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7章 107.嘴巴没受伤吧
    第107章107.嘴巴没受伤吧

    原本刚才就是下定决心问出来的,这个该死的女人,竟然还有这样诧异的表情看着他。

    不自然的表情,因为心虚而看上去十分别扭。

    “你刚才说,你真想谁?”

    他拧着浓眉,表情别扭,语气生硬。

    柳若晴这才恍然,原本他问得是这个。

    她在心里暗笑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收起了刚才眼底的尴尬和心虚,没有回答。

    言渊见她但笑不语,心中那种心虚便更浓了几分。

    尽管,他身为丈夫这个身份,有足够的资格和理由去质问她,可话一出口,他就别扭得浑身不对劲。

    柳若晴看着他一言不发的样子,让他有些坐不住了,登时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怎么?本王的问题很难回答?”

    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一般,此时的言渊,看上去有些生气。

    伸手一把拽起柳若晴,“你别忘了你现在是什么身份,背着本王想别的男人,你是觉得本王真的会看在柳城鹤的面子上不会对你怎么样?”

    柳若晴被他这怒气给吓到了,又茫然又无辜。

    这人也太奇怪了,她想他师父他也有意见?

    这脑子里都装得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师父都七老八十了,难不成她还要跟师父来个忘年恋吗?

    “嘶——”

    手臂被扯得有些疼,刚才被言渊吓愣了,倒是没意识到。

    言渊被她秀眉深锁的样子给吓到了,手上的力道骤然一松,尽管口气还是很声音,可脸上的线条还是柔和了许多。

    “被扯疼了?”

    他冷着脸开口,眼眸中却不经意地流露出了几分紧张,甚至为自己刚才有些失控的行为而感到几分自责。

    “你看我的样子,像是不疼的样子吗?”

    她紧咬着下唇,一手捂着肩膀的伤口,才过去三天的时间,柳若晴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被言渊这么一扯,似乎因为他过于用力,将伤口给扯开了。

    她咬着牙关,尽管已经竭力忍耐着,肩膀上的剧痛越来越强烈,她甚至疼得有些发抖。

    “先进屋去,我给你看看。”

    言渊此刻也有些心慌,俯下身直接将柳若晴抱起,尽管伤口疼得有些厉害,可言渊这一抱,还是吓了她一大跳。

    足足看了好久几秒钟后,突然间,傻乎乎地开口问道:“你不会等会儿又把我扔地上吧?”

    言渊进屋的脚步顿了一下,低眉看着柳若晴苍白的脸色,眼底的紧张,早已经不动声色地收起。

    没好气地冷哼了一声,“会说废话,看来还不是很疼,需要本王把你这只胳膊卸下来么?”

    柳若晴一听,嘴角的肌肉骤然一僵,立即识相地闭上了嘴。

    言渊淡淡地瞥了她一眼,月光照得她的脸色更加苍白了许多,隐隐从她脸颊上渗出来的汗珠,因为反射着月光而看上去有些晶亮。

    加快了脚步将柳若晴抱进屋内,小心地将她放到椅子上,跟着,取来金创药,走到她面前。

    也没意识到其他,便开始动手解开她的衣服。

    柳若晴此刻也是疼得无法思考,自然也没注意到言渊此刻的行为有多不妥。

    当衣服被解开,露出那一层厚厚的纱布时,隔着纱布隐隐渗出的血红,让言渊的眉头深拧了起来。

    “忍着点,我给你解开。”

    他的声音,放轻了许多,低沉的嗓音中,夹着几分小小的自责,让柳若晴的表情愣了几秒钟。

    心绪,有些小小的紊乱,她垂着眼眸不出声,只是看着言渊的手,一层层地将她身上已经被血渗透的纱布给拿下来。

    触目惊心的伤口,在下一秒露在了彼此的眼前。

    伤口扯开得并不是十分厉害,但是,血还是连续不断地从裂口中涌出,加上伤口的结痂处也被血沾上,看上去有些触目惊心。

    言渊拧起了眉,将手中的药粉,轻轻地往她的伤口上倒下去,动作很轻,像是怕又伤了她似的。

    这金创药是宫廷里的御医用各种名贵的药材特制的,效果很明显。

    当那清凉的感觉沿着她的伤口渗进去的时候,那种剧痛感很快便没有先前那么强烈了。

    言渊拿来纱布,给她小心地绑上,动作还是很轻柔,对于他这样一个大男人来说,已经十分难得了。

    柳若晴抬起眸子,悄悄地打量着言渊的脸,他的脸靠得她很近,她甚至能听到他心跳的声音。

    如此的近距离,言渊的五官显得更加得立体和分明,第一次发现,言渊的睫毛这么长,每眨一下,都能撩动人心。

    柳若晴觉得自己就这样看着,都有些脸红心跳,再感觉到言渊温热的气息从她脸庞拂过,就像是在原本的火炉上,又加了一些温度。

    “好了,别乱动了。”

    言渊好听的声音,在此刻打断了她的思绪,让她陡然回过神来。

    所幸的是,她所在的角度,刚好被言渊挡住了光线,让人无法看清她此刻的表情。

    与此同时,她这才注意到,自己的外衣虽然没有褪尽,可因为褪去了一边的袖子,衣服垂下的时候,整个身体都是露在言渊面前的。

    虽然裹着肚兜,对于来自开放社会的柳若晴来说并不算什么,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在言渊们面前,她竟羞得有些无地自容。

    也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矫情了。

    “谢……谢谢。”

    她红着脸,垂着眼眸尴尬地道谢着,另一只手艰难地要将衣服套上去。

    或许是因为一只手不方便,又或许是因为紧张而显得手忙脚乱,那只袖子怎么都套不进去。

    她有些急了,在心里暗暗骂了两声,衣服,却骤然被言渊给拿了过去,“嘴巴没受伤吧?不知道叫人帮忙?”

    他一边没好气地开口损她,一边还是小心翼翼地帮她将衣服穿上。

    两人又一次靠得很近,彼此呼出来的气息,如两道热流,彼此交错呼应着。

    言渊帮她穿好衣服,直起身子的时候,才注意到柳若晴的表情有些古怪,尤其是那眼神,有些刻意地闪躲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