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6章 106.你在想谁
    第106章106.你在想谁

    果然,言渊听她这么说,表情愣了一下,眸光虽然始终带着怀疑地锁着柳若晴的眸子,但是,眼中的凌厉显然少了几分。

    就是因为他派人去西擎查过,所以,虽然对她往常的行为有些怀疑,但是,对于她的身份,却并没有真正地往深入去怀疑下去。

    柳若晴刚才虽然用的是另外一只手推言渊,可因为用力有些大,还是扯到了左肩的伤口,疼得她下意识地蹙起了眉,闷闷地呼痛出声。

    见她这副模样,言渊的心里,蓦地收紧了几分,原本凌厉的表情,也柔和了下来。

    尽管心里有太多的疑团,也没再问下去。

    在她面前起身,他的表情依然冷冷的,背对着她,微微侧眸,声音有些冷硬,“你最好真的没骗本王的胆子。”

    丢下这句话,他从房间里离开了。

    直到房门关上,柳若晴紧绷的神经都没有松懈下来。

    “好险。”

    半晌,她才勉强回过神来,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长长地送了口气。

    此时,她在床上已经坐不住了,“不行,言渊既然已经起疑,现在一时能蒙混过关,可时间一久,言渊没那么好忽悠,不管怎么样,必须得想办法再进一次皇陵才行。”

    话虽如此,柳若晴也知道这是一个大工程,且不说皇陵那边有重兵把守,如今言渊开始怀疑她的身份,说不定会暗中派人盯住她的一举一动,她这段时间,还是得安守本分,最起码得打消言渊的疑虑再说。

    神机堂——

    “少主,我们的人传来的消息,言渊的王妃似乎受了重伤,最近一直在王府里养伤没有出去,我们正好趁她没去云小姐那边的时候,找机会把云小姐带过来。”

    座前,一身墨绿色长衫的男子,薄唇轻抿地坐着一言不发。

    “看样子,你们很是忌惮那个来自西擎的公主?”

    男子的声音轻轻的,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却莫名得让人觉得胆颤心惊。

    面前的那几个人垂下头没敢回答。

    忌惮倒不至于,但是,云小姐身边有她跟着,想要下手确实不容易,且不说能不能打赢她,但是,交手的时候,难免不会把锐兵营的人给引过来。

    想要从上千个锐兵营的侍卫手中将人带出,确实不太可能。

    “罢了,这件事,听从你们堂主安排,不需要跟我禀报。”

    男子慵懒地摆了摆手,从椅子上站起,往外走,走了几步,又停顿了下来,“但是有一点必须要记住,不准伤了容儿半点。”

    “是,少主。”

    靖王府——

    “公主,您看,明天就是中秋了,这月亮可真圆。”

    “嗯,是啊。”

    柳若晴垂头丧气地拖着腮,尽管今晚的月亮又圆又亮,柳若晴也没心思去欣赏。

    师父不在这里,她跟谁团圆去,这节日,根本没她什么事。

    “公主,您心情不好吗?”

    小月见她一脸沮丧的模样,问道。

    “也不是,就是待在王府里待闷了,觉得无聊。”

    她又换了一个姿势趴在桌子上,长长地叹了口气。

    “公主,明天是中秋,宫里肯定会举行宫宴,到时候,有好些好看的节目表演,您去了就不觉得无聊了呀。”

    “呵呵……”

    柳若晴没好气地瞥了小月一眼,冷冷地笑了两声。

    这些古人的节目再好看能好看到哪里去,让她去皇宫里对着文武百官应酬,不得更加闷死她了。

    小月也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只是看柳若晴那表情,就知道自己刚才这话,没说到点子上。

    讪讪地吐了吐舌头,正巧此时一阵凉风吹来,她拧了下眉,道:“公主,起风了,您的伤还没痊愈,先回屋休息吧。”

    “我不困,你先回去休息吧,我再坐一会儿。”

    “可是,公主,您……”

    “给我拿件衣服过来就行了,我再坐一会儿。”

    柳若晴打断了小月的话,依然托着腮,对着月亮发呆。

    每年中秋,都是她陪着师父在家里过的,虽然只有他们两个人,但是过得很开心。

    今年没有她在身边,不知道师父会不会觉得孤单了。

    “唉……真想他。”

    她不禁长叹了一口气,言语间,隐隐地流露出了几分怅然。

    小月刚从她身边离开,她的肩上便被披上了一件厚厚的裘皮披风。

    刚刚坐着的时候没感觉,这会儿这件披风一上来,她才察觉到刚才确实有些冷了。

    她也没意识到什么,拉紧了衣领,随口道:“你这衣服是变出来的吗?才转身就拿回来了。”

    身边的人没说话,只是沉默地站在边上,只是听着柳若晴的声音再度传来——

    “行了,你别在这里陪我了,回屋休息吧,我坐一会儿就回去。”

    身边的人依然没有反应,只是走到她身边的位子上,兀自坐了下来。

    这一下,柳若晴才意识到不对劲,猛然侧过头来,见是言渊,眼底不禁掠过一抹震惊。

    “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

    言渊的声音还是一贯的清冷,可不管是用什么样的语调,只要是从他的口中传出来的声音,总是格外得好听。

    “……”

    柳若晴没有回答,总觉得这家伙是特地过来跟她抬杠的。

    一阵凉风在此时吹过,她下意识地拉紧了披风的两边,这才意识到,这件披风是言渊的。

    她的手,停顿了一下,心里头快速地掠过一道小小的波澜,她抬眼看向言渊,见他只穿了一件银色的锦袍,反射着月光,显得十分单薄。

    她的心,有些小小的悸动,手里捏着披风的衣襟带,一时间不知道该把披风还给人家,还是该说声谢谢。

    “你刚才在想谁?”

    就砸她犹豫着该说点什么的时候,言渊低沉的嗓音突然间响了起来,在刚才那寂静的气氛中,显得有些突兀。

    “啊?”

    她愣了一下,不知道言渊为什么冒出这个问题,自己刚才不是在想……他吗?

    她误解了言渊的问题,被他这么一问,顿觉尴尬万分。

    言渊拧了下眉,表情显得有些不自然,就像是一个吃着醋的小媳妇在质问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