太紧张了,所以根本来不及检查沈鸢的遗体,刘氏,你现在还有什么话可说!”

    柳若晴的声音一句比一句响,一步步往前逼近刘氏,凌厉的眸子,冒着火光,显得格外咄咄逼人,让刘氏根本无从反驳。

    尽管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耳环会在沈鸢的头发上。

    面对柳若晴的咄咄逼人,她吓得手足无措,只是一个劲地摇头道:“不可能,不可能,这耳环不可能会在沈鸢的头发上,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难不成本王妃从她头发上变出来的?”

    “我杀她那天根本不是戴这对耳环!”

    刘氏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一瞬间,满场寂静,刘氏这句话一吼出来,自己都傻眼了,看着柳若晴原本咄咄逼人的模样收了起来,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刘氏很快便明白了过来,这靖王妃刚才对她那样咄咄逼人,就是想要逼得她自乱阵脚,情绪激动之余就会脱口而出。

    “你……你诈我?”

    刘氏的身子颤抖得厉害,看着柳若晴的眼神,带着怨恨的同时,还有些万念俱灰。

    柳若晴扯了扯唇角,耸了耸肩算是默认。

    “魏大人,现在是你的事了。”

    没理会刘氏,柳若晴回头看向魏晋,对他调皮地炸了眨眼,魏晋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惊讶的眼底,掠过一丝佩服。

    没想到王妃这三两下就把刘氏给骗出来了。

    这案子,没人证,没物证,真要定刘氏的罪根本不可能,也只能用王妃这样的方法才能把刘氏给诈出来。

    难怪刚才他几次要出声阻止王妃,都被王爷给阻止了,看来王爷早就想到王妃是要做什么了。

    在刘氏被京兆府的衙役从沈府抓走的时候,沈崇都不敢相信,刘氏身为沈鸢的亲生母亲,竟然真的会把沈鸢给杀了。

    从沈府出来的时候,虽然终于给沈鸢申了冤,找到了凶手,可柳若晴却有些高兴不起来,总觉得有一种遗憾和惋惜。

    沈鸢虽然已逝,但是,从她那死去的面容就能看出她生前有多美,跟王玄翎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如今又有了孩子,如果她没被刘氏杀死,这往后的日子,一定会很幸福。

    想着想着,柳若晴的心里,不禁发出了一声叹息。

    言渊走在她身边,那一声叹息虽然很轻,可还是被他给听得清清楚楚。

    他侧目看向柳若晴略显惆怅的侧脸,眉头微蹙,抿着薄唇半晌,才出声打破了彼此间的沉默,“刘氏那耳环,你从哪里拿到的?”

    他知道,那耳环不可能会从沈鸢的身上找出来,不然,昨天她验尸的时候,就完全可以当众拿出来质问刘氏了。

    听言渊问她,柳若晴收起了自己的思绪,回过头来看他,接着,得意地扬了扬眉,道:“昨天从沈府离开的时候,从沈夫人的耳朵上顺走的。”

    她是盗圣高徒,这种“顺手牵羊”的把戏,对她来说,简直就是毛毛雨,完全可以偷得神不知鬼不觉,就连当事人都不会注意到。

    本来昨天只是恶作剧,今天却正好派上了用场。

    她这般轻描淡写地说了这耳环的来历,却让言渊有些暗自吃惊。

    耳环是戴在刘氏的耳朵上,能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地拿走,这得多大的本事才可以做到。

    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柳若晴,心里又惊了不小。

    一个皇室的公主,真的可以做到什么都懂?

    她会武功,他能理解,认识点草药,他也可以理解,可是,这种偷盗之事,难不成她也要去学?

    柳若晴见言渊用这种审视的眼神一言不发地看着她,她的心里便开始心虚了起来。

    不会她偷个东西都能让言渊起疑吧。

    为了不想让他把心思放到她心上,她立即转移了话题,道:“你今天怎么想到带着魏大人去沈府了?不过,也正好让魏大人亲自做个人证,也省的我们麻烦。”

    她睨了言渊一眼,道:“看你也挺深思熟虑的,昨天竟然让沈老爷安心操办沈鸢的后事,万一昨天我们走后,沈鸢就入棺了,今天想要开棺验尸,恐怕没那么容易了。”

    言渊对她这一番明里暗里的责备,只是不以为意地轻笑了一声,并没有生气,只是随口道:“今天是沈崇的生辰。”

    落下这话,他便走到了柳若晴的前头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