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0章 100.安慰是最不需要的东西
    第100章100.安慰是最不需要的东西

    “沈崇的生辰?”

    柳若晴一愣,“这跟我刚才说的话有什么联……”

    话到了嘴边,柳若晴便明白过来了。

    之前听王府里的下人说过这东楚的丧葬习俗,家里有人去世,如果刚好遇上家主生辰,是不能在当天入棺的。

    也就是说,言渊知道今天是沈崇的生辰,知道今天沈鸢不能入棺,所以昨天才那么肯定地说让他们给沈鸢操办身后事?

    她抬起目光看向言渊的背影,嘴角向上微扬,“我就说嘛,这言渊不像是一个猪一样的队友。”

    语气中,在不知觉间,对言渊多了几分欣赏。

    沈鸢被杀的案子,原本柳若晴就只是闲着无聊去凑热闹,刘氏被京兆府那边带走了之后,就没她什么事了。

    顶多就是到时候判决的时候,她去京兆尹做个证就行。

    她最重要的事,还是得想着该怎么回到现代去才是。

    应心锁怎么都起不了作用,看来她还是没找对门路,到底关键点在什么地方呢。

    此时,小月刚好提着一盏莲花灯从外面进来,看到她坐在楼台前又拿着应心锁发呆,她无奈地摇了摇头,走上前去,“公主,您都盯着这个看了好几天了,您到底在看什么呀。”

    柳若晴有些无奈地放下应心锁,摇了摇头,“说了你也听不懂。”

    她没想跟小月解释太多,只是看着小月手中的那盏莲花灯,道:“这是什么?”

    “哦,这是莲花灯啊,还有十天就中秋了,听说大家都会去城外的护城河放灯,奴婢也凑凑热闹。”

    小月将手中的莲花灯递到柳若晴面前,道:“公主,您看,好看吗?”

    柳若晴却被小月这话提醒了什么,呆愣着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差点忘了,上次随师父去倒的那个斗,就是八月初十,难道……”

    她垂着眸子自言自语着,听得小月有些茫然,“公主,您说什么呀,什么倒斗,什么八月初十?”

    “哦,没什么,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她随口打发了小月,没多做解释,只是蹙着眉头,再度陷入了沉思。

    小月见她没心思理会自己,也就没多做打扰,提着莲花灯离开了。

    柳若晴托着腮坐在楼台前,指尖有意无意地敲打着桌子,突然间,往桌子上一拍,“没错,一定是这样。”

    因为每次倒斗之前,师父都会算一卦,算出合适的倒斗时间才会下墓。

    所以,那天倒斗的时间,她记得很清楚,就是八月初十。

    当时,她在主棺里拿到应心锁的时候,本想借着月光看仔细,结果却穿到了西擎。

    或许,想要让应心锁起作用,必须要回到发现应心锁的古墓,而且必须是在八月初十的夜里才行。

    “不管行不行,必须要去试一下。”

    柳若晴将应心锁捧在怀中,回到了房间。

    今天是初五,就是说,她还有五天的时间去找当初应心锁存在的那块墓。

    应心锁既然是言渊的,也就是说,当初她倒的那块墓,应该就是东楚的皇陵。

    可这个国家历史上根本就不存在啊,怎么还有那样的墓存在。

    果然,大千世界,无奇不有。

    柳若晴倒是没在这个问题上多想,如果真的如她刚才所设想的那样,她得尽快进入东楚的皇陵试一试。

    她身为靖王妃,她只要随便找个理由,想要知道东楚的皇陵所在地并不难,可是,既然是皇陵,肯定会有重兵把守,想要悄无声息地进去,恐怕没那么容易。

    她得想个合适的办法才行。

    两天后,刘氏杀害亲女沈鸢的事在京兆尹开审,得知是刘氏杀害了沈鸢,大家不可思议的同时,更多的还是气愤。

    没想到亲生母亲都能这么狠,竟然能狠下心杀害自己的亲生女儿。

    京兆尹府衙外,挤满了围观的人群,刘氏被衙役从牢里押出来,两天的身心压力,让她比起初见的时候,明显憔悴了许多,却多了几分令人疼惜的美。

    柳若晴也站在人群当中,看着刘氏那模样,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

    因为当时刘氏承认杀人的时候,魏晋跟其他几个衙役都在场,完全是铁铮铮的人证摆着,刘氏也没有再辩解,这个案子审得十分顺利。

    在得知刘氏杀害沈昕的原因时,众人又是一惊。

    原来,刘氏刚嫁入沈家的时候,沈鸢还只是个五岁的小姑娘,虽然很漂亮,五官却没有完全长开,随着沈鸢的长大,她的美貌也开始街知巷闻,刘氏竟然心生妒意。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她对沈鸢不打则骂,好些时候都是没理由的。

    哪怕沈崇跟沈家大小姐怎么相劝都无济于事。

    因为沈崇对沈鸢视如己出,刘氏甚至觉得沈鸢勾引了自己的继父,她心里对沈鸢的嫉妒跟恨意也就越来越深。

    那天她无意间得知沈鸢怀了身孕,不管沈鸢怎么解释,她都觉得孩子是沈崇的,完全不相信沈鸢的话,最后趁沈鸢不注意,将她给勒死了。

    刘氏本就是个大美人,沈鸢的美貌完全是承自她的,谁都没想到,她会连自己的女儿都这般嫉妒,甚至嫉妒到杀人的地步。

    没有人同情刘氏,甚至觉得她死有余辜。

    案子很快便审理完毕,刘氏谋杀亲女陷害王相之子的事也传得街知巷闻,案子交给了刑部定案,刘氏的死罪是免不了的。

    柳若晴从公堂上出来的时候,正巧碰上了王玄翎,他没出现在公堂上旁听,应该也像她一样,站在人群中吧。

    柳若晴看着王玄翎,因为沈鸢的死,王玄翎看上去憔悴了许多,也颓靡了许多,原本英俊的脸上布满了胡渣子,眼底猩红的血丝看得出他这几天都没好好睡过觉。

    这副模样,完全失去了当日在皇宫里,她说见到的那个意气风发的翩翩少年。

    王玄翎也看到了柳若晴,勉强提起精神来到她面前,“靖王妃。”

    “人死不能复生,王公子节哀吧。”

    柳若晴不是一个善于安慰人的人,她也知道,对于失去挚爱的人来说,安慰是最不需要的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