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2章 102.柳若晴重伤
    第102章102.柳若晴重伤

    只是,这古墓的机关十分厉害,纵使柳若晴这样请功了得之人,还是比不过这密集又制作精巧的机关弩,下一秒,她只感觉一只微粗的弩箭穿透了她的肩胛骨,疼得她瞬间冒出了一身的冷汗。

    “呃……”

    肩膀上,很快滑出了一股粘稠的液体,血腥味,弥漫在了整个墓室里。

    “什么人,敢擅闯皇陵!”

    负责守灵的护卫很快便听到了里头的动静,从陵外冲进来。

    顾不上肩上要命的疼,她咬紧牙关,纵身一跃,从暗口逃了出来,借着昏暗的夜色,在皇陵外迅速消失了。

    她伤得有些厉害,设在皇陵里的机关不但设计精巧难以躲避,而且弩箭的威力十分惊人,基本上闯入皇陵里的人,很难有生还的可能。

    她虽然一直跟着师父盗墓,因为对机关的设计都有一定的认识,所以每次都是避开机关,这一次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威力的机关术。

    跑了一段路之后,柳若晴便觉得有些吃力了。

    走到路边坐下,她疼得浑身发抖,冷汗不停地从她的额头上渗出来。

    她从小跟着师父下墓,还是第一次被墓里的机关给打伤了。

    “那几个蠢货!”

    她咬着牙关,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

    要不是那人触动了机关,也不会伤成这样。

    伸手用力将扎在肩上的弩箭拔下,却因为扎得太深,加上她此刻没什么力气,只是将箭羽折断,而箭头却还留在伤口上。

    再这样下去,她一定得死翘翘。

    还是先回王府再说,这个时候,大家都睡了,应该不会有人发现她。

    王府里负责巡防的士兵虽然都是精英,但是,她想要逃过他们,还不算是一件难事。

    只要进了东苑,她先用金创药止血就行了。

    血,不停地从她的肩膀上流下来,她拖着一条肩膀,推开了房间的门。

    敏锐的感觉,让她知道这昏暗的房间里有人。

    “谁?”

    低哑的声音,因为强忍着肩上的剧痛而颤抖。

    紧跟着,房间里的光线亮了起来,言渊正坐在正中央的桌子边上,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下一秒,眼眸一深,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她面前,“你受伤了?”

    “我……”

    坚持了一路,她终究还是没坚持住,跪倒在地上。

    言渊来不及问太多,赶忙走到柜子前,取来金创药,将她扶起到床边坐下。

    往她嘴里塞了一条白色的布帕,拧着浓眉,道:“忍着。”

    柳若晴说不出话来,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言渊的眉头,越拧越深,即使他此刻一言不发,可眼眸却被窗外的月光反射出了几许紧张。

    箭,在下一秒拔出,只听柳若晴发出了一声沉闷的吃痛声,继而昏了过去。

    “柳天心?天心?天心!”

    言渊在她耳边唤了两声,喑哑的声音中,夹着几分紧张的颤抖。

    他还是第一次见她伤成这模样,心里疼得有些窒息。

    小心地将柳若晴扶着在床上躺下,他坐在她身边,看着她毫无血色的脸,薄唇,若有所思般地抿成了一条线。

    目光,落在了她进门时,掉落在地的应心锁上,他走上前去,将应心锁捡起,烟而深的眸瞳里,闪过一丝冷意和怀疑。

    当柳若晴从昏睡中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了。

    肩膀上的伤口,疼得她不禁发出了几声吃痛的闷哼声。

    她艰难地睁开双眼,眼前熟悉的环境,让她心安,可下一秒,又想到了什么,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

    “言渊?”

    她突然间想到了昨夜自己带伤回来的时候,言渊就在房间里,看样子是在等她。

    肩膀上的残箭已经拔去,此时已经绑上了厚厚的一层绷带,尽管不能动,但是比起昨天已经好太多了。

    言渊一定会追问她昨天的事,她该怎么回答?能轻轻松松地蒙混过去?

    “公主,您醒了?”

    小月惊喜的声音,将她从自己的思绪中拉了回来。

    “公主,早上奴婢看到你受伤,可把奴婢给吓死了,发生什么事了?”

    小月紧张地凑到柳若晴身边,眼底隐隐地流露出了几分不安。

    “王爷呢?”

    柳若晴没心思回答小月,现在,言渊那边才是最重要的。

    “王爷他……”

    “找本王?”

    一道沉冷的嗓音,听不出任何情绪地出现在房门口,柳若晴放在被子上的手指,轻轻颤了两下。

    小月见言渊进来,自然不敢多待,立即识相地从房间里退了出去。

    言渊面无表情地从门外进来,明明已经见惯了这样的表情,可这一次,柳若晴愣是看得心生惧意。

    窗外的阳光明明很暖,可言渊的周身,就像是蒙了一层寒霜,随着他的靠近,让柳若晴察觉到一种遍及周身的冷意。

    她发现,此时的言渊,她根本看不透,她不是个胆小的人,可面对言渊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她竟然也有些不敢直视。

    言渊在她身边坐下,清冷的目光,锁住她苍白的两颊,半晌,动了动唇,道:“感觉好点了么?”

    柳若晴的心头掠过一丝讶然,诧异地抬起眸子,愣愣地看着言渊淡漠的脸,傻眼地点了点头,“好多了。”

    言渊又一次盯着她的脸一声不吭,在她忐忑的眼神中,起身走到桌边,给她倒了一杯温水,看上去越是漫不经心,就越是让柳若晴觉得忐忑不安。

    从言渊的手上接过水杯,喝了一小口,原本干涩的嘴巴里,多了几分湿润,正准备跟言渊道谢,却听——

    “你进皇陵做什么?”

    言渊的嗓音有些低沉,却掷地有声,惊得柳若晴手中端着的水杯也被她晃出了些许。

    抬眼愕然地看着言渊,眼底流出了浓浓的不可思议。

    他怎么知道她昨晚进了皇陵?她虽然昨天伤得厉害,可脑子没糊涂,她没告诉言渊她进了皇陵啊。

    难道是她昏迷的时候,迷迷糊糊说漏嘴了?

    她看着言渊依然平淡的眸子,一时间抓不住他的心思,只能硬着头皮,开口道:“什么皇陵,我什么时候去皇陵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