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105.说,你到底是谁
    第105章105.说,你到底是谁

    就在这个时候,小月从外面端着药进来,看到柳若晴坐在床头发呆,便赶忙迎了上去,“公主,您怎么不躺着好好休息呢,你的伤很重诶。”

    “哦,我没事,躺着不舒服,就坐一会儿。”

    小月端着药递到她面前,“公主,这是您的药,赶紧喝了吧,有助于伤口愈合。”

    她看着柳若晴,不动声色地打量着她的脸部表情,在柳若晴喝药的时候,小声道:“公主,发生什么事了,您怎么被伤得这么重呀。”

    柳若晴的脸色微微一变,表情有些虚,眼神也在不知觉间闪烁了两下,道:“没什么,遇到了一点小麻烦而已。”

    不想让小月自己问下去,她赶紧将药喝完递给小月,道:“你先出去吧,我要休息一会儿。”

    小月见她避而不答,也就不再多问,将碗接过之后,便退了下去,“奴婢告退。”

    关门的时候,小月还是往柳若晴若有所思的脸上看了一眼,眼底掠过一丝怀疑。

    柳若晴的伤说重不重,说轻却也不轻,虽说没危及生命,但也伤了筋骨,短时间内是不能有什么大动作。

    她躺在床上,伤口虽然被包扎好了,可稍动一下,还是有一种隐隐作痛的感觉。

    “现在守灵的卫士发现了暗口,暗口是没办法进去了,其他几个皇陵的入口肯定会加重兵力把守,唉,怎么办呢?”

    柳若晴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又怕扯痛伤口,不敢有太大的动作。

    如果连皇陵都进不去的话,她就算手里有应心锁也起不了作用啊。

    言渊从宫里回到王府,便下意识地往东苑走去,说起来,心里还是有些牵挂那个爱闯祸的死女人。

    一直以来,他都怀疑她有很多事瞒着他,他本不想多去理会,她再蹦达,也影响不到他,可是现在,他却对她的事越来越在意,越来越上心了。

    甚至,他对自己这样的变化,竟没半点察觉到。

    到了门口,正准备推门进去,却听到里头传来柳若晴万分苦恼的声音——

    “完蛋了,难道真的没机会回去了吗?”

    言渊推门的动作停顿了下来,幽暗的眼底,掠过一丝锐利的锋芒。

    又是回去……

    有那么一瞬间,言渊觉得,他这个王妃口中口口声声说的“回去”并不是回西擎,而是其他别的地方。

    可是,她说的“回去”到底是回哪里去?

    她夜闯皇陵,难道也跟“回去”有关?

    言渊心头的疑惑越来越浓,他必须要找柳天心问个清楚才行。

    推门声响了起来,柳若晴下意识地侧过头来,见言渊一身水蓝色的锦衣,少了往日她见惯了的那种沉闷,虽然还是面无表情的样子,可看上去却明艳了几分。

    言渊看她的眼神,像是有很多话要问,柳若晴本能地有些退却,似乎是害怕会被他问出点什么端倪来一般。

    “你回来了。”

    她干笑着扯了两下嘴角,看着自己面前一言不发的言渊,心里再度变得忐忑。

    言渊的眼皮,轻轻一抬,淡淡地瞥了她一眼,而后,在她身边坐了下来,声音低沉却十分动听,“感觉怎么样?”

    他的声音,虽然听着像是带着关心和慰问,可还是让柳若晴听出了藏在背后的凉意。

    “好多了,就是不能有什么大动作。”

    她僵硬地扯了扯嘴角,眼神有些下意识地回避言渊的眼睛。

    言渊扯了扯嘴角,跟着,往前跟她挨得更近了一些,“既然好多了,应该有精力回答本王的问题了。”

    他动了动眉头,虽然分不清喜怒,可讲话的语气,却还是让柳若晴觉得寒气逼人。

    “还有什么问题?之前不是都回答你了吗?”

    她的眼神因为心虚而闪烁不定。

    冷哼声从耳边传来,那种凉意,瞬间将柳若晴整个人上下笼罩,“说,你到底是什么人?”

    柳若晴愕然抬眼,要不是她掩饰得太好,此刻说不定已经从床上摔下去了。

    言渊果然开始怀疑她的身份了。

    也怪她自己,为了回现代去,最近确实有些操之过急,行为太反常。

    以言渊的心思,就算一次两次忽悠过去,也不可能骗他太长时间。

    糟了,承不承认她都是死路一条。

    如果说她是假冒的柳天心,她这可是欺君罔上的杀头之罪,可要是死咬着不承认,万一被言渊查出来,也是杀头之罪。

    老天爷啊,她可真的一点都不想死在这里啊。

    “还没想好怎么回答本王?”

    言渊沉冷的嗓音继续响起,在柳若晴前面,蔓延出了一层寒霜。

    柳若晴抬眸看着他,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道:“我是谁你还不知道?”

    反正怎么都是死,现在死咬着不放,除非言渊有足够的证据,不然的话,顶多也就是怀疑她,不会把她怎么样。

    言渊的眸光加深了几分,眼底,萦绕出了几许危险之气,立体的薄唇,锋利得犹如一把刀,让柳若晴无处遁形。

    下巴上,突然间加了一层力道,有些重,疼得她不禁蹙起了眉。

    双眼被迫跟言渊对视,他的眸光又烟又深,犹如深不见底的深潭,让你无法看清里头的情绪。

    “本王不喜欢跟你玩猜测的游戏。我再问一遍,你到底是谁?”

    下颌上的力量,又加重了几分,柳若晴的眉头,越拧越深,再加上肩膀上隐隐作痛的感觉,让柳若晴十分不舒服。

    “你有毛病啊,我除了是柳天心,还能是谁!”

    她用另外一只手,奋力甩开了言渊加在她下颌上的指尖,面露愠色。

    “你要是怀疑我的身份,派人去西擎查一下不就行了,在这里猜来猜去有意思么?”

    她瞪着言渊冰冷的眸子,尽量让自己显得理直气壮一些。

    反正,柳城鹤那个狗皇帝让她冒充他女儿嫁过来,肯定会留了后路怕言渊去查。

    或许那日她的血没给十公主解毒,他可能就起了疑心去西擎查过了,他现在还在怀疑她的身份,肯定是在西擎那边没查出什么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